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革命文化是文化自信的重要源頭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革命文化是文化自信的重要源頭

2019-01-09 04:50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黨史隨筆】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在不同場合多次講到文化自信。他強調﹕“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在5000多年文明發展中孕育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在黨和人民偉大斗爭中孕育的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積澱著中華民族最深層的精神追求﹐代表著中華民族獨特的精神標識。”誕生於革命戰爭年代的革命文化處於承前啟後﹑承上啟下的重要地位﹐始終保持了旺盛的生命力﹐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自信的重要源頭。

  革命文化﹐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在偉大斗爭中構建的文化﹐它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以“革命”為精神內核和價值取向﹐繼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借鑒世界優秀文明成果﹐是具有鮮明中國特色的先進文化。它是革命實踐的偉大創造﹐是中國革命事業的精神遺產和文化傳承﹐是中國共產黨人和廣大人民群眾優良傳統和品格風範的集中體現﹐是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強大精神動力。它起源於五四新文化運動和中國共產黨成立﹐形成於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豐富發展于社會主義革命與建設以及改革開放時期。

  近代中國人民開展一系列反帝反封建的偉大斗爭﹐為革命文化的孕育提供了土壤。無數仁人志士以挽救民族危亡為己任﹐進行了不屈不撓的鬥爭﹐從洋務運動到戊戌變法﹐再到辛亥革命﹐最終都沒能完成救亡圖存的民族使命和反帝反封建的歷史任務。歷史證明﹐舊式的農民戰爭﹑資產階級革命派領導的革命﹑照搬照抄西方資本主義的道路都走不通。要贏得國家獨立和人民解放﹐必須找到新的先進理論和社會力量﹐開闢新的道路。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為中國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中國革命的面貌為之一新。

  從本質意義上看﹐革命文化與紅色文化是一致的﹐相對而言﹐紅色文化是更形象的表述。紅色是血與火的顏色﹐中國人民賦予其特定的文化內涵﹐象徵希望﹑熱烈﹑勇敢﹑創造﹑奮鬥﹑犧牲等。紅色是中國共產黨黨旗﹑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旗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的顏色。這種特定顏色及其象徵意味﹐與中國共產黨人的理想信念﹑革命精神﹑品格情操和價值訴求形成完美的“同構”關係。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進行革命的不同階段﹐形成了紅船精神﹑井岡山精神﹑長征精神﹑延安精神﹑西柏坡精神等不同的表現形態。這些革命文化﹐是在黨和人民偉大斗爭中孕育的﹐是無數革命先烈的鮮血和生命鑄就的﹐是中華精神的革命創造與薪火相傳﹐永遠閃耀著光芒。

  “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革命文化是中國革命勝利的文化支撐和精神標識﹐它承載了黨和人民對國家獨立﹑民族解放﹑人民幸福的時代訴求和革命行動﹐傳承和昇華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積澱了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底蘊﹐是文化自信的重要源頭。

  革命實踐孕育革命文化。一部革命文化的產生發展史﹐就是一部中華民族爭取民族獨立﹑人民解放和國家富強的鬥爭史。馬克思主義認為﹐實踐是認識的來源。革命文化來源於偉大的革命實踐﹐有革命鬥爭實踐才有革命成功。研究革命文化﹐必須研究革命鬥爭﹐包括軍事鬥爭﹑經濟鬥爭等。這些革命鬥爭實踐為革命文化的產生提供了土壤﹐其蘊含的不畏犧牲﹑樂於奉獻的大無畏革命精神﹐堅忍不拔﹑勇往直前的奮鬥精神﹐自力更生﹑艱苦奮鬥的創業精神﹐都成為革命文化的重要特質。同時﹐革命文化也為革命實踐的發展提供動力。例如﹐延安精神來源於黨在延安時期堅持敵後抗戰﹑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加強思想理論建設﹑開展大生產運動的革命實踐。其存在和發展的根本價值﹐正是其中蘊含的精神要素對延安時期乃至今天的奮鬥實踐產生的指導﹑鼓舞和借鑒意義。

  沒有理論自覺就沒有文化自信。毛澤東指出﹐自從中國人學會了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以後﹐中國人在精神上就由被動轉入主動。從這時起﹐近代世界歷史上那種看不起中國人﹐看不起中國文化的時代應當完結了。偉大的勝利的中國人民解放戰爭和人民大革命﹐已經復興了並正在復興著偉大的中國人民文化。馬克思主義是揭示客觀世界特別是人類社會發展一般規律的科學﹐中國共產黨自成立之日起﹐就把馬克思主義確立為自己的指導思想寫在自己的旗幟上。革命實踐與革命文化的形成發展﹐始終離不開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其蘊含的核心要素都來源於馬克思主義的理論觀點。比如﹐立黨為公﹑執政為民﹐一切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作為中國共產黨革命精神中蘊含的鮮明的群眾觀念﹐充分體現了馬克思主義的根本立場。革命文化形成發展始終是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取得的﹐包含著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豐富內容。

  人民群眾是革命實踐的主體﹐革命文化是由中國共產黨領導和組織人民群眾創造的。正是有了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才有中國革命﹐才孕育形成革命文化。在艱苦卓絕的革命鬥爭和曲折艱辛的探索中﹐中國共產黨結合革命不同歷史階段的目標與任務﹐充分堅持和尊重人民群眾的社會歷史主體地位﹐把馬克思主義與中國革命實踐相結合﹐堅持用革命理論武裝幹部群眾的頭腦﹐系統地領導人民群眾在以不同方式參與民族獨立﹑人民解放的革命事業的過程中﹐共同創造了革命文化。毛澤東強調﹕“人民﹐祗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華民族5000多年的文明史﹐中國人民近代以來170多年的鬥爭史﹐中國共產黨90多年的奮鬥史﹐中華人民共和國60多年的發展史﹐都是人民書寫的歷史。”正是因為革命文化是我們黨領導億萬人民群眾不斷創造和豐富發展的﹐它能夠最大限度地調動最廣泛人民群眾的革命積極性﹑創造性﹐成為文化自信的力量之源。

  作者﹕朱喜坤(教育部社科中心黨建思政研究處副研究員)

  《光明日報》( 2019年01月09日 11版)

[責編﹕石佳]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