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曹禺的教書生涯

2018-09-14 05:00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作者﹕宮立(河北師範大學文學院講師)

  現代知名作家幾乎都有過教書經歷﹐祗是時間長短的差別而已。

  在學生的眼中﹐俞平伯“禿光著腦袋﹐穿著寬大的衣服﹐走起來蹣蹣跚跚的﹐遠遠看去﹐確似護國寺裡的一個呆小和尚”﹐朱自清“矮矮胖胖的身軀﹐方方正正的臉﹐配上一件青布大褂﹐一個平頂頭﹐完全像個鄉下土佬”。學生都是顏控﹐總喜歡對教師的長相以及穿衣打扮品頭論足。無論是作為名詩人的俞平伯﹐還是朱自清﹐都難逃學生的“法眼”。作為劇作家的曹禺﹐也難逃這一“劫”。在學生石揮的眼中﹐曹禺“不愛修飾﹐矮小的身材﹐常穿著件灰舊的長袍﹐要不是有一雙敏慧充滿神采的眼﹐你說不定會猜他是個小店裡的朝奉”。

  曹禺1933年從清華大學畢業後留校當助教﹐“但是﹐當時保定的育德中學請我去﹐每月大洋180元﹐比助教高﹐助教才幾十元﹐育德看中了我……在育德呆了3個月便得了痢疾”﹐於是他又回到清華大學研究院當研究生。曹禺得的是“心病”。鄭秀回憶﹐“曹禺從保定回來﹐又讀清華研究生﹐因為我當時還沒有畢業﹐他是在等我”。曹禺的老同學孫浩然回憶﹐“曹禺畢業後到保定育德中學去教法文﹐教了半年﹐他就受不了﹐一是覺得那裡太荒涼﹐二是離不開鄭秀。他在保定幾次跟我寫信﹐說那裡呆不下去﹐太荒涼﹐要回北京”。曹禺雖然在育德只呆了三個月﹐但對他來說也不無意義﹐他晚年接受訪談時﹐曾發過這樣的感慨﹐“我在保定的育德中學教書﹐這一段時間雖然很短﹐但是很特殊的。也許是我人生的一個交叉點。如果我在保定留下來﹐我的人生將會是另外的一種命運。育德這是地下工作者很多的一所中學……”。

  1934年曹禺到天津河北女子師範學院當教授﹐“楊善荃介紹我到天津女子師院任教﹐當時﹐李霽野是系主任﹐人很好﹐很正派”﹐“我住的房子很小﹐在樓上﹐一間一間的﹐住的都是教師。房間的陳設簡單極了﹐一個平板床﹐一個書桌﹐一把椅子。李霽野先生同我住在一起。霽野的夫人﹐是我的學生”﹐“我有時回家看望母親﹐多數時間都住在學校裡。我教英文﹐教點《聖經》文學﹐講英國文學史﹐也教莎士比亞﹐教西洋小說史。還教點法文﹐從字母教起。什麼都敢教。那時年輕膽大﹐什麼課都敢接”﹐“《日出》最後﹐工人唱的夯歌﹐是我把工人請來﹐就在師範學院裡﹐我把陸以循也請來作記錄。工人唱著﹐他記錄下來﹐稍加整理﹐就譜寫出來了”。不單可以大膽地開課﹐還有助於自己的劇本創作﹐但曹禺1936年還是選擇了離開﹐“天津呆不下去了﹐氣氛不好。那時天津到處是衣衫襤褸的人﹐三九天披著麻袋片﹐餓殍遍野﹐於是決心離開天津”。

