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讓公平正義如陽光普照

2018-10-02 02:21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改革觀察】

讓公平正義如陽光普照

──黨的十八大以來司法體制改革成果述評

光明日報記者 靳昊

  立案登記制改革為群眾“找法院說理”敞開大門﹐司法責任制改革實現“讓審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負責”﹐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筑牢防範冤假錯案堤壩﹐陽光司法機制讓公平正義看得見﹑摸得著。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司法體制改革攻堅克難﹐人權司法保障水平不斷提高﹐人民群眾切實感受到公平正義就在身邊。

  理國要道﹐在於公平正直。從黨的十八大提出“進一步深化司法體制改革”﹐到黨的十九大要求“深化司法體制綜合配套改革”﹐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從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高度﹐擘畫司法體制改革宏偉藍圖﹐加快建設公正高效權威的社會主義司法制度。

  這是一場氣勢恢宏的改革﹐這是一場司法領域觸及靈魂的革命﹐新時代推進全面依法治國的壯麗圖景由此增添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黨的十八大以來﹐政法戰線堅持正確改革方向﹐敢於啃硬骨頭﹑涉險灘﹑闖難關﹐做成了想了很多年﹑講了很多年但沒有做成的改革﹐司法公信力不斷提昇﹐對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發揮了重要作用。”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論斷﹐是對我國司法體制改革歷史性成就的集中詮釋。

  保障司法公正

  讓正義不再遲到

  “一次不公正的審判﹐其惡果甚至超過十次犯罪。因為犯罪雖是無視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審判則毀壞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英國哲學家培根的名言﹐深刻揭示了司法公正的重要意義。

  司法是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

  聶樹斌﹑呼格吉勒圖﹑陳滿……這些重大冤錯案件的被告人或不幸被錯殺或身陷囹圄。黨的十八大以來﹐司法機關用實際行動自我糾錯﹑敢於擔當﹐這些當事人的沉冤昭雪﹐充分顯現出司法體制改革給司法公正帶來的正向效應。

  辦金錢案﹑關係案﹑人情案﹐“吃了原告吃被告”﹐人民群眾對此深惡痛絕。下大力氣推行司法責任制改革﹐科學配置司法職權﹑保障司法權科學規範運行﹑完善司法監督制約機制﹐實現“讓審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負責”﹐成為牽引司法體制改革的“牛鼻子”。

  改革需要調整傳統的利益格局。建立完善科學合理的人員分類管理機制﹐推行法官﹑檢察官的額制改革﹐提高法官﹑檢察官的職業尊榮感﹐讓能辦案的人投入一線真正辦案﹐極大提高了法官﹑檢察官隊伍的正規化﹑專業化﹑職業化水平。

  改革需要祛除不當干預。過去﹐司法人員辦案常要層層審批﹑逐級把關﹐造成“審者不判﹐判者不審”﹐也給行政干預司法留下了灰色空間。對內﹐還權于辦案人員﹐排除一切不當干擾。對外﹐建立領導幹部干預司法活動﹑插手具體案件處理的記錄﹑通報和責任追究制度﹐給權力干預畫上不可觸碰的高壓線﹐確保依法獨立公正行使審判權和檢察權。

  改革需要賦權也需要控權。建立健全司法人員履職保護機制﹐確保法官﹑檢察官非因法定事由﹑非經法定程序﹐不受法律追究﹔建立健全冤假錯案的責任追究機制﹐要求法官﹑檢察官﹑人民警察在職責範圍內對辦案質量終身負責﹐確保作出的每一項決定都經得起歷史檢驗。

  起點錯﹑跟著錯﹑錯到底﹐以往﹐公檢法三機關在刑事訴訟中常常“配合有餘﹑制約不足”﹐這是導致司法不公的重要原因。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完善對限制人身自由偵查手段和司法措施的監督﹐落實罪刑法定﹑疑罪從無原則和非法證據排除規則﹐防止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案件及違反法定程序的案件“帶病”進入起訴﹑審判程序﹐確保有罪的人受到應有制裁﹑無罪的人不受追究。

  會見難﹑閱卷難﹑調查取證難﹐發問難﹑質證難﹑辯論難﹐“老三難”和“新三難”曾長期困擾律師執業﹐導致當事人的合法權益難以有效維護。公檢法司多部門聯手保障律師權益﹑充分發揮律師作用﹐讓律師真正成為當事人的代言人。

  民有所呼﹐我有所應。人民群眾對公平正義的感受最直接﹑最強烈。司法體制改革劍指司法不公﹑司法腐敗的頑瘴痼疾﹐交出了一份沉甸甸的優異答卷。

  推進司法為民

  讓紅利惠及群眾

  “您所撥打的手機實名登記機主已被人民法院發佈為失信被執行人﹐請督促其盡快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最近﹐祗要有人撥打南昌市民黃某的電話﹐就會聽到法院為黃某“量身訂製”的彩鈴。

  “法官您好。我今天就會把錢打到法院賬上﹐趕緊幫我把那個彩鈴取消了吧。”自感沒臉見人的黃某給法官打電話。

  執行難﹐一直是司法實踐中的困擾。生效的裁判文書得不到執行﹐法院判決就成了一紙空文。“用兩到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執行難問題”﹐最高人民法院鏗鏘有力的承諾不斷轉化為人民法院向執行難宣戰的切實行動。探索審判權和執行權分離﹐改革執行體制機制﹐聯合多部門對“老賴”進行信用懲戒﹐“法律白條”不斷被兌現為“真金白銀”。

