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虛擬世界的原住民如何走進現實世界

2018-10-10 04:02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關注“00後”上大學】

  作者﹕王時中(南開大學哲學院教授)

  如果說20世紀70年代大學生入學的“三件套”是臉盆﹑水瓶與被褥﹐八十年代的“三件套”是收音機﹑手錶與鋼筆﹐九十年代則是隨身聽﹑傳呼機與膠卷相機﹐那麼﹐隨著互聯網的普及﹐“00後”的大學生生活已經發生了新的變化﹐他們的“裝備”相應地變成了手機﹑平板電腦與筆記本電腦﹐他們也因此被稱為“網絡原住民”。

  網絡生活的最大特點就是把“天涯”變成了“咫尺”﹐但同時也把“咫尺”變成了“天涯”﹕由於網絡所構造的虛擬世界打破了時空的阻隔﹐使得不同空間的人們能夠以網絡作為公共平臺展開互動交流﹐“人雖然在天涯﹐但是心好似貼得那麼近”﹔但另一方面﹐沉湎于虛擬世界的人也容易出現逆向疏遠﹐對於身邊的親人﹑朋友與環境失去了原有的熱情﹐“近在眼前﹐但人心之間卻有如天涯那麼遠”。正是由於網絡生活中“天涯”與“咫尺”的變換﹐加上大學相對寬鬆的管理方式﹐使得很多大學生盡享虛擬世界的便利。藉助網絡﹐他們可以足不出戶﹐信息盡在掌握﹐衣食住行均可輕鬆解決﹔通過智能手機﹐身在“曹營”﹐心可以在“漢地”﹔通過社交軟件﹐任何動態﹐“秒”及全球﹔學術信息﹑最新進展﹐網絡上隨時備查。但是﹐如果沒有處理好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的關係﹐他們也極易陷入虛擬世界的“虛幻”中﹐不能自拔。

  究其原因﹐就在於虛擬世界似乎超越了現實世界之日常﹑煩瑣﹑無趣﹐而創造了一個沒有瑕疵的美好世界。而網絡技術也以“光的速度﹐海的容量”大大地節省了人們的交往成本。

  但虛擬世界畢竟不是現實世界﹐兩個世界的混淆與顛倒﹐不僅可能使得大學生們迷戀于虛擬世界的沉浸感﹑交互性和想象性﹐分不清方向﹐而且容易使他們逐漸喪失面對現實世界的興趣﹑勇氣﹐遑論改造世界的雄心與壯志了。長此以往﹐麻醉的是鬥志﹐浪費的是時間﹐敗壞的是心性﹐喪失的是熱情﹐耗費的是身體。有些人因此逐漸喪失了獨立的判斷力﹐想掙脫卻無法動彈。

  沉湎于虛擬世界的人們﹐讓我們想起了《楚門的世界》中的楚門﹕當我們自願在每一個社交平臺展示自己﹐自願在大數據構成的網絡中放棄自己的私隱﹐這時﹐個人信息與喜好都會被精准地記錄在企業的智能雲端。此時﹐我們每個人都是別人眼中的“楚門”。而我們與楚門的區別祗是在於﹕當楚門發現他活在一個“真人秀”裡﹐他想努力擺脫表演﹐以活出真正的自己。而我們很多人﹐卻每天活在了表演裡。因為我們對習以為常的騷擾電話除了無奈﹐已經不會感到憤怒了。

  楚門之所以敢於走出那道門﹐因為他明白﹕“打開這扇門﹐即便現實再最骯髒也請讓我自己感受﹗關掉你的鏡頭﹐即使現實再無奈你也必須自己體驗﹗”同理﹐虛擬世界固然帶給我們全新的生活體驗與交往便利﹐但現實的生活世界絕非虛擬世界可以兼併。課堂上師生的交流﹑圖書館的書香﹑操場上的邂逅﹑睡前的辯論﹑足球場上的對抗﹑食堂裡的飯菜﹑大自然的美好等﹐這樣的場景﹐不僅是對於“00後”﹐而且對於所有年代的大學生來說﹐才是大學真正的現實世界。

  《光明日報》( 2018年10月10日 10版)

[責任編輯:王麗媛]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