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套路讓你對手機欲罷不能

2018-09-13 06:00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哪些套路讓你對手機欲罷不能

──專訪中國國際科技促進會腦健康科研中心主任張海峰

光明日報記者 龔亮

  有人把智能手機稱為“21世紀鴉片”﹐這個比喻折射出人們對手機依賴的擔憂。手機依賴看似是一個個人行為﹐實際上也離不開手機應用商的推波助瀾。手機APP設計者深諳各種套路來吸引和留住用戶﹐讓用戶們在不知不覺中被牽引﹐每天樂此不疲地把自己綁在手機上。

  哪些套路讓人對手機欲罷不能﹖過度沉溺于手機會帶來哪些危害﹖怎樣做到“役物﹐而非役于物”﹖記者就此專訪了中國國際科技促進會腦健康科研中心主任﹑應用心理學博士張海峰。

  記者﹕現在人們的手機上﹐總會有幾個常用的APP。很多人每天都要在這些APP上耗上數小時﹐而意識到“這樣不好”想要控制一下自己時﹐卻感覺像“中蠱”了一樣停不下來。這是為什麼﹖

  張海峰﹕手機依賴有其社會根源。首先在推廣模式上﹐是免費經濟。人們祗要擁有一部手機﹐就可以免費使用諸多應用。現在的智能手機已經不是簡單的通信工具﹐它替代了銀行卡﹑導航儀﹑照相機等。各式各樣的APP﹐深入影響到人際關係的構建和心理需求的滿足。

  事實上﹐各類APP的設計者專門研究人們的思維習慣和行為偏好﹐利用各種套路﹐讓你祗要接觸了就停不下來。比如手機遊戲設計者﹐他們會設立很多“鉤子”﹐包括畫面的美感﹑音效﹑及時獎勵﹑意外的驚喜﹐甚至挫敗感﹐讓你不斷地重復﹐在遊戲中收穫豐富的情感體驗。更為可怕的是﹐他們有一個人員龐大的網絡遊戲監視平臺﹐利用大數據發現和分析用戶在哪個地方最容易下線﹑喜歡哪種類型裝備﹑有什麼樣的消費習慣等﹐然後迅速進行優化。這樣一套機制下來﹐用戶就更加地被吸引被控制。

  記者﹕在注意力經濟時代﹐手機APP爭奪的就是對用戶的吸引和控制。為此﹐它們一般採用哪些套路﹖抓住的是人們的哪些心理特點﹖

  張海峰﹕一款手機APP要想獲得用戶的青睞﹐肯定要能滿足用戶的某種需求。比如近年來社交APP的風靡﹐就是因為它與用戶的心理需求很契合。每個人都希望自己重要﹑希望被關注﹐也有表達的欲望。在傳統的社會文化環境下﹐人們不太有表達的機會。在一個單位裡﹐年輕人資歷淺﹐怕說錯話不敢表達﹐領導和資深員工怕影響自己身份形象也不敢多說﹐都有種被裝在“套子”裡的感覺﹐總想躲在角落裡說點什麼。而且現在人們生活節奏加快﹐人際關係也愈加複雜﹐人與人的交往越來越少。

  網絡社交平臺正好滿足了人們展示﹑表達﹑窺視﹑交往的需求。祗要註冊成功﹐人們可以在社交平臺上看到朋友們分享的源源不斷的內容﹐可以在平臺上分享﹑點讚﹐相互評價交流。而隨著自己在平臺上投入的增多﹐獲得的好友﹑分享和發佈的內容也越來越多﹐人們對這個應用的黏性也進一步增加。

  當產品設計與用戶的行為偏好和情感需求緊密相連﹐就容易讓用戶養成習慣﹑產生依賴。而且手機APP與傳統產品不同的是﹐它可以利用大數據分析用戶的使用行為﹐並進行及時改進。可以說﹐手機APP比你自己更懂你﹐讓你不自覺地被設計﹑被引導﹑被控制。

  記者﹕現在有一種新的社會現象﹐叫“社交控”﹐是指人們在忙於眼前事的時候﹐總是不停地刷微信﹑刷微博﹑看新聞等﹐生怕會錯過什麼。開車時或帶孩子時沉迷于看手機而導致的悲劇屢見報端。這種對手機沉迷﹐甚至上癮的現象﹐有何不良後果﹖

  張海峰﹕手機應用商往往會過度追求利益最大化﹐過度追求市場佔有率和用戶黏度﹐因此在產品設計時﹐不顧及沉迷手機對個人和社會帶來的不良影響﹐甚至利用人類性格中的特質和缺陷來進行產品“優化”﹐將用戶最大限度地綁定在手機上﹐這種現象值得關注和探討。

