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南泥灣﹕老镢頭刨出個“好江南”

2018-12-03 06:34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弘揚偉大民族精神 奮鬥創造美好生活】  

  光明日報記者 張哲浩 馬榮瑞

  在南泥灣大生產運動臨時展覽館門口﹐矗立著一尊銅色三人群塑﹕兩位身著軍裝的八路軍戰士與頭頂白羊肚手巾的陝北老鄉正揮舞著镢頭奮勇向前﹐破地開荒。

  “一把鋤頭一支槍﹐生產自給保衛黨中央﹗”抗日戰爭進入相持階段後﹐為執行中央在邊區興起大生產運動的決定﹐1941年春﹐王震率領八路軍第359旅﹐肩挎鋼槍﹐手握镢頭來到南泥灣──這個位於延安東南45公里的北方小鎮﹐譜寫出“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壯美史詩。

  從“荒山臭水黑泥潭”的“爛泥灣”到家喻戶曉的“好江南”﹐南泥灣的命運從此與镢頭──這件極其尋常的農具緊緊聯繫在了一起。

  一把镢頭8寸長﹐在南泥灣鎮南泥灣村﹐74歲的侯秀珍老人家裡保存的一把老镢頭卻磨損得只余4寸。那是侯秀珍的公公﹑時任359旅719團9連連長劉寶宰開荒時用過的。

  鏽跡斑斑的老镢頭是時代的軍功章。年逾古稀的侯秀珍依然清晰記得劉寶宰講述過的那些南泥灣開荒往事──

  359旅剛到南泥灣的時候﹐遍地全是沙柳灘。戰士們就砍梢林開荒──開墾山地種黃豆﹐開墾旱地種玉米﹐開墾水田種水稻﹐一把镢頭白天開荒地﹐晚上掏窯洞﹐困了累了﹐就在梢林裡搭個草棚安家﹔渴了餓了﹐就摘野果代糧充飢……镢頭磨短了﹐南泥灣變樣了﹗經過一年多的艱苦奮鬥﹐昔日荒草叢生﹑沼澤遍地的爛泥灣已然到處是莊稼﹑遍地是牛羊。糧食大豐收﹐瓜菜堆如山﹐一排排整齊的窯洞佈滿山﹐南泥灣呈現出一派繁榮景象﹗

  在南泥灣大生產運動臨時展覽館﹐記者見到了大生產運動時期359旅生產生活使用過的各類歷史實物﹕樺樹皮做的筆記本﹑子彈殼做的蘸水筆﹑359旅戰士自產的軍服﹐當然﹐也少不了部隊官兵使用過的各式镢頭。

  718團的模範班長李位在全團組織的175名突擊手開荒競賽中﹐揮舞著一把4斤半重的大板镢﹐每分鐘落地48次﹐創造了日開荒三畝六分七的最高紀錄﹔359旅的排長郝樹才揮舞寬1尺﹑重9斤的特製老镢頭﹐以一天開荒四畝二分三的成績被毛澤東親切地稱為“氣死牛”的勞動英雄。

  一件件飽經滄桑的歷史實物﹑一張張熱火朝天的開荒圖片﹐換來一串串令後人難以想象的數字﹕

  1941年﹐南泥灣開荒1.12萬畝﹐產糧1200石。1942年﹐開荒2.68萬畝﹐產糧3050石。1943年﹐開荒10萬多畝﹐產糧12000石。1944年底﹐南泥灣種植面積已達26萬多畝﹐並於當年向陝甘寧邊區政府繳納公糧10000石﹐開創了中國歷史上首次軍隊向政府繳納公糧的先例。

  “面對困境﹐359旅的戰士們不等不靠﹐自力更生﹐用嘹亮的歌聲喚醒沉睡百年的土地﹐用辛勤的汗水澆灌出萬畝良田。”延安市南泥灣開發區管委會發展規劃部部長牛建華說。

  曾經的南泥灣以開荒論成敗﹐用一把镢頭刨出個“陝北好江南”﹐把廣袤的沼澤地改造成種植面積一度達7000多畝的水稻田。然而此後70餘年間﹐由於水源﹑生態等原因種植面積逐年減少﹐其中成千畝水田改為旱田﹐甚至淪為荒地。

  “山上開荒砍光了樹﹐一下雨﹐山下的稻田就成了黃泥灘。”侯秀珍這樣形容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南泥灣水土流失的嚴峻情勢。

  1999年﹐延安地區開始大規模實施退耕還林﹐侯秀珍二話不說﹐就扛著公公劉寶宰開荒時的老镢頭上了山﹐在當地三臺莊栽了3年樹。

  1999年﹐南泥灣完成退耕還林8421畝﹐2000年4627畝﹐2003年24000畝……至今﹐南泥灣鎮累計完成退耕還林面積44833畝。

  從父輩開荒到兒媳種樹﹐同一把镢頭下﹐南泥灣變綠了﹐水土流失不見了﹐稻田保住了﹗

  2013年起﹐延安市治溝造地辦通過水源治理﹑生態修復等綜合手段﹐將南泥灣僅存的300多畝水稻恢復到2000多畝﹐“陝北好江南”重現稻田蛙聲。

  今年5月﹐青島袁米集團運用獨創的“四維改良法”依托大數據﹑雲計算等尖端技術對南泥灣桃寶峪﹑南陽府等行政村共計500畝次生鹽鹼地進行農田現代化改造試點﹐試種的海水稻當年平均畝產就超過500公斤。

  “此次試種的海水稻不僅口感好營養價值高﹐成熟時稻株通體金黃極具觀賞價值。來年﹐我們準備將實驗田擴大到1000畝﹐搞‘水稻作畫’帶動當地旅遊發展。”青島袁米集團植保主管劉兆良說。

  如今的南泥灣﹐正在文化旅遊﹑紅色教育﹑森林康養﹑特色農產品產業化道路上累積動能﹐蓄勢待發。

  《光明日報》( 2018年12月03日 03版)

[責任編輯:孫宗鶴]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