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粉絲集資追星﹐莫讓“眾籌”變“眾愁”

2018-10-11 03:47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作者﹕孫佳山(中國藝術研究院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研究所當代文藝批評中心主任)﹔高寒凝(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博士後)

  近期﹐隨著一批粉絲偶像類網絡選秀節目的熱播﹐粉絲集資為偶像投票應援的現象再次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這些集資行為﹐因所涉金額巨大且時有詐騙案件伴生﹐一時間出現了種種亂象﹐並呈現出屢禁不絕的態勢﹐亟待規範整治。

  粉絲集資應援隨著“粉絲經濟”的產生而產生﹐是現代偶像文娛工業的產物。在我國﹐粉絲集資應援現象的大規模出現﹐大致始于2005年由《超級女聲》等電視選秀節目所引發的追星熱潮。當時﹐為了支持自己喜愛的選手﹐“超女”的粉絲們曾多次以集資方式籌得巨款﹐大量購入短信投票名額﹐幫助偶像不斷晉級。同樣是在2005年前後﹐韓國的一些娛樂公司開始進入中國市場。藉助互聯網﹐韓國娛樂行業將其成熟的粉絲管理經驗引入我國﹐粉絲集資購買偶像專輯﹑電影票﹑向偶像贈送禮物等流行于韓國﹑日本的應援式追星方式﹐也由此在我國逐漸普及開來。通過百度貼吧﹑微博﹑微信群﹑Owhat等互聯網平臺發起的集資應援行為﹐其影響力﹑輻射範圍和監管難度﹐非線下應援活動可比。

  經過十餘年的發展﹐我國本土的“粉絲經濟”﹐在不知不覺中崛起﹐形形色色的粉絲集資應援行為﹐早已遍佈各種粉絲群體的應援活動中。粉絲應援的本質是粉絲以眾籌財物的方式﹐主動參與到偶像的運營活動中。這些應援集資行為通常可分為幾類﹕第一類是包含實物回報的﹐例如出售專輯﹑電影票或製作販賣手機殼﹑照片等周邊商品﹐將所得利潤用於支持偶像的相關活動﹔第二類並不提供實物回報﹐但承諾將募得的資金用於支持偶像的相關活動﹐例如選秀投票﹑向偶像贈送禮物等﹔第三類便是以支持偶像為名義籌集資金﹐承諾提供若干實物或非實物回報﹐然而卻並不兌現的詐騙行為。

  在實際操作中﹐因集資平臺的內部管理與資金規模並不相匹配﹐不少粉絲的集資屢被犯罪分子利用﹐成為一些人斂財牟利的幌子﹐像上述第三類表面打著應援集資的旗號﹐實則干著詐騙違法勾當的行為越來越多。例如﹐2016年﹐為了給日本某偶像團體成員投票﹐就有粉絲在百度貼吧等網絡社區籌集數百萬元人民幣﹐然而最終投票結果卻與所籌款項存在較大出入﹐組織者被懷疑侵吞票款﹐影響極其惡劣。而在近期結束的某粉絲偶像類網絡選秀綜藝節目中﹐某選手的粉絲為了購買視頻網站的會員給偶像投票﹐通過第三方眾籌集資網站﹐共籌得總額超過1000萬元的資金﹐可投票後卻僅能提供十餘萬元購買視頻網站會員的票據。類似的案例近年來數不勝數﹐涉及金額或大或小﹐一些案例雖引發一定的關注﹐但多半不了了之﹐受害者的經濟損失也很難追回。

  粉絲集資參與應援活動﹐之所以會陷入監管和維權的雙重困境﹐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這類粉絲應援大多依托互聯網平臺﹐如百度貼吧﹑微博社區﹑微信群﹑Owhat等第三方眾籌集資平臺﹐組織者具有一定的匿名性﹐追查其真實身份需要藉助公安機關﹐維權成本較高﹔另一方面﹐此類詐騙的受害者中﹐通常存在著相當比例的未成年人﹐他們在受騙之後一般不願聲張﹐即使試圖報警﹐通常也不瞭解正確的維權渠道。

  針對當前這種扭結的現狀﹐應盡快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對粉絲應援中可能存在的詐騙行為﹐給出具體的懲治依據﹐並向受害粉絲尤其是未成年粉絲﹐提供清晰明確的舉報渠道和必要的法律援助。與此同時﹐應規範粉絲參與的偶像形象運營活動﹐對於能夠主動公開應援賬目﹑明確資金流向和具體使用情況的粉絲團體和藝人﹐可通過頒發行業性的榮譽獎勵予以充分肯定﹐從而形成良好的行業生態。

  需要指出的是﹐專門為粉絲應援活動提供中介服務的第三方眾籌集資平臺﹐對相關詐騙行為的發生負有重要責任。近期發生的幾個案例顯示﹐第三方眾籌集資平臺﹐非但未有效遏制相關詐騙行為﹐反而為其大開方便之門。第三方眾籌集資平臺屢屢援引“避風港”原則﹐聲稱自己祗是提供了網絡服務﹐不應承擔相應的監管責任。這種將風險完全推給參與應援粉絲的說辭很難站得住腳﹐因為這些平臺從粉絲的應援集資中獲利巨大﹐所以不能只獲取利益而不承擔責任。電商平臺對假貨負有甄別責任﹐網絡出行平臺對網約車司機負有管理責任﹐第三方集資平臺同樣也對粉絲應援活動中的資金流向負有監管責任。

  相關的第三方眾籌集資平臺﹐應履行好資金監管的主體責任﹐讓應援活動資金流向更加透明﹐讓資金的使用更加正規化。具體而言﹐應完善審核機制﹐對應援活動發起方的真實身份﹑資質﹑徵信記錄﹑活動本身的可行性等予以全面評估﹐進一步提高准入門檻﹔針對未成年粉絲﹐應設置更多付費驗證步驟和監護人知情渠道﹔而對於已籌款結束的應援活動﹐要仔細核查資金流向和相關票據等情況﹐對於存在異常的應援項目﹐可延長支付周期或及時凍結資金並應盡快報案﹐盡可能挽回粉絲的經濟損失。

  移動互聯網的蓬勃發展﹐為粉絲與偶像間的高頻互動提供了便利﹐也令雙方關係中的“伴生”屬性加強﹐如今一些粉絲不祗是崇拜偶像﹐也更期待與其“共同成長”﹐期望通過自身貢獻在粉絲群體中獲得認可﹐這是粉絲文化﹑追星文化在網絡時代的新表現。正是這種文化為粉絲應援活動中的詐騙活動提供了生存的土壤。因此﹐我們也呼籲追星路上的粉絲﹐應該少些瘋狂﹐多些理性﹐莫讓集資追星路上的“眾籌”變“眾愁”。

  《光明日報》( 2018年10月11日 16版)

[責任編輯:孫滿桃]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