  司法為民﹐是司法體制改革的永恆主題。

  老百姓告狀﹐常常因為法院內部的“土政策”而被拒之門外。2015年5月1日﹐立案登記制改革全面推行﹐對依法應該受理的案件﹐人民法院做到有案必立﹑有訴必理。改革實行以來﹐全國法院當場登記立案率超過95%﹐立案渠道全面暢通﹐“有案不立﹑有訴不理﹑拖延立案﹑抬高門檻”問題基本根除。

  司法為民﹐要讓公平正義可觸可感可信。

  以前﹐不知道案子進展﹐焦慮的當事人和律師總會多方打聽。隨著中國審判流程信息網的開通﹐祗要輕點鼠標即可對立案﹑開庭等信息瞭如指掌﹐再也不用“磨破嘴﹐跑斷腿”。

  打開全球最大的裁判文書網──中國裁判文書網首頁﹐滾動的統計數字顯示﹐網站公開的文書總量超過5000萬篇﹐訪問總量近200億人次。普通民眾只需輸入關鍵詞﹐就能找到自己需要的裁判文書。

  除了審判公開﹐檢務﹑警務﹑獄務公開進程明顯加快﹐著力構建開放﹑動態﹑透明﹑便民的陽光司法機制﹐讓老百姓對涉及切身利益的案件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深化繁簡分流﹐優化資源配置﹐著力解決案多人少矛盾﹔加大調解力度﹐法院檢察院的司法調解﹑公安部門的行政調解﹑司法行政機關的人民調解﹐加強銜接聯動﹐擰成一股繩﹐讓當事人既有面子又有裡子。  

  積極開展法律援助﹐讓打不起官司的老百姓也能拿起法律武器捍衛自身權利。積極推進司法救助﹐充分體現司法機關的為民情懷。

  建設訴訟服務中心﹑檢察服務中心﹑公共法律服務中心﹐打造實體﹑熱線﹑網絡平臺﹐讓人民群眾辦事更方便﹑更順暢﹐很多法律事務足不出戶就可以辦理。

  創新制度體系

  助推法治中國建設

  2015年1月28日﹐深圳紅嶺中路1036號﹐迎來了中國司法史上一個新的機構──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迴法庭。深圳﹐這塊改革熱土﹐再次見證了一項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改革“破冰”。

  兩年後﹐最高人民法院巡迴法庭擴容﹐完成巡迴法庭總佈局。巡迴法庭推動最高審判機關重心下移的生動實踐﹐為中國司法史書寫了濃墨重彩的華章。

  同樣是在廣東省﹐9月28日﹐廣州互聯網法院正式掛牌成立。這是繼杭州﹑北京互聯網法院後﹐我國成立的第三家互聯網法院。

  以互聯網的方式審理互聯網案件﹐互聯網法院是對傳統訴訟方式的更新換代﹐是為加強網絡空間依法治理探路﹐為推動實施網絡強國戰略助力。

  黨的十八大以來﹐司法體制改革在法院﹑檢察院的設置上做足大文章﹐在司法領域樹立一個個標杆﹑建起一塊塊試驗田﹐為推動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承擔起司法機關應有的使命擔當。

  2015年7月起﹐兩年時間內﹐檢察機關提起公益訴訟制度改革從試點到全面推開﹐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公益司法保護道路漸次清晰。改革優化豐富了檢察職能﹐維護了群眾切身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是監督制約行政機關依法行政﹑推進法治國家建設的重大舉措。

  智慧法院﹑智慧檢務﹑智慧警務﹑智慧司法﹐現代科技運用與司法體制改革深度融合﹐形成“雙輪驅動”態勢。應用語音識別錄入﹑文書智能糾錯﹑法條案例自動推送……司法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技術的開發運用﹐為公檢法等部門高效辦案提供指引﹐為完善社會治理提供借鑒﹐成為中國司法在國際社會的一張亮麗名片。

  未來世界的競爭﹐就是知識產權的競爭。黨的十八大以來﹐知識產權司法保護主導作用日益顯現。北上廣三地成立了知識產權專門法院﹐知識產權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審判“三合一”在全國推行﹐不斷完善技術事實查明機制﹐知識產權案件“舉證難﹑認定難﹑賠償低”等問題得到進一步化解﹐司法保護不斷助力知識產權強國戰略實施。

  當前﹐全面深化司法體制改革進入系統性﹑整體性變革的新階段。改革已從法院﹑檢察院拓展到黨委政法委﹑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司法行政機關﹐從破解影響司法公正﹑制約司法效能的體制機制問題﹐到推進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司法制度體系。

  司法體制改革﹐成為邁向法治中國的助推器。

  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下﹐我國司法體制改革始終沿著正確方向前進﹐從夯基壘臺到立柱架梁再到內部精裝﹐一場“動真碰硬”的司法體制改革不斷向縱深拓展。

  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這是我們黨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錚錚誓言﹐是衡量司法體制改革成敗的關鍵標尺。為了人民﹑依靠人民﹑造福人民﹐司法體制改革取得的每一項進步和成就﹐都深深鐫刻進改革開放歷程中的前進坐標﹐不斷指引著我們走向更加光輝燦爛的明天。

  《光明日報》( 2018年10月02日 01版)

[責任編輯:徐皓]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