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林毅夫與莫言眼中的“一帶一路”﹕“己達達人”之路 情感溝通之路

2018-09-29 03:32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光明日報記者 曹元龍

  “一帶一路”建設既需要經貿合作的“硬”支撐﹐也離不開人文交流的“軟”助力。在日前舉行的北京師範大學“一帶一路”學院成立大會上﹐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院長林毅夫和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北京師範大學國際寫作中心主任莫言發表的主旨演講頗受關注。正如北師大“一帶一路”學院執行院長胡必亮所介紹的﹕“一位是經濟學大師﹐闡述如何通過共建‘一帶一路’﹐促進中國與相關國家共同發展﹔另一位是文學大師﹐闡明‘一帶一路’如何促進文明互鑒﹐增進溝通與理解。”

  林毅夫從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角度闡釋“一帶一路”的意義。他表示﹐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取得平均每年9.5%的經濟增長率。在人類歷史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地區以這麼高的速度保持了持續時間這麼長的經濟增長。在此期間﹐如果把中國減少的7億多貧困人口去掉﹐世界貧困人口非但沒有減少﹐反而還在增加。中國文化倡導“己利利人﹑己達達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不僅僅是實現中國民富國強﹐也希望幫助其他發展中國家快速發展﹑擺脫貧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作為一個新的中國倡導的國際發展合作框架﹐‘一帶一路’是以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作為抓手來推動的﹐抓住了限制大部分發展中國家發展的主要瓶頸。”林毅夫表示﹐在基礎設施建設方面﹐中國有比較優勢﹐而且是可信的。第一﹐中國是基礎設施建設能力最強的國家﹐具備鋼筋﹑水泥等產能優勢﹐培養了世界最大規模﹑非常有競爭力﹑效率非常高的施工隊伍﹐從而具有成本優勢。第二﹐基礎設施建設需要資金﹐中國有3萬億美元的全世界最高的外匯儲備。這些外匯儲備過去買美國政府的債券或股票﹐但是其債券回報率非常低﹐其股票市場泡沫很大﹐風險很高。現在這些美元儲備中一部分資金可以用來做沿線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的投入資金﹐祗要這些項目選擇好﹐回報率會相當高。第三﹐基礎設施建設後能不能致富﹐取決於有沒有產業發展。中國很快將變成高收入經濟體﹐勞動密集型產業逐漸失掉比較優勢﹐需要向海外轉移﹐並且體量很大﹐實際上創造出一個足以讓沿線六十多個收入水平在中國人均GDP一半以下的國家和非洲國家同時進入工業化﹑現代化的窗口機遇期。第四﹐思路決定出路。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條件不同﹐發達國家的理論和經驗用在發展中國家難免有“南橘北枳”的局限。中國和其他發展中國家的條件較為相同﹐來自中國的經驗﹑理論和思路對其他發展中國家動員資源﹐克服困難﹐抓住發展的機遇有較大的參考借鑒價值。

  “聽了林毅夫教授關於經濟的專業演講﹐感到耳界大開﹐自然就帶來了腦界大開。”莫言風趣地說﹐多年以前中國詩人艾青先生寫過幾句詩﹕“蠶在吐絲時﹐沒想到會吐出一條絲綢之路。”絲綢之路的出現﹐當然是因為有了蠶絲﹐有了絲綢﹐有了絲綢製作的華麗衣服﹐但更重要的是人的希望和追求﹐絲綢之路是時間的產物﹐是人的實踐的產物﹐也是歷史的產物。

  有兩部舞劇令莫言印象深刻。一部是由甘肅省歌舞劇院排演的《絲路花雨》﹐其所塑造的美好藝術形象﹐譬如“反彈琵琶伎樂天”造型﹐已經深深地烙印在歐洲﹑美洲﹑非洲很多國家觀眾的腦海裡﹐成為關於中國﹑關於絲綢之路的一個標誌性記憶﹐產生了超出藝術和文化的作用。另一部是福建省歌舞劇院排演的《絲海夢尋》﹐描述了歷史上的海上絲綢之路﹐表現了當時的泉州這個中國海港城市繁榮繁華﹑文化交融的生活景象﹐展現了那個時代航海者的英雄精神和對大海的敬畏和親近。莫言認為﹐好的藝術作品向我們昭示﹐善的﹑真的﹑光明的總是會戰勝惡的﹑假的﹑黑暗的。通過這樣一種藝術的創造和藝術的欣賞﹐我們的思維就不再局限於海上絲綢之路和陸地上的絲綢之路﹐而是擴展到整個人類的歷史和未來。

  莫言認為﹐在新的絲綢之路上已經發生了很多新的故事﹐藝術創作者不僅應經常觀照歷史﹑回憶歷史﹐更應該把眼光放到現在﹐甚至要看到未來。所以要瞭解“一帶一路”上發生的新故事﹐發現新文化的雛形。在以往的關於絲綢之路的藝術作品裡﹐我們看到的是沙漠﹑駱駝﹑大帆船﹑滔天巨浪﹑敦煌壁畫﹑泉州寺廟等﹐在未來的關於“一帶一路”的藝術創作中出現的很可能是高鐵﹑飛機﹑巨輪以及更加豐富多彩的現代化生活。時代發展了﹐生活變化了﹐有關藝術表現的內容也必將隨之發生變化。

  莫言認為﹐“一帶一路”不僅僅是政治合作之路﹑經濟貿易之路﹐而是人類文化的共融之路﹐是人的情感的理解溝通之路﹐是人類新的文明的創造之路﹐所以最終是人的道路。

  (光明日報北京9月28日電) 

  《光明日報》( 2018年09月29日 05版)

[責任編輯:潘興彪]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