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國慶檔電影﹐爭議難掩成功之處

2018-10-10 04:02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文化評析】

  作者﹕徐兆壽(西北師範大學傳媒學院院長﹑甘肅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國慶檔的電影市場不夠熱鬧﹐卻不乏值得一看的影片。《影》與《無雙》雖然風格迥異﹐但各有各的來歷﹑性格﹑美學風格和成功之處﹐可堪圈點。

  《影》是張藝謀的一次回歸。從今天來看﹐張藝謀的《老井》《紅高粱》《大紅燈籠高高掛》《活著》等作品都顯示出其與先鋒派文學的高度聯盟﹐同樣在影視界也演繹了一種先鋒姿態與反叛情懷。這些電影具有美學色調的獨特性﹑鏡頭語言的個人化風格。除了美學意蘊外﹐人物形象的塑造﹑情感的豐沛運行以及敘事的張弛有度都是那個時代電影的典範。此後很多年﹐張藝謀轉戰市場﹐雖收穫頗豐﹐但同時也遭受各種來自藝術上的批評。平心而論﹐人們還是希望張藝謀回歸藝術﹐為這個時代塑造中國人乃至人類的心靈鏡像。

  《影》是張藝謀後期試圖回歸傳統與故鄉的藝術情懷之作。年輕時的叛逆退去﹐開始認領傳統﹐回歸精神的故鄉。《歸來》是其一次藝術與情感的回歸﹐感動了無數人﹔《影》是再次回歸﹐向中國傳統藝術美學的回歸。黑白色調﹑水墨畫風格﹑漢字書法﹑陰陽八卦等內容體現在許多電影場景中﹐這在百年來中國乃至世界電影中都是獨特的美學風格﹑中國風範。但是﹐因為對外在的風格追求稍有刻意﹐導致對人物塑造略顯符號化﹑情感不足﹐也導致這部電影的評論趨於兩極。

  相比而言﹐《無雙》在人物形象塑造﹑情感運行﹑敘事反轉以及基本價值的堅守與弘揚等方面更值得稱道。從電影風格來講﹐《無雙》是香港警匪片﹑偵探片﹑懸疑片﹑黑幫電影等類型電影的集合型作品。復仇﹑情義多是香港電影的主題﹐《無雙》同樣也繼承其精神﹐但更顯智慧﹐打鬥和血腥場面少了﹐表現人物性格與內心變化的筆墨多了。周潤髮所飾演的畫家﹐雖是一個製造假鈔的罪人﹐但有情有義﹑堅持行規﹐冒著風險為父報仇﹐倒像是一個英雄。尤其是周潤髮這個自帶英雄符號的演員來詮釋這個人物﹐使其更為立體化。不過﹐即使是這樣複雜的人性﹐香港電影在價值方面從不含糊﹐情義﹑正義高於一切﹐這是不變的價值觀。也正因為這一價值觀﹐所有人物才都擁有了行動的飽滿動力﹐複雜性被串到一起﹐人物也因此立了起來。不足之處仍然是太注重敘事反轉﹐過於技術性。簡單地說﹐這種傾向使其他人物的性格單一﹑內心活動概念化﹐造成敘事過於精緻而少了空白和閑筆﹐人物形象反而難以飽滿。

  回想今年其他幾部電影﹐如《我不是藥神》《邪不壓正》等﹐它們與《影》《無雙》有一些共同的特性值得討論。《我不是藥神》和《無雙》有相通之處﹐其民間性即是在民間小人物中樹立英雄﹐更容易取得觀眾共鳴。《影》與《邪不壓正》的共同處在於﹐一方面創作者仍懷有強烈的先鋒藝術精神﹐試圖在中國風格﹑中國故事與中國精神等方面有所突破﹐另一方面是宏大敘事所反映的主題與家國相關﹐是大人物如何處理個人與國家﹑個人利益與情義價值的關係。國慶檔這兩部電影的藝術追求都值得肯定﹐但在處理藝術與價值的問題上﹐似乎都有些“過猶不及”﹐故而引發諸多爭議。當然﹐藝術的魅力來自于爭議﹐應該理性看待觀點的交鋒。

  《光明日報》( 2018年10月10日 10版)

[責任編輯:王麗媛]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