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從這裡觀察“中國奇跡”

2018-12-11 03:19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特刊‧改革地標】

  編者按﹕深圳蛇口﹑小崗村﹑博鰲﹑上海錢橋……40年前﹐它們是落後村鎮﹔40年間﹐它們扛起改革開放的大旗。它們不單單是一座城一個村﹐更是一個個“改革地標”﹐成為世界觀察“中國奇跡”的最好窗口。本版通過對比一張張照片﹐講述一個個故事﹐記錄“改革地標”的今昔變化﹐展示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國家取得的偉大成就。

  微波山上“時間的風景”

  微波山﹐本是深圳蛇口半島的一座無名小山丘。因1979年我國第一個商用對外通信微波發射塔建立於此而得名。同年7月﹐中國改革開放第一炮在此炸響。作為半島最佳的觀景臺﹐微波山上看到的風景最能訴說蛇口這個改革地標40年來的巨變﹐詮釋什麼叫滄海變桑田。

從這裡觀察“中國奇跡”

  上世紀70年代﹐從微波山往東俯瞰﹐蛇口半島的六灣一帶人煙稀少﹐宛如天地初開。到80年代中期﹐明華輪已坐灘六灣﹐首個商品房小區剛剛落成﹐城市開始生長。90年代末﹐一座座高樓大廈拔地而起﹐一個個城市地標浮出地面。進入新時代﹐再從微波山上看六灣﹐俯瞰變成了仰望﹐蛇口長大了。

  微波山頂看到的風景日新月異﹐微波山腳下的一句標語卻影響中國40年──“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伴隨著改革開放的一聲春雷而誕生的這一觀念﹐是深圳精神的邏輯起點﹐也是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破殼的標誌。

  如今的蛇口﹐已從一個偏僻荒蕪的小漁村﹐發展成人均GDP超過6萬美元的現代化﹑國際化的濱海新城。這裡既有展現深圳形象的城市地標──海上世界﹐更有深圳走向世界的“海上門戶”──蛇口郵輪母港。這個由招商蛇口傾力打造的4.0版本的“全能型”港口﹐是集郵輪﹑旅遊﹑金融﹑商貿﹑物流為一體的創新型郵輪母港。開業近兩年來﹐已累計接待出入境郵輪遊客52.23萬人次﹐共計迎來九大郵輪品牌﹐13艘不同類型郵輪靠泊﹐開港首年即實現雙船同泊。

  (光明日報記者 嚴聖禾 光明日報通訊員 方立)

  博鰲﹕田園風與國際范完美交融

  冬日的海南博鰲﹐溫暖如初夏。旅遊大巴一輛接一輛地駛入東嶼島﹐臨近博鰲亞洲論壇會議中心時﹐車上的遊客被眼前美景所吸引﹐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機﹐隔著車窗就開始一陣狂拍。

從這裡觀察“中國奇跡”

  看著眼前的情景﹐博鰲鎮東嶼村黨支部書記莫澤英不由感慨﹕“17年前﹐做夢也想不到我們東嶼島會有這樣一天﹗”之前的東嶼島是個魚米之鄉﹐農民靠養魚養蝦種田豐衣足食﹐但是交通不便﹐出島都靠船舶﹐有水災的時候還要靠部隊的救援。

  2001年2月27日﹐博鰲亞洲論壇成立。從2002年開始﹐論壇每年定期在博鰲召開年會﹐論壇永久會址設于博鰲東嶼島﹐這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如今﹐博鰲已從名不見經傳的漁業小鎮成為舉世矚目的外交小鎮﹐田園風與國際范完美交融。2017年﹐博鰲鎮全年接待遊客580萬人次。

  今年﹐習近平總書記在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上發出堅定改革開放的有力聲音﹕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

  4月14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指導意見》正式發佈﹐以海南為新標杆﹐中國向世界展現了新起點上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新藍圖。

  “現在海南正在建設自貿區﹑自貿港﹐我們又迎來了新一輪大發展﹐日子越過越有奔頭了。”莫澤英滿懷信心。

  (光明日報記者 王曉櫻 光明日報通訊員 王秋玉)

  小崗村﹕從“紅手印”到“分紅利”

