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台灣首任巡撫劉銘傳抗法保臺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台灣首任巡撫劉銘傳抗法保臺

2019-01-04 03:50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弘揚偉大民族精神 奮鬥創造美好生活】   

  光明日報記者 常河

  1883年﹐中法戰爭爆發。清政府詔令劉銘傳入京。此時﹐劉銘傳已在老家肥西縣大潛山賦閑10多年。接到詔令﹐他當即上了一道《遵籌整頓海防講求武備折》﹐慷慨主戰。6月26日﹐法國政府下令將駐越南的東京灣艦隊和南中國海艦隊混合編組﹐成立一支特遣艦隊。同一天﹐清廷命劉銘傳為督辦台灣事務大臣﹐籌備抗法﹐不久又授福建巡撫﹐加兵部尚書銜。

  1884年7月16日﹐劉銘傳抵達基隆﹐第二天即巡視要塞炮臺﹐檢查軍事設施﹐並增筑炮臺﹑護營﹐加強臺北防務。在他到達基隆的第15天﹐法艦直逼基隆﹐法軍遠東艦隊司令孤拔﹐要求清守軍“於明日上午八時以前將炮臺交出”﹐守軍置之不理。5日﹐法艦齊向基隆炮臺猛烈開火﹐摧毀了清軍數處炮壘及營房﹐守軍被迫向內地撤退。法軍登陸﹐佔領基隆港。8月6日﹐法軍陸戰隊向基隆市街搜索前進﹐並攻擊附近高地。守軍在劉銘傳親自統率下奮勇從各個方向進行反擊﹐逐漸縮小包圍圈。經過幾小時的激戰﹐法軍傷亡100餘人﹐狼狽逃回軍艦﹐侵佔基隆的計劃破產。

  法軍侵犯基隆首戰即告失敗﹐於是又向清政府提出新的和議條件﹐清政府再次拒絕。此時﹐法艦已有預謀地集中於福州馬江﹐並於23日下午發動突然襲擊﹐把福建水師所有戰艦全部擊沉﹐然後炮轟馬尾造船廠和馬江沿岸各炮臺。從此﹐法軍掌握了台灣海峽的制海權﹐得以隨心所欲地全力侵臺。

  法軍佔領基隆後﹐于8日又對滬尾發起進攻。法軍不擅長陸戰﹐一進叢林﹐便失去了統一指揮﹐祗得各自為政。這時﹐劉銘傳指揮預先埋伏在各處的清軍從北﹑東﹑南三個方向奮起截殺。在短兵相接中﹐守軍充分發揮自己的優勢展開近戰﹐而法軍卻潰不成軍﹐傷亡纍纍。到最後﹐法軍彈藥用盡﹐全線崩潰﹐祗得奔向海灘﹐逃回艦上。

  為了挽救進攻受挫﹑和談停頓的困境﹐法國侵略者宣佈自10月23日起封鎖台灣。在這種情況下﹐劉銘傳率領全臺軍民﹐同仇敵愾﹐大陸許多大小船隻﹐不顧風浪和被截捕的危險﹐採取夜航﹑偷渡或在東南部海岸登陸等方式﹐突破法軍封鎖線﹐把3000名淮軍﹑武器和軍餉安全運到台灣。沿海地方當局也紛紛“協餉饋械﹐南洋最多﹐北洋次之”。此外﹐雲南﹑廣西兩省軍隊也相機向安南邊境的法軍陣地進攻﹐以為牽制。在全國上下的大力支援下﹐台灣終於度過了由法軍封鎖所引起的社會經濟危機﹐使敵人的封鎖計劃完全破產。

  隨著法軍增兵大批到達﹐1885年3月3日法軍派出精銳1300余名猛撲月眉山﹐5日又出動2000名直攻戲檯山。守軍腹背受敵﹐抵擋不住﹐月眉山失守﹐退守基隆河南岸。法軍多次進攻﹐但始終局促于基隆港周圍一隅之地﹐經常受到守軍反攻的威脅。

  為了擺脫進退維谷的困境﹐法軍于3月29日向澎湖發起進攻﹐31日佔領澎湖島。但此時﹐法軍在鎮南關大敗﹐導致茹費理內閣倒臺﹐中國佔有極其有利的形勢。清政府決定“乘勝即收”﹐《中法合訂越南條約》在天津正式簽訂﹐中國承認法國對越南的保護權﹐開放蒙自﹑龍州兩地與法國通商﹐法軍撤出基隆﹑澎湖﹐並撤銷對中國海面的封鎖。在中國軍民的英勇抵抗下﹐法國侵佔台灣的戰爭以失敗告終。

  “抗法保臺﹑建設台灣﹐劉銘傳一生最光彩的亮點在台灣。130年來﹐他的事跡一直在海峽兩岸廣為流傳﹐成為牽系皖臺同胞骨肉親情的紐帶和橋樑。”安徽省政府文史研究館館員﹑安徽歷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翁飛說。

  1885年(光緒十一年)﹐清廷任命劉銘傳為首任台灣省巡撫。在台灣任職期間﹐劉銘傳修建鐵路﹐開煤礦﹐創辦電訊﹐改革郵政﹐發展航運事業﹐促進台灣貿易﹐發展教育事業﹐促進了台灣近代工商業的發展﹐台灣防務也日益鞏固。劉銘傳是推動台灣現代化建設的先驅者﹐有台灣洋務運動之父和台灣近代化之父之譽。

  1896年1月12日﹐《馬關條約》簽訂的消息傳來﹐已辭職居住老家劉新圩的劉銘傳得知自己一生中花最大精力創置的台灣省被割讓給日本﹐憂憤而逝。

  1956年﹐為了紀念清朝台灣巡撫劉銘傳﹐包德明博士與李應兆博士共同創辦了台灣銘傳大學。2011年4月12日﹐劉銘傳遺骨葬到其故里肥西大潛山麓﹐並建有劉銘傳墓園﹐作為肥西縣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光明日報》( 2019年01月04日 07版)

[責編﹕張悅鑫]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