  首先﹐過度沉迷手機對人的大腦有很大損害。現代人腦疲勞程度越來越高﹐睡眠質量越來越差。過去人們在碎片化時間裡﹐比如坐車時﹐會交流聊天﹑看看書﹐或者閉目養神﹐其實對大腦是一種放鬆。而現在大家都是埋頭看手機﹐大腦不斷地在接收信息﹐沒有空閑時間放鬆。如果祗是放鬆地看看信息倒也無妨﹐關鍵是很多人會被手機中的各種信息吸引進去﹐投入腦力精力。於是腦疲勞度越來越高﹐而大腦越疲勞越不受控制﹐時間長了﹐大腦會處於失控狀態。這時放下手機暫停一會﹐會有被抽空的感覺﹐很難受﹐會感到空虛﹑疲乏。晚上手機屏幕發出的藍光﹐還會抑制褪黑素的分泌﹐影響生物鐘和睡眠質量。

  其次﹐連續不斷的信息轟炸﹐會影響大腦對信息的加工處理﹐造成一種催眠。比如發生了一件與人們切身利益相關的惡性事件﹐自媒體﹑商業網站等從不同角度去揭露報道﹐挖掘各種細節﹑真相﹐還有些媒體蹭熱點﹑往文章裡面“倒垃圾”﹐輿論不斷發酵。各類信息給人們的大腦神經不斷地刺激﹑強化﹐以催眠的方式讓你相信這個事情的真實性﹑嚴重性﹐讓你心情沉重﹐甚至會氣憤﹑遷怒﹐又到網絡上去宣洩﹑傾倒﹐又造成其他人的連鎖反應。對於一些世界觀還不太成熟的人來說﹐會讓人產生錯亂﹑疑惑﹔對一些患有精神疾病的人來說﹐比如抑鬱症﹑強迫症﹑失眠症患者﹐則可能會加重其病情。

  另外﹐還有一個重要危害就是﹐手機應用和碎片化信息會對人們的潛意識產生影響。對於手機上的信息﹐我們以為祗是看看而已﹐不會受其影響﹐但其實已經對你產生了影響。我們以為是自己在使用手機﹐其實我們的行為習慣和思維模式已經被手機深深影響了。比如你在等車的時候﹐會不由自主地拿出手機﹔在看到一個生詞時﹐會上網搜索。無論是手機應用商﹑自媒體等﹐還是每個個人﹐作為移動網絡環境的建設者﹐都應當意識到這種力量﹐並作出正向的努力。

  記者﹕各類手機APP的套路層出不窮﹐充分利用人們獵奇﹑窺視﹑恐懼等心理﹐將人們牢牢“釘”在手機上。尤其是一些手機APP上充斥大量無用﹑垃圾卻吸引眼球的信息﹐濫用用戶的時間精力。我們該如何對抗這些現象﹖

  張海峰﹕習慣一旦養成﹐要改變是很困難的。現在手機已經完全佔據和利用了很多人的碎片時間﹐並培養了人們新的行為習慣和思維模式。比如和一堆陌生人在一起﹐你又插不上話時﹐你會拿出手機看﹐立馬就能緩解這種尷尬﹔在地鐵上﹐很無聊﹐看書看報又不太方便﹐而看手機﹐既便捷又有趣。手機在人們生活中﹐已經無孔不入。人們既討厭它﹐又離不開它。

  人們過去的思維模式﹐是希望“窮盡”﹐想要把所有信息都處理完﹐今日事今日畢。可是在信息爆炸的環境下﹐是做不到的。可人們不斷有心理預期﹐想著接下來的信息會不會更精彩﹐然後就一直看。現在的APP在設計上追求操作簡單﹐比如很多短視頻APP﹐看完一段﹐祗要手指一滑﹐下一段視頻就自動加載上來﹐用戶可以一口氣不停歇地看下去﹐根本停不下來。

  人都是趨利避害的。要想對抗某種現象﹐首先要瞭解它的危害﹐比如前面提到的手機依賴的三種危害﹐同時也要瞭解這種依賴產生的原因。有些兒童出現嚴重手機依賴﹐我們去瞭解後發現﹐他們平時跟家人很少交流﹐家長也沒有引導他們去發展其他興趣愛好﹐在家除了吃飯就是學習﹐唯一的樂趣就是看手機。根據治療藥物上癮的經驗﹐較為有效的手段是環境隔離法。人們要尋找更多可替代性的行為進行疏導﹐把注意力從手機分散到更有趣的事物上。

  我們要辯證地看待手機。每個年代都有讓人們著迷的新事物。如何使用手機﹐從個人來說﹐要有自我控制力。想控制的時候﹐能夠控制﹐那就不是問題。自我控制的方式有很多種﹐比如給自己定紀律﹐什麼時候看手機﹑看多長時間。實在控制不住﹐可以進行干預治療。從社會層面來說﹐要探索移動互聯網監管機制﹐加強宏觀的“賽道”建設﹐不能讓劣幣驅逐良幣﹐要讓移動互聯網健康有序運行。同時﹐移動互聯網環境的淨化﹑優化﹐也有賴於國民整體素質的提昇。當用戶的品位和素質高了﹐也會促進移動應用產品的品質提昇。

  《光明日報》( 2018年09月13日 08版)

[責任編輯:潘興彪]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