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家國情懷“寧波幫”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8-11-14 04:19

  光明日報記者 曾毅

  以全國1‰的土地面積﹑1/200的人口﹐貢獻著全國約1/60的GDP﹑1/20的進出口總額……這裡﹐是寧波。

  “把全世界的‘寧波幫’都動員起來建設寧波。”鄧小平在1984年作出的指示﹐讓寧波改革開放40年的歷程中滿是寧波幫的濃墨重彩。

  一個以家國情懷為己任的群體﹐再次以山的形象出現﹐奉獻出海的力量。

  一個商幫與中國近代史

  如果大海有記憶﹐它會記得從唐宋浩浩蕩蕩走過來的那個古東南沿海的繁華港口﹐以良好的地理條件﹑濃郁的商業氛圍孕育了一代代長袖善舞的寧波商人。它同樣會記得從明清輾輾轉轉走出去的那些遍佈半個中國的商貿足跡﹐帶著海天一色的豪氣﹐拋卻了走西口的哀怨與闖關東的悲壯﹐走出“無寧不成市”的寧波幫群像﹐並撼動了中國近代工商史。

  “傳統意義上的寧波幫是指明清以來寧波府在各地活動的工商業者﹐以血緣﹑地緣關係為基礎而結成的地域性商人群體。明萬曆到天啟年間﹐寧波商人在北京創立了鄞縣會館﹔清朝初年﹐又創立了浙慈會館。這兩個會館的建立標誌著寧波幫的形成。”寧波幫博物館館長王輝介紹﹐康熙年間﹐鎮海十七房鄭家在北京開設了“四恆號”錢莊﹐慈城人樂尊育在北京創辦了同仁堂﹐這些嘗試都為日後寧波幫的異地經營提供了方向。

  “小白菜﹐嫩艾艾﹐丈夫出門到上海﹔十元十元帶進來﹐上海末事加小菜﹔鄰舍隔壁分點開﹐介好老公阿里來。”這首始于清朝末年的寧波民謠﹐記錄了寧波幫通過上海闖進近代經濟的起點。

  寧波﹑上海一葦可航。1843年上海開埠﹐中外貿易的中心逐漸從廣州轉移到上海﹐讓早期的寧波幫商人看到了新的商務契機。迅速的介入讓他們在金融﹑貿易﹑航運﹑製造等行業嶄露頭角﹐寧波幫由此創造了百餘個中國第一──第一艘商業輪船﹑第一家機器軋花廠﹑第一家商業銀行﹑第一家日用化工廠﹑第一批保險公司﹑第一家由華人開設的證交所﹑第一家信託公司﹑第一家味精廠﹑第一家燈泡廠……寧波幫新式商人群體﹐確立了在近代中國的產業主導地位。

  從寧波到上海﹑到香港﹑再到海外﹐大時代裡﹐寧波幫經歷著不衰的輝煌。王寬誠﹑嚴信厚﹑邵逸夫﹑包玉剛﹑董浩雲﹑曹光彪……一個個寧波人的名字在世界縱橫馳騁。宇宙中就有4顆以寧波工商界人士﹑兩顆以寧波籍著名科學家名字命名的小行星。

  “千朵桃花一樹生﹐是寧波幫最樸素的民族觀。每一代寧波幫人士﹐總會把自己的前途和祖國的命運緊密聯繫在一起﹐竭盡奉獻襄助之能力。”王輝說﹐寧波幫之所以綿延200年至今依舊旺盛﹐就在於他們的家國情懷濃郁﹐赤子丹心有史可鑒。他們在堅守民族大義﹑投身民主革命﹑振興教育實業﹑致力國家建設﹑促進香港回歸上都作出了巨大貢獻。

