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孩子們離不開我﹐我也離不開他們”

2018-12-07 02:34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退役軍人風采錄】

“孩子們離不開我﹐我也離不開他們”

──記“最美退役軍人”﹑重慶市自主擇業軍轉幹部謝彬蓉

光明日報記者 章文

  她在內蒙古額濟納旗艱苦邊遠地區服役20年﹐2013年自主擇業回到重慶。轉業不久的她前往四川省涼山州的教學點﹐成為一名支教志願者。4年多時間裡﹐她在條件極其艱苦的教學點支教﹐帶過240多名學生﹐受到學生和當地群眾的一致好評。

  她就是2018年“最美退役軍人”謝彬蓉。

  2014年年初﹐謝彬蓉從網上看到四川涼山需要社會公益人士接力支教行動的消息﹐這喚醒了她從事教育工作的夢想。在得到丈夫和女兒的支持後﹐2014年春節一過﹐謝彬蓉就剪去長髮﹐背起行囊﹐踏上支教之路。自此﹐謝彬蓉就像一隻候鳥﹐每逢學校開學﹐她就“飛”到山裡與孩子們在一起﹐一待就是幾個月。

  起初﹐謝彬蓉還沒想過要在支教的道路上“長跑”。一次監考﹐打消了她的去意。那是謝彬蓉支教的首個學期期末﹐她被交換到鄉里的中心小學監考﹐本以為那裡的條件會好很多﹐但當看到學生試卷上大片的空白﹐有的甚至連自己的名字也寫不出來時﹐謝彬蓉心裡很難受。那一刻﹐她就在心裡暗暗對自己說﹕留下來﹗留下來﹗

  從西昌太和鎮故哲村小學到美姑縣爾其鄉依惹村小學﹐再到現在支教的海拔近3000米的美姑縣瓦古鄉紮甘洛村﹐謝彬蓉開玩笑說自己是典型的“人往高處走”。紮甘洛村是個祗有十幾戶的原生態小山村﹐總人口不到180人。村裡祗有一個教學點﹐10個學生﹐謝彬蓉一個人負責學校的所有工作和課程。

  學校的教學條件很差﹐一間土坯房就是教室﹐沒有校門﹐謝彬蓉用粉筆在教室外的土牆上寫上“紮甘洛村小學”﹐她住的那間土坯房﹐既是宿舍和廚房又是辦公室。跟在重慶城裡舒適的生活相比﹐這裡的一切都變得很艱難﹐吃夾生飯和發芽土豆是常事。在山裡支教這些年﹐因為嚴重缺水﹐她從來沒有真正洗過一次澡。山裡的冬天特別冷﹐她的手被凍得握不住粉筆。但謝彬蓉並不覺得苦。“在部隊摸爬滾打了20年﹐吃苦已成習慣。”她說﹐正是有了部隊的經歷﹐才使她擁有了面對困難時的那份淡定。

  每次﹐看到孩子們的一點點變化﹐謝彬蓉的堅持便有了無窮的動力。支教期間﹐謝彬蓉發現﹐經濟上的扶貧固然很重要﹐但智力扶貧更重要﹐她希望孩子們能夠用知識改變命運﹐用知識反哺家鄉建設。這樣的想法﹐激勵著她用愛心去培育﹑陪伴那些孩子。

  班裡最聰明又最調皮的女孩經常逃學去放羊。有一天﹐謝彬蓉冒著大雨去山上找她﹐摔得滿身污泥也沒找到。當天晚上﹐她帶著一個“翻譯”去女孩家裡做思想工作﹐她苦口婆心的勸說終於打動了家長。現在﹐這個女孩已經讀初三了。

  “有人問我﹐在山大溝深的大涼山害怕嗎﹖我心裡真的害怕﹐但令我欣慰的是每次放假時﹐孩子們那依依不捨的目光﹐家長們十里相送的場景……”謝彬蓉記得﹐一次她讓孩子們寫下自己的新年願望﹐一個孩子寫道﹕“希望謝老師能永遠陪著我上學。”家長們雖然不善言辭﹐卻用一件手工縫製的“格魯衣別”送給謝彬蓉﹐那是彝族同胞最真誠的待客之禮。鄉親們已經把謝彬蓉當成高山彝村的女兒了。

  “大涼山的冬天雖然很冷﹐但來自方方面面的支持和關心讓我感受到無限溫暖﹐我要當好播火者﹐把這份愛和溫暖傳遞到彝族同胞心裡。”謝彬蓉與孩子們約定﹐下個學期﹐他們還會相見。“我不會走﹐孩子們離不開我﹐我也離不開他們。”謝彬蓉說。

  《光明日報》( 2018年12月07日 03版)

[責任編輯:王麗媛]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