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我的一生在我之外

2018-09-14 05:00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序跋】

  作者﹕熊育群

  那年春天﹐我突然提筆寫詩。春天的氣息清新﹑濃烈﹐陽光暖意融融﹐草木芬芳﹐霧靄薄如蟬翼﹐它們和陽光一道瀰漫﹐喚醒了故鄉的記憶﹐曾有的春天的感受在我身體裡萌動﹐鄉愁是如此真切可感。我在一種莫名而又難以自控中寫下了人生的第一首詩。

  那一年我18歲﹐正在上海讀書。之前﹐我沒有寫過詩﹐也極少接觸詩。我的周圍也無人讀詩寫詩。朦朧詩在那時出現﹐過了一兩年我才知道。無意間我買的第一本詩集竟然就是舒婷的《雙桅船》。那個春天之後﹐我開始讀詩﹐去學校圖書館借閱﹐去新華書店購買﹐既讀唐詩宋詞﹐也讀現當代新詩。從此﹐我瘋子一樣愛上了詩﹐甚至後來不惜拋棄了自己所學的建築專業。至少10年﹐我沉迷詩中﹐覺得這一生再也離不開她了。詩歌徹底改變了我的命運。

  那個青年﹐是如此任性﹐不管不顧﹐難以理喻。

  來廣州後﹐環境變了﹐詩人的身份處境尷尬。經濟熱土﹐“時間就是金錢”﹐在南方﹐我遭遇了人生的精神困境。

  1998年夏天﹐我去青藏高原遊歷。三個月裡﹐從西藏北面的羌塘草原﹐到西部的阿里﹐再沿著岡底斯山脈與喜馬拉雅山脈東行﹐數千公里﹐我一直走到了兩大山脈與橫斷山脈的交錯地。路途上﹐我爬過珠穆朗瑪峰﹐穿越了世界第一大峽谷雅魯藏布大峽谷。大塌方後﹐在車影難覓的滇藏線上﹐我一路向著滇川走來﹐橫斷山脈又讓我靈魂出竅……

  五次大難不死﹐感覺如有神佑﹐感覺自己死不了了。到達雲南﹐我瘦了二十多斤﹐精神和肉體都改變了。

  青藏之行﹐我的創作激情恢復。西藏遊歷的三部長篇紀實體散文和一部攝影集出版後﹐我重點轉向了散文創作。詩歌﹐偶爾寫一寫﹐詩稿丟進抽屜﹐再無發表欲望。幾年後﹐又有了給《詩刊》投稿的願望﹐於是﹐那些年每年都有一組詩在《詩刊》發表。後來﹐投稿的興趣又淡了﹐詩歌活動幾乎不再參加。詩歌變成了我個人純粹的精神需求。

  萌發出版詩集的想法有兩三年了﹐主要擔心詩稿散失。我第一本書是詩集《三隻眼睛》﹐再到這本詩集《我的一生在我之外》﹐近三十年的歲月已經流逝﹐漫長而又短暫的時光裡﹐這些詩是我精神和情感的影像﹐是生命的感受與領悟﹐是生存的一種呈現﹐是心靈悸動的一次次撿拾﹐也畫出了我人生一些隱秘的軌跡﹐既是一次歸檔﹐一份紀念﹐也是我對青春的回望與致敬。她成了與我相伴相生的另一個生命體。

  詩歌是神秘的。詩讓世界充滿了難言之境﹐給生命以寄託﹐總有一種美好又溫潤的情愫﹐讓人生湧動著溫馨與期待。我以詩歌的方式去感受﹑思考和把握世界。詩歌成了我人生的撫慰與支撐﹐甚至是別樣的宗教與信仰﹐一種終極價值追求﹐在我人生遭遇睏頓時﹐她給予我精神的力量。

  歲月匆迫﹐猶如彈指﹐那個春天遠行﹐折入了37年前的時光序列。多少事情早已遺忘﹐然而﹐詩歌依然沒有離我而去。這些文字能夠留存下來﹐讓我內心溫暖。我感恩于詩﹐希望把詩的光芒帶給世界﹐讓詩意在生命中恆久瀰漫。

  (此文為詩集《我的一生在我之外》自序)

  《光明日報》( 2018年09月14日 15版)

[責任編輯:王麗媛]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