  於是﹐我們聽到了一個個家國故事。

  吳錦堂﹐出資幫助孫中山開展革命活動﹑秘密協助運送軍火。孫中山曾親筆題贈“熱心公益”匾額。

  陳順通﹐在上海開辦中威輪船公司。抗日戰爭時期﹐為建立海上防禦工事自沉全部船舶﹐破產而赴國難。

  嚴修﹐先後創辦了南開大學﹑南開女中﹑南開小學﹐培養了以周恩來﹑陳省身﹑吳大猷﹑曹禺等為代表的一大批傑出人才。

  王寬誠﹐抗美援朝時期賣掉了自己的一塊地皮﹐向國家捐獻一架飛機。同時他率先兩次認購人民勝利折實公債三萬六千份﹐成為“海外購債冠軍”。

  心中永遠有一個地方屬於你

  “據統計﹐寧波現在有42.7萬海外僑胞和港澳同胞旅居在世界103個國家和地區。”寧波市僑辦副主任趙駿介紹說﹐一代代寧波幫人士有著家國至上﹑敢為人先﹑誠信務實﹑海納百川的精神情懷﹐受到了孫中山﹑毛澤東﹑鄧小平等幾代偉人的高度肯定。鄧小平“把全世界的寧波幫都動員起來建設寧波”的號召更是掀起了寧波幫幫寧波的熱浪﹐成為全世界華人支持祖國建設的典範。

  包玉剛﹐世界船王。當1984年10月在離別家鄉30載回到祖屋後﹐他第一眼看到的是家鄉人為他辛苦找尋回來的當年的婚床。第三天﹐他就做出了捐資建設寧波大學的舉動。

  作為綜合性地方大學的寧波大學﹐由包玉剛捐資創立﹐鄧小平題寫校名﹐是改革開放後第一所港資興建的大學。學校于1985年10月奠基﹐1986年就迎來了第一批學生。如此高的效率是因為得到了包玉剛﹑邵逸夫﹑包玉書﹑曹光彪﹑李達三﹑趙安中﹑湯于翰﹑顧國華﹑包陪慶﹑朱英龍等寧波幫人士和王寬誠教育基金會的大量捐助。如今的寧波大學﹐每一幢建築都以寧波幫人士的名字命名。數據顯示﹐學校成立30多年來﹐有60多位寧波幫人士共捐資7億元人民幣﹐建造了50多幢大樓﹐並設立了20多項獎學金。

  走進寧波永新光學股份有限公司展示館﹐最引人注目的是公司為“嫦娥二號”和“嫦娥三號”製造的多款光學鏡頭。這家祗有21歲的企業﹐卻已經於今年9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的創始人是時年78歲的世界毛紡大王曹光彪。“21年來我們一直專注于精密光學制造領域﹐從傳統光學到智能視覺與生命科學﹐已經成為中國光學細分行業的領軍企業。”總經理毛磊說﹐公司創造了由中國人主導“顯微鏡與內窺鏡”領域的國際標準﹐贏得了全球話語權。

  如今﹐寧波永新光學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已經從曹光彪傳到了他的兒子曹其東。曹其東說﹕“不忘實業報國初心﹐我將致力於帶領我的團隊﹐把永新光學發展成為全球領先的光學企業。”

  來自寧波市僑辦的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年底﹐在寧波投資的僑資企業已達8000余家﹐總投資額490多億美元。1984年至今﹐500多位海外僑胞和港澳同胞在寧波捐贈慈善公益項目2200多個﹐涵蓋文化﹑教育﹑衛生﹑扶貧等領域﹐金額超過19億元人民幣。寧波市港澳臺海外寧波幫人士中﹐有省級政協委員19人﹐市政協委員24人﹔有52位被授予“浙江省”愛鄉楷模稱號﹐佔全省愛鄉楷模的58.4%﹔有171位被授予“寧波市榮譽市民”稱號。

