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對中國武術文化的讚禮──讀中國武術研究新著

2018-10-10 04:02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文化視角】

  作者﹕張再林(西安交通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

  眾所周知﹐人類的活動是一種自然人化的文化活動﹐人類的歷史就是一部自然人化的文化歷史。

  人類如此﹐對於“鬱鬱乎文哉”的中華民族更是如此﹐並在這方面走得更遠。因此﹐當古羅馬人在競技場上興致勃勃地觀看人與獸斗﹑人與人生死之爭時﹐早在西周的中國人就已經把這類爭鬥行為冠以“武藝”之稱﹐並為之打上了鮮明的“無目的性的合目的性”的美的烙印。這裡的“無目的”的目的是指動物性的趨利避害的目的﹐而這裡的“合目的”的目的則是指人類文化所趨向的“自然向人的生成”。

對中國武術文化的讚禮──讀中國武術研究新著

《中國武術文化叢書》(全五冊) 王崗 著  北京體育大學出版社

  而對這種自然人化的“文化”的大力闡發﹐則是王崗教授中國武術研究中﹐始終堅持不渝的主題。不久前﹐圍繞著這一主題﹐他為讀者推出了長達百萬多字的五部學術系列專著。它們分別是由北京體育大學出版社出版的《思考與爭鳴﹕對中國武術發展的邊走邊思》《解密與發現﹕中國武術的核心競爭力研究》《消隱與回歸﹕中國武術發展的批判與反思》《誤讀與求真﹕中國武術真實的解讀與探究》和《虛無與提昇﹕中國武術教育的問題與求解》。

  在作者筆下﹐就縱向的歷史發展而言﹐中國武術與中國文化是完全同步的﹐它們都源於對戰爭的深刻反思。由此就有了馬放南山的周人所發明的“不爭之爭”的射藝﹐以及戰國之際作為中國兵學最高總結的《孫子兵法》的“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無上勝義。此外﹐就橫向的理論面相而言﹐中國武術與中國文化之間亦存在驚人的一致。例如﹐中國文化講“不學禮﹐無以立”﹐中國武術亦講“未曾學藝先學禮”。例如﹐中國文化倡導尊王抑霸的仁恕之理﹐中國武術亦視恃強凌弱﹑好勇斗狠為武家大忌。例如﹐中國文化堅持“以退為進”“柔弱勝剛強”之道﹐中國武術亦以“捨己從人”“借力打力”“引進落空”“四兩撥千斤”為制勝之要。例如﹐中國文化力宗“只問耕耘﹐不問收穫”(曾國藩語)的過程之旨﹐中國武術亦對“成王敗寇”的結果邏輯敬而遠之。例如﹐中國文化崇尚“無過無不及”的“度”的原理﹐中國武術亦以所謂“點到為止”為其皈依。例如﹐中國文化的宗親性決定了中國文化教育是一種“身先垂範”的教育﹐中國武術亦為一種師父徒兒之間“手把著手教”的教育。再如﹐中國文化以“一天人﹐合內外”為其至極的境地﹐中國武術亦以所謂“外練筋骨皮﹐內練精氣神”為自己的不二之諦﹐並以這種“形神一體”使自己像中國文化一樣最終趣向“美”的化域。

  這一切﹐使王崗教授得出﹐中國武術“是和諧文化的產物﹐它是一種智性文化﹐是一種審美文化﹐是一種宗親文化。它追求結果﹐但更注重過程﹔它提倡技擊﹐但不以戰勝對手為榮耀。它強調‘動力’﹐但更追求‘技巧’﹐等等這些﹐都恰恰迎合了中國文化的種種要義。”以至於他最後總結性地斷言中國武術是“中國文化的全息縮影”﹐是中華民族“活態人文遺產”﹐中華民族“民族身份的標示”﹐中華民族“民族文化的象徵”。

  如果說作者如此高抬中國武術﹐使你認為其在中華文化的理解上有“重武輕文”之嫌的話﹐那麼﹐祗能說明你對中國文化深蘊的理解缺乏真正的洞觀。這是因為﹐從根本上說﹐與那種“意識性”的西方文化不同﹐中國文化是一種“身體性”文化。這種文化的“身體性”決定了﹐中國文化更為關注我的身體行為的“如何作”﹐而非我的意識認識的“是什麼”。如果說對“是什麼”的關注導致了西方文化認識論的發展壯大﹐那麼對“如何作”的關注﹐則意味著中國文化“功夫論”的發達。而中國武術則恰恰是由這種極其發達的功夫傳統澆灌出的一朵最美麗的花。雖然﹐就其形式同樣離不開打鬥攻擊而言﹐它和西方武術別無二致﹐但就其實質深契“如何作”的功夫而言﹐它卻顯屬中國文化而無疑。

  中國武術更多強調的是“道德”的“德”而非“規矩”的“理”﹐中國武術大師無一不視“尊德性”為制勝之諦。舍此﹐我們就難以理解中國兵法提出“德行者﹐兵之厚積也”(《孫臏兵法》)﹔我們就難以理解何以史學家們視“武俠”為“儒士”的原型的觀點得以成立﹐我們就難以理解為何以悟道修德為旨的少林禪宗﹐最終走向了“禪武合一”。

  由此亦可見﹐“少林武術”代表中國文化率先走向世界,並非是偶然的現象﹐因為它恰恰為我們雄辯地說明了“中國功夫”是中國文化中最核心的內容之一。故王崗教授所謂的中國武術乃中國文化的代表﹐並代表了中國文化的核心競爭力的觀點﹐看似誇大其詞﹐可一旦我們把中國文化主旨定位於一種功夫論的“修行”文化﹐這一觀點就完全是持之有據﹑言之成理的。當然﹐論及中國功夫的“修行文化”﹐除了中國武術之外﹐我們還不應忘記中國儒家的諸如“慎獨”的道德修身理念的存在﹐就其重要性而言﹐它亦同樣可視為中國文化的傑出代表。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部著作中﹐我們不僅看到了王崗教授對中國武術文化的理解和肯定﹐還看到了在現代語境下他對中國武術發展現狀的危機意識。在他看來﹐隨著“文化立國”理念的確立﹐中國武術取得了歷史性的進步。但在西方文化的影響﹐以及一些國人較為功利的追求下﹐中國武術正在削足適履地適應西方體育文化﹐喪失了很多中國武術文化的豐富內涵。因此﹐王崗教授借用現代武術家邱丕相的話說﹕“在充滿文化競爭的世界格局中﹐僅僅把武術當作一項體育項目來認識已經遠遠不夠。應當把武術的認識上昇到文化的高度﹐充分揭示它所具有的文化內涵﹑文化魅力和文化價值﹐武術不僅可以健身﹑防身﹐還可以修身養性﹐對人類的發展有新貢獻。”

  總之﹐在王崗教授的論著裡﹐讀者不僅感受到了對中國文化永不泯滅的拳拳之心﹐也感受到了對中國文化無比堅定的自信。這是一種訴諸武術的身體語言﹐它展現出的是更加根本﹑更加深刻的文化自信。

  《光明日報》( 2018年10月10日 16版)

[責任編輯:王麗媛]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