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今後三年﹐中國脫貧攻堅戰這樣打

2018-08-21 05:15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來自國新辦新聞發佈會的報道】  

  光明日報記者 陳晨 李慧

  為切實提高貧困人口獲得感﹐確保到2020年貧困地區和貧困群眾同全國一道進入全面小康社會﹐《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日前印發﹐今後三年脫貧攻堅工作的時間表和路線圖得以明確。

  當前﹐我國脫貧攻堅面臨哪些任務﹖未來三年﹐如何打贏脫貧攻堅戰﹖8月20日﹐國務院新聞辦舉行新聞發佈會﹐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韓俊﹑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歐青平對此進行瞭解答。

  1.3000萬左右農村貧困人口要脫貧

  全國貧困人口減少6853萬﹐貧困縣摘帽100多個──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進展﹐貧困地區群眾生產生活條件明顯改善﹐貧困群眾收入水平明顯提高﹑獲得感明顯增強﹐中國特色的脫貧攻堅制度體系不斷完善﹐創造了我國減貧史上的最好成績﹐譜寫了人類反貧困史上的輝煌篇章。

  在取得歷史性成就的同時﹐脫貧攻堅仍面臨著十分艱巨的任務。

  “從總量上看﹐我國還有3000萬左右農村貧困人口需要脫貧。從結構上看﹐剩下的貧困人口很多是殘疾人﹑孤寡老人﹑長期患病者等特殊貧困群體﹐以及教育文化水平低﹑缺乏技能的貧困群眾。”韓俊指出﹐從區域上看﹐貧困人口多數分佈在尚未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的地區﹐大都是經過多輪攻堅沒有啃下來的“硬骨頭”﹔從工作上看﹐還存在責任不落實﹑工作不到位﹑措施不精准﹑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數字脫貧﹑虛假脫貧﹑扶貧資金違紀違規使用等問題。

  面對這些問題和任務﹐為進一步完善頂層政策設計﹑強化政策措施﹑加強統籌協調﹐確保堅決打贏脫貧這場對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具有決定性意義的攻堅戰﹐《指導意見》應運而生。

  韓俊指出﹐《指導意見》是今後三年脫貧攻堅工作的綱領性文件﹐明確了各項工作的時間表和路線圖﹐提出必須做到“七個堅持”﹕堅持嚴格執行現行扶貧標準﹐堅持精准扶貧精准脫貧基本方略﹐堅持把提高脫貧質量放在首位﹐堅持扶貧同扶志扶智相結合﹐堅持開髮式扶貧和保障性扶貧相統籌﹐堅持脫貧攻堅與錘煉作風﹑鍛煉隊伍相統一﹐堅持調動全社會扶貧積極性﹔明確通過“五個一批”脫貧的主要方式﹕發展生產脫貧一批﹑易地搬遷脫貧一批﹑生態補償脫貧一批﹑發展教育脫貧一批﹑社會保障兜底一批﹐2020年﹐確保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消除絕對貧困﹐確保貧困縣全部摘帽。

  2.防止出現“懸崖效應”和“福利陷阱”

  “堅持嚴格執行現行扶貧標準”──這是出現在《指導意見》“工作要求”中的第一句話。為何要強調這句話﹖現行扶貧標準又是怎樣的標準﹖

  時間回溯到2015年﹐彼時﹐《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印發﹐明確到2020年﹐穩定實現農村貧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義務教育﹑基本醫療和住房安全有保障。

  韓俊介紹﹐《決定》是當前我國脫貧攻堅工作總的遵循文件﹐現在扶貧的標準也是“兩不愁﹑三保障”。但實踐中﹐有些地方拔高了扶貧標準﹐甚至出現不同地區之間互相攀比的現象﹐對貧困戶做出不切實際的承諾﹐設置的地方性考核指標明顯超過“兩不愁﹑三保障”標準。如此一來﹐使得貧困戶和非貧困戶待遇差距太大﹐出現“懸崖效應”。

  “如果‘兩不愁﹑三保障’標準被突破﹐會造成社會新的不公﹐導致很多貧困戶不願意脫貧﹑不願意摘帽﹐陷入‘福利陷阱’。”韓俊指出﹐隨意拔高標準會加大脫貧攻堅難度﹑加大財政負擔﹐導致脫貧攻堅不可持續。因此﹐《指導意見》明確必須嚴格執行現行扶貧標準。

