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鋼筆都去了哪裡

2018-10-11 03:17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文化評析】

  作者﹕葉敬忠(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院長﹑教授)

  電影《美麗心靈》中有這樣一幕﹕學生為學問高深﹑貢獻巨大的教授獻上自己的一支鋼筆﹐以示敬意。筆者是“60後”﹐學生期間使用鋼筆的經歷還記憶猶新。在小學﹐在中學﹐一支鋼筆猶如現在的手機﹐在某種程度上更是個人的飾品﹐寫字﹑賞玩﹑饋贈﹑珍存……它陪伴我們許多年﹐其包含的意義遠遠超出書寫的範圍﹐代表太多的符號。

  在市場產品無奇不有的今天﹐忽然間發現選購中意的鋼筆變成了一件難事﹐取而代之的是五顏六色﹑林林總總的一次性筆﹐各個品種﹑各種花樣﹐應有盡有。這些現代的筆的確更加簡單方便﹐價格也很便宜﹐也可隨手棄之﹐同時還能帶來“物品極大豐富”的滿足感。假如嘗試更換筆芯﹐你會發現其塑料外殼的壽命和一支筆芯的壽命也差不了幾天。如此﹐想使用鋼筆的願望忽然變得很強烈。然而市場實踐發現﹐現在的鋼筆也如月餅一般﹐通過精美的外包裝﹐搖身變成高檔奢侈品﹐普通鋼筆已難覓蹤影了﹔即便費盡千般力氣淘得鋼筆﹐墨水似乎也不那麼方便購得。

  有種說法值得玩味﹕鋼筆到“一次性筆”的轉換﹐其實與我們真實需求並無太多關聯﹐更多是生產公司和廠家的策略﹐也是支撐一切高度商品化的現代社會的計謀。據估算﹐在我們所購消費品中﹐能伴隨自己6個月以上的祗有1%﹐也就是說大多數商品在6個月之內即被廢棄。在現代社會﹐我們不知不覺地被誘入了製造─消費─廢棄─再製造─再消費─再廢棄的加速循環之中﹐被無處不在的商品所包圍和奴役。在我們的印象中那些順理成章的過程﹐包括嬰兒誕生﹑老者逝去﹐甚至是天災人禍﹑生活方式﹑戀愛婚姻等都充滿了商業化氣息﹐失去了原有的品味。

  我們是否徹底變成了商品的奴隸﹖考慮到這一邏輯﹐人類社會在經歷一些大災大難之後﹐受災人口面對的大多不是如何寄託對逝者哀思的話語環境﹔相反﹐人們被告知的是﹕要使店面盡早開始營業﹐要使人們盡快出去購物……打著恢復受災民眾正常生活秩序的旗號﹐其實在相當程度上還是為了繼續保持這個社會的商業運轉。

  “需求決定供給”的理論也許應該被“供給製造需求”取代。經濟學家熊彼特曾經說過﹐光是製造出令人滿意的肥皂還不夠﹐還必須誘導大家洗澡。於是﹐商家發明並傳播了體味和口臭的概念。這些正是隱藏在光鮮商品背後的經濟學密碼。其實﹐不祗是商品需求﹐我們很多其他需求都是被創造出來的。現代社會的發展結果之一﹐便是我們越來越被投置於各種看得見和看不見的需求掌控之下。在這樣的時代﹐筆者越發懷念鋼筆。

  《光明日報》( 2018年10月11日 11版)

[責任編輯:孫滿桃]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