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探尋文字符號中的豐收意象

2018-09-14 05:00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喜迎首屆“中國農民豐收節”】

  光明日報記者 劉博超 劉劍

  “古者包羲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觀象于天﹐俯則觀法于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於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周易‧繫辭下》的這句話解釋了文字符號與人類生存環境的關係。在五千年燦爛農業文明的發源地﹐中華先民創造的象形字也浸潤著田畝的氣息。記者採訪了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教授黃德寬﹑華東師範大學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青年研究員許可﹐請他們一起探尋文字符號中的豐收意象。

  記者﹕提到農耕﹐您腦中最直接想到的是哪個象形字﹖

  許可﹕今天我們提起“辰”字﹐很多人會自然聯想到“龍”。其實﹐“辰”字最早應該也是一種古老農具的象形。這種工具叫作“蜃”﹐可能是由某種軟體動物的殼做成的。甲骨文中有“辳”字﹐就是兩手拿著“辰”這種工具去除草木﹐就是先民開墾荒地的寫照。有文字學家認為﹐種植必先開荒﹐所以“辳”就是“農”字最早的寫法。

  “力”實際上是一個象形字﹐在甲骨文如同農具耒的樣子。很多表現“大禹治水”場景的藝術作品中﹐大禹手持的工具正是耒。使用耒勞作需要花費力氣﹐所以“力”字引申有了“力氣”這個比較抽象的含義。而帶“耒”旁的字﹐本義都和耕地有關係。比如“耕”本指耕種﹐“耘”指除草﹐“耕耘”連用﹐比喻致力于某種事業。

  “農耕”這兩個字最早都和用農具勞作有關。當祖先們最初拿起工具翻整土地﹐開始刀耕火種時﹐我們的農耕文化就正式發端了。而很多與農業生產息息相關的事物﹐也逐漸成了漢字的本源。

  黃德寬﹕漢語中有一個基本的時間概念“年”﹐甲骨文中的形象﹐上面是一個禾﹐下面是一個人﹐就是一個人舉著莊稼。在古代﹐農業豐收就是一季﹐到了豐收的時候﹐人們舉行娛神活動慶祝豐收﹐就叫作年﹐後來引申為時間概念。

  剛才說到了“辰”字﹐早晨的晨﹐就是日出而作﹐太陽出來就該拿上農具幹活了。在農業社會﹐觀象授時對生產特別重要﹐春種夏長﹐秋收冬藏﹐星象變化與季節息息相關﹐所以星辰也用了這個表示農具的“辰”字。

  記者﹕詞語在流轉過程中會衍生新義﹐農耕有關語素在日常語言中有哪些體現﹖

  黃德寬﹕比如說秋分的“秋”字﹐甲骨文中是秋蟲的形象﹐也就是蟋蟀。因為秋蟲在這個季節鳴叫和繁衍﹐所以以秋蟲的字形代表了這特定的時間段。社本身是土地神﹐在年俗裡﹐中國人敬神特別講究社廟﹐也就是祭祀土地神的廟特別重要﹐由此延伸出社會﹑社稷。再說“稷”﹐本是一種植物﹐後來泛指糧食。周朝人用“后稷”專指自己的始祖﹐又把“稷”當作谷神﹐漢語中講江山社稷﹐這說明這個文明是農業本位的。

  許可﹕先秦知識階層已逐漸脫離純體力勞動了。士大夫雖不每日躬行農事﹐但對農業生產必定有所瞭解。他們筆下的很多詞彙﹐都是農耕文化的生動體現﹐“筆耕硯田”就是以農事做比腦力勞動的例子。可見﹐一些農業詞進入通用語後﹐會產生很多新的引申義或比喻義。

  比如“茬”原指收割莊稼後留下的根﹐而鬍子沒剃乾淨叫“胡茬”﹐話說半截留下“話茬”﹐一個不好對付的人可以說他“不是善茬”。再比如“梗”原本可以指植物的莖﹐引申出有強硬耿直的意思﹐既而又有阻塞﹑抵禦的含義﹐所以醫學界有“梗阻﹑梗塞”等術語。還有“場”字﹐最早表示用來祭祀或者翻曬糧食的場地﹐後來泛指從事各種活動的處所﹐近代物理學藉此翻譯出“磁場﹑電場”等概念。另外﹐我們都熟悉一句古語“倉廩實而知禮節”。古代的“倉”和“廩”是兩回事﹐倉是貯藏榖物的﹐廩則用以儲米。米比谷精貴﹐所以廩的數量和規模一般都不如倉大。今天金融市場上說“減倉﹑平倉﹑空倉”等詞的時候﹐用“倉”字而不用“廩”﹐或許與此有關。

  記者﹕傳統農耕文化對中華文明有何浸潤和影響﹖

  黃德寬﹕農耕對中華文明的影響是基礎性的。北京有天壇﹑地壇﹐就是古代天子祭天的地方。祭天是因為風調雨順對於農業生產有重要意義﹐皇帝親自扶犁耕地﹐作萬民表率﹐反映了勞作對農耕文明的重要性。俗話說﹐“一畝三分地”“老婆孩子熱炕頭”﹐老百姓的很多生活習慣﹑思想觀念都與農業勞作密不可分﹐重家庭﹑勤勞節約﹑安土重遷等許多中國人的文化特質也與農耕文明的特點息息相關。

  許可﹕農耕文化對中華文明的影響是本源性的﹐滲透到包括語言文字﹑生活習俗﹑價值取向等諸多層面。千百年來﹐我們崇敬后稷﹑大禹等英雄先祖﹐也尊崇人的價值﹐尤其是尊重掌握豐富農業知識的長者﹑愛護茁壯成長的幼童。我們期盼風調雨順的美好未來﹐在不斷追問和探索中掌握了氣象天文知識﹐創製了較為科學的曆法。我們篤信“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傳統古訓﹐崇尚精耕細作的工作態度……這些都早已成為中華傳統文化的核心內涵。近代以來﹐面對西方工業文明的衝擊﹐長期面土而作帶來的例如安土重遷等“小農意識”﹐一定程度上制約了中華民族的發展進程。不過﹐中華民族從農耕文明一路走來﹐創造了舉世矚目的燦爛文化﹐而農耕文明所倡導的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相互分工又團結協作的理念﹐正與當代中國社會發展的需求相適應﹐也一定能在新時代煥發出更大生機。

  《光明日報》( 2018年09月14日 09版)

[責任編輯:王麗媛]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