  韓俊認為﹐有條件的地方可以把脫貧攻堅工作做得更好﹐但對群眾的承諾必須堅持現行標準﹐做到言出必行﹑言而有信﹐量力而行﹑盡力而為﹐既不能降低標準﹐也不能擅自拔高標準﹑提不切實際的目標﹐不能盲目攀比﹑不能形式浮誇。

  “今後三年﹐脫貧攻堅工作要聚焦到‘兩不愁﹑三保障’上﹐確保靶心不變﹑焦點不散。當然﹐並不是說實現了‘兩不愁﹑三保障’就萬事大吉了。”韓俊強調﹐脫貧攻堅任務完成後﹐要對相對落後地區和低收入人口採取扶持政策﹐做好今後三年脫貧攻堅和三年後反貧困事業的有效銜接﹐做好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的有效銜接。

  歐青平指出﹐脫貧攻堅必須經得起歷史和實踐檢驗﹐要提高脫貧質量﹐注重幫扶的長期效果﹐夯實脫貧致富的基礎﹐不能急功近利﹑好高騖遠。

  3.堅持開髮式和保障性扶貧統籌推進

  在韓俊看來﹐《指導意見》最大的亮點在於“行動”二字﹐最核心的理念在於聚焦深度貧困地區和特殊貧困群體。2018年至2020年﹐中央財政將新增2140億元支持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而在特殊貧困群體方面﹐我國3000萬左右農村貧困人口大部分為老病殘等特殊群體。數據顯示﹐當前我國建檔立卡貧困戶中因病﹑因殘致貧比例分別超過40%﹑14%﹐65歲以上的老年人比例超過16%。隨著脫貧攻堅進程的不斷深入﹐這些特殊貧困群體的比例將越來越高﹐其減貧成本很高﹐脫貧難度也很大。

  今後3年﹐如何讓這些特殊群體如期脫貧﹖

  “老病殘這個特殊群體的很多人不具備自我發展能力和條件﹐沒有產業能帶動即無業可扶﹐同時自身也無力可扶。對他們而言﹐開髮式扶貧難以發揮作用﹐必須調整脫貧攻堅戰的打法﹐從以開髮式扶貧為主向堅持開髮式和保障性扶貧相統籌轉變﹐這也是《指導意見》的要求。”歐青平強調﹐保障性扶貧並不是對剩下的貧困人口採取低保一兜了之的方式﹐而是重點針對那些完全喪失勞動能力和部分喪失勞動能力且無法依靠產業就業幫扶脫貧的貧困人口建立以社會保險﹑社會救助﹑社會福利制度為主體﹐以社會幫扶﹑社工助力為輔助的綜合保障體系﹐以實現對他們的兜底保障。

  記者瞭解到﹐為做好綜合性保障扶貧工作﹐《指導意見》提出要完善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對符合條件的貧困人口由地方政府代繳城鄉居民養老保險費﹔深入實施健康扶貧工程﹐將貧困人口全部納入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大病保險和醫療救助保障範圍﹐切實降低貧困人口就醫負擔﹔加快推進農村危房改造﹔健全農村低保對象的認定方法﹐加強農村建檔立卡工作和農村低保對象認定兩項工作相互銜接﹔保障義務教育﹐實施貧困學生臺賬化精准控輟﹐確保貧困家庭適齡學生不因貧失學輟學。

  “貧困人口因病致貧的一個最重要原因就是看病支出負擔太重﹐健康扶貧工程的實施可以大大降低因病致貧人口的就醫支出負擔。《指導意見》還明確全面推進貧困地區義務教育薄弱學校改造工作﹐確保所有義務教育學校達到基本辦學條件。”在歐青平看來﹐這些綜合性保障扶貧措施的實施﹐可以確保特殊貧困人群病有所醫﹑殘有所助﹐基本生活有保障。

  (光明日報北京8月20日電)

  《光明日報》( 2018年08月21日 10版)

[責任編輯:孫宗鶴]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