  1978年12月的一個冬夜﹐安徽省鳳陽縣小崗村的18個農民按下紅手印﹐以“託孤”的形式簽訂“大包干”契約﹐將土地承包到戶﹐由此拉開了中國農村改革的大幕。

  2018年2月9日﹐小崗村進行了首次集體資產股份合作社分紅﹐實現了從村民“戶戶包田有地”到“人人持股分紅”的轉變。從“大包干”的“紅手印”到確權頒證的“紅本本”﹐再到集體股份合作﹑“三變”(資源變資產﹑農民變股東﹑資金變股金)改革的“分紅利”。

從這裡觀察“中國奇跡”

  小崗村40年的風雲﹐在當年大包干“生死狀”執筆人嚴宏昌的腦海裡一幀幀閃現﹕1981年﹐大豐收﹐賣了餘糧後﹐嚴宏昌花2000多元買了拖拉機﹐成為全公社第一個私人擁有農機的人。從那開始﹐多數小崗人在幾年間完成了住房的昇級換代。

  “一夜邁過溫飽線﹐二十年沒進富裕門。”小崗人心有不甘﹐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大包干帶頭人走進南京﹐幫小崗村村民賣鴨子﹐遠赴深圳尋找市場。1989年﹐小崗村與香港一家企業成立合資公司﹐嚴宏昌成為小崗村歷史上第一位董事長。

  2004年﹐“包二代”﹑嚴宏昌的大兒子嚴余山﹐毅然離開土地﹐帶領村裡青年在上海打工創業﹐闖蕩北京創辦公司。2014年﹐他返鄉創業﹐興辦了小崗村第一家“電商店”﹐並擔任村黨委委員。

  2018年8月1日﹐“包三代”﹑嚴宏昌的孫女嚴海月考入安徽財經大學﹐成為小崗村00後第一位女大學生。

  嚴宏昌知道﹐他的後代和小崗村一樣﹐還將在路上﹐因為﹐中國的改革開放﹐也永遠在路上。

  目前﹐小崗村流轉土地面積已佔可耕地面積的60%以上﹐以集約型現代農業的形式經營﹐實現了土地經營效益的最大化。昔日泥濘的土路已經修成寬敞的水泥路﹐破草房已經被大包干紀念館﹑鱗次櫛比的農家小樓﹑各式商店和農家樂所取代﹐那些曾經在破草房前玩耍﹑衣衫襤褸的孩子﹐已經衣著光鮮地成為小崗發展的頂樑柱。

  (光明日報記者 常河)

  錢橋走出“星期日工程師”

  1982年12月23日﹐《光明日報》在頭版頭條位置﹐發表了題為《助理工程師韓琨工餘受聘貢獻技術幫助攻關──救活工廠有功接受報酬無罪》的報道。由此﹐“韓琨事件”轟動全國﹐“星期日工程師”也從此成為兼職科技人員的“別稱”。

從這裡觀察“中國奇跡”

  “韓琨事件”當年發生在上海奉賢錢橋公社(現已併入奉賢區青村鎮)。當年的公社黨委書記劉正賢回憶說﹐那是1979年﹐錢橋橡膠廠連年虧損﹐打算開發新產品。上海橡膠製品研究所助理工程師韓琨受聘擔任了技術顧問﹐經過近一年的努力使得該廠絕處逢生。不料﹐因為3400元勞動報酬﹐他以受賄罪被檢察院起訴。最終﹐經由《光明日報》的報道和歷時數月的討論﹐韓琨的行為被中央政法委認定為不構成犯罪。

  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真真切切在錢橋得到驗證。從1980年投產算起﹐新產品密封圈讓多年虧損的錢橋橡塑廠3年創下72萬元產值。而今﹐錢橋公社早已合併成為青村鎮。2018年規模工業產值預計實現129億元﹐全年稅收收入30.3億元﹔目前全鎮擁有上市掛牌企業38家﹐市級企業技術中心3家﹐區級企業技術中心15家。

  “韓琨事件”讓星期日工程師從“偷偷摸摸”到“堂堂正正”﹐成為改革開放初期一支“科技輕騎兵”﹐為經濟社會發展貢獻了巨大的活力。

  (光明日報記者 曹繼軍 顏維琦)

  《光明日報》( 2018年12月11日 07版)

[責任編輯:石佳]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