  山在那裡不過來﹐我走過去

  寧波市區西南﹐有一座三生健康產業園。白手起家的三生(中國)健康產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黃金寶是土生土長的寧波人。“我們要做樹一樣的企業﹐永續﹑穩健﹑規范。”黃金寶說﹐三生永遠是一家以夢想﹑使命﹑價值觀驅動的公司。在致力於開發人類健康產品﹑構建全球化健康生活產業集群的同時﹐公司通過三生愛心基金和慈善組織﹐累計捐資10億元開展公益事業。

  “隨著我國改革開放以及香港﹑澳門回歸﹐寧波幫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時期﹐海外寧波幫與新興的內地寧波籍人士融合為新型的現當代寧波幫。”王輝說﹐如今的寧波幫已經成為一個集體代名詞。

  雅戈爾﹑杉杉﹑奧克斯﹑方太﹑海倫鋼琴﹐一個個品牌在改革開放40年的洪流中代表著新時期寧波幫的高點。

  雙鹿電池是家喻戶曉的產品。它的製造者是中銀(寧波)電池有限公司。在雙鹿的企業文化理念中﹐員工永遠是第一位的。總經理王劍浩介紹﹐2000多名員工60%是浙江省外的外來務工人員﹐關愛員工是企業的社會責任。在這裡﹐所有人的感受都是一樣的﹐合同一樣簽﹑工資一樣定﹑先進一樣評﹑享受一樣分﹑政治地位一樣平等。“快樂工作﹑快樂生活。”王劍浩說﹐雙鹿是美麗快樂的。

  2017年9月4日﹐英國百年名校諾丁漢大學將一幢綜合樓命名為“徐亞芬樓”﹐這是諾丁漢大學建校130餘年來首棟以華人女性名字命名的建築。徐亞芬﹐浙江萬里學院董事長﹐寧波諾丁漢大學理事長﹑研究員﹐英國諾丁漢大學榮譽法學博士。25年的興教辦學路上﹐徐亞芬和她的團隊一起創下諸多第一﹕白手起家創辦從幼兒園﹑小學﹑中學到大學的完整教育集團﹐承擔全國首家普通高校改制重任﹐創辦國內首家獨立的中外合作高校寧波諾丁漢大學。

  “寧波還有一張閃亮的名片就是院士之鄉。”寧波市人才辦副主任黃榮程說﹐如今寧波籍的院士有116人。2007年以來﹐寧波圍繞產業發展轉型昇級﹑優化結構的需求﹐積極探索院士高端智力柔性引進工作的有效方法與途徑。截至目前﹐建成市級院士工作站134家﹐其中列入省級院士專家工作站30家﹐國家級示範院士專家工作站6家﹐共柔性引進院士團隊162個﹐幫助建站單位建立省級研發平臺55個﹑市級以上重點學科15個﹑市級以上重點實驗室10個﹑申請市級以上科技項目850余項﹐獲得國家發明專利授權900余項﹐參與制定國際和國家標準100余項﹐獲得市級以上科技獎勵300余項﹐直接為建站單位創造50多億元經濟效益﹐為寧波提供了強有力的人才保障和智力支撐。

  祗要幫寧波的﹐就是寧波幫。

  姚力軍﹐寧波江豐電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第一次踏上這座港口城市﹐就感受到空氣裡創新創業的氛圍。作為掌握“超大規模集成電路製造用濺射靶材技術”的極少數華人專家之一﹐他在余姚成立江豐電子﹐開始了創業征程。創業者的堅守﹐地方政府的支持﹐江豐電子在12年後成功登陸深交所創業板﹐並在今年獲得浙江省科學技術重大貢獻獎。“來寧波創業﹐你們不會後悔。”作為一名新甬商﹐姚力軍接過寧波幫的接力棒﹐成了寧波的“引才大使”。

  “山在那裡不過來﹐我走過去。”徐亞芬道出的﹐是寧波幫的風骨。

相關新聞﹕百年輝煌﹐“寧波幫”何以歷久不衰

回鄉歷程正是改革開放的縮影

  《光明日報》( 2018年11月14日 01版)

[ 責編﹕張悅鑫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