  1936年8月﹐曹禺應余上沅之請到南京的國立戲劇學校任教﹐講授《西洋戲劇史》《劇本選讀》等課程。汪德﹑蔡極在《薛家巷雜憶》中回憶他們的曹禺老師﹐“他一來就擔任理論編劇組的主任﹐他既聰慧又勤學﹐在教課時對世界名劇如數家珍﹐很多莎士比亞﹑易卜生的名作中的名句能非常流暢地以英語背誦下來。對世界名劇的分析詳盡而精闢﹐至於驚奇﹑暗示﹑懸念﹑偶然﹑必然﹑等待﹑意外與意內等等編劇技巧的運用﹐也都生動地舉例﹐使同學們易於領會”。曹禺瞭解到學生缺乏舞臺經驗﹐特意將喜劇家臘比希的《迷眼的沙子》改編成適合中國風土諷刺劇《鍍金》﹐並指導學生排演﹐飾演馬大夫親家的石羽在《記憶猶新》中回憶﹐“萬老師(曹禺)在排臘皮虛的《迷眼的沙子》時﹐將譯文一句一句念給學生聽﹐徵求意見﹐共同探討﹔在不知不覺中進入作者的意境﹐瞭解人物的心態。這樣﹐排起戲來﹐對劇本瞭如指掌。萬老師把編劇﹑導演﹑表演融於一體的授課方法﹐我們獲益匪淺”。

  1938年2月﹐國立戲劇劇校遷至重慶﹐曹禺出任教務主任。1939年4月10日﹐曹禺隨劇校遷至江安。石揮以筆名英梧在1941年2月10日出版的《劇場新聞》第10﹑11﹑12合期寫有“內容筆調均甚優美”的《曹禺在古城─劇校回憶錄》﹐深情回憶了在劇壇的前輩與劇校的教授中給他較深刻印象的曹禺﹐“他是一個不喜講話的人﹐但並不是不會講話。他講話最多要算在上課的時候。他的課程﹐沒有一個同學不愛聽﹐他在校中擔任的課程是各級戲劇概論﹑西洋戲劇史﹑劇本選讀﹑編劇方法。全校同學最喜歡的功課﹐是他的‘劇本選讀’﹐可以說﹐他簡直不是在講書而是在演戲。他用豐盛的情感與不同的音調﹐讀著各種角色的臺詞﹐用動人的語句﹐講出每個劇作的靈魂﹐用親切的理解道出角色的個性及其發展與轉變。尤其是在講劇本故事時候﹐他能將所有學生自由的帶入他所要講的世界與生活中﹐十百個心變成一個心﹐與劇中人同甘苦﹑同縱放﹑同歡笑﹑同鬱悶﹑同憂傷。全課室一點聲息也沒有﹐連他輕微到幾乎難以聽見的嘆息﹐也沉重的打動每一個人的心弦。我們甚至於愛聽他的授課﹐勝於捧讀他的作品﹐我們往往自己費兩天工夫細讀一部名作﹐祗能接受一兩段動人的情節﹐三四句有名的‘悲詞’﹐而那不易深切體會的偉大作品的精髓﹐每經他一兩句湛深的評語﹐而獲得深刻的認識”。蔡驤在《記萬先生的教學》中也提到﹐曹禺“最有名的課是‘劇本選讀’。在劇校開設的各種專業課中﹐這門課叫座率第一。每逢上這堂課﹐學校內外大批聽眾──其中包括來自重慶沙坪壩大學區的學生和重慶市內的戲劇工作者。都按時前來聽課﹐課堂經常爆滿”。1942年夏天﹐曹禺為了專心從事創作﹐離開劇校。新中國成立後﹐曹禺還擔任過中央戲劇學院副院長﹑北京人民藝術劇院院長等職務。

  曹禺不單是著名的劇作家﹐還具有豐富的舞臺表演經驗﹐因此他在講授“戲劇選讀”等戲劇課程時﹐邊講解邊表演﹐帶著學生一起融入劇作﹐“把他們的心弦撥動﹐把他們的智光點燃”(郭沫若《女神》)。曹禺在現代戲劇史上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他在現代戲劇教育史上也應有一席之位。

  《光明日報》( 2018年09月14日 16版)

[責任編輯:王麗媛]

[值班總編推薦] 教師言語關乎人性教育﹐應持重

[值班總編推薦] 習近平這樣弘揚航空報國精神

[值班總編推薦] [光明講壇]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