English

網絡劇凸顯同質化﹑輕質化﹑空心化癥結

2018-08-16 03:45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見仁見智】

  作者﹕朱傳欣(中國傳媒大學戲劇影視學院講師)

  今年是中國電視劇誕生60周年﹐脫胎于電視劇的網絡自製劇也走過了整整10年的發展歷程。在這10年當中﹐我國的網絡劇在產業規模﹑用戶數量﹑類型生成﹑題材探索﹑精品創作等方面均獲得了長足的發展。特別是最近幾年﹐網絡劇的播放量增長迅猛﹐網友評分也屢攀新高﹐出現了《白夜追兇》《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等一系列既叫好又叫座的作品﹐標誌著網絡劇創作正在向精品化時代邁進。然而﹐就在網絡劇市場小步快跑向前挺進的發展過程中﹐“掉隊”現象屢屢發生。受到同質化﹑空心化﹑懸浮風等不良風氣的影響﹐業界每年有大量點擊量和口碑雙低的粗制濫造之作被生產出來﹐在網絡視聽節目的白熱化競爭中淪為炮灰﹐導致平臺擁堵和無效供給愈發嚴重。可見﹐如果創作不接地氣﹐作品也很難聚來人氣。

  從整體上看﹐網絡劇市場的發展不太均衡。這種不均衡主要表現在題材選擇上。早期的網絡劇為了體現出區別于電視劇的差異化優勢﹐逐漸形成了以搞笑喜劇﹑青春偶像﹑懸疑探案﹑奇幻靈異等“網生”特色鮮明的題材類型為主的生產格局。這種類型化的創作導向一方面推動了網絡劇製作向垂直化﹑分眾化﹑圈層化的縱深方向發展﹔另一方面也限制了創作者的選材視野﹐使他們深陷幾個熱門類型創作之中無法自拔。觀察新近上線的網絡劇作品﹐撞車現象比比皆是。去年《白夜追兇》進入大眾視野﹐成為引發社會熱議的“爆款”之後﹐“懸疑”儼然成了網絡劇領域的風向標﹐優酷﹑愛奇藝﹑騰訊視頻三家主要平臺2018年上半年密集推出了16部懸疑罪案劇。然而﹐與高漲的產能形成鮮明對比的卻是低迷的消費。這批新近上線的作品“懸而不疑”“創而不新”﹐集體遭受了市場冷遇。可見﹐如何走出題材窄巷﹐是網絡劇產業需要認真考慮的問題。

  除了創作“同質化”﹐製作“輕質化”也是網絡劇生產中存在的一大問題。早期的網絡劇由於成本較小﹐往往使用原創劇本和新人演員。這些新鮮血液為網絡劇市場的發展增添了活力。然而﹐這種情況逐漸發生了改變。今天﹐業界普遍將超級IP和流量明星的“加持”視為網絡劇的成功訣竅。製作經費主要被拿來支付IP版權費用和明星片酬﹐創作拍攝成本被嚴重壓縮﹐導致一批投資體量巨大﹑社會關注較高﹐卻藝術質量欠奉的網絡劇面世。這些作品情節架構混亂﹐影像質感粗糙﹐演員表演尷尬﹐往往令觀眾滿懷期待而來﹐失望棄劇而去。可見﹐無論製作方式和播出平臺如何變化﹐“內容為王”仍是影視行業的基本創作規律。網絡劇也是劇﹐其成功的關鍵仍在於高深的思想內涵﹑藝術水準﹑技術水平。關注人性的劇才“有戲”﹐貼近百姓的劇才“入心”﹐細緻加工的劇才“叫好”。所以﹐網絡劇從業者應當促使資金﹑資源更多地流向編劇﹑場景﹑服裝﹑造型﹑道具﹑攝影﹑音效﹑特效等環節﹐從基礎入手提昇作品品質。

  隨著政策法規的完善和市場的自發調整﹐網絡劇市場迎來新的拐點﹐曾經紅極一時的仙俠劇﹑玄幻劇﹑罪案劇風頭銳減﹐一些向現實題材﹑傳統文化等經典範式回歸的作品開始引起受眾的注意。然而﹐在這一轉變過程中﹐網絡劇在現實主義創作上的“先天不足”亦凸顯了出來。不少作品空有現實題材的外殼﹐卻缺乏現實主義的精神內涵。創作者不僅沒有對社會有所洞察﹑對現實問題有所回應﹑對人性有所開掘﹐反而在迎合“現實”的同時又想要追求“網感”﹐導致大量“空心劇”“懸浮劇”的出現﹐這種自我矛盾的創作心態亟待匡正。

  作為網絡視聽內容的旗艦產品與核心資源﹐網絡劇在構建中國特色網絡劇文化的過程中﹐對中國網絡文化的健康發展產生著深遠影響。因此﹐網絡劇市場對既養眼又養心的精品力作的需求尤為強烈。這既需要對網絡劇既有模式的超越﹐更需要向中國電視劇優秀傳統的回歸。網絡劇的創作者應該在積極開拓創作思路﹑勇於創新嘗試的同時﹐主動貼近生活﹐在作品中融入現實的觀照﹑美好的情感﹑崇高的價值﹐始終將向上向善的價值引領作為網絡劇創作的首要標準和核心要素。

  《光明日報》( 2018年08月16日 16版)

[責任編輯:李伯璽]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