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地方高校如何傳承區域非遺

地方高校如何傳承區域非遺

2019-02-08 02:15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教育透視】    

  作者﹕翁穎萍(浙江樹人大學地域文化研究所教授)

  編者按    

  非物質文化遺產(簡稱“非遺”)是文化遺產的組成部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其界定為﹕面臨“被各社區﹑群體﹑個人視為其文化遺產組成部分的各種社會實踐﹑觀念表述﹑知識﹑技能以及相關的工具﹑實物﹑手工藝品和文化場所。”我國是非遺大國﹐而隨著現代生活的演變﹐傳統非遺一方面大受國內外文化消費者的喜愛追捧﹐一方面又正面臨嚴重的人才危機﹑傳承危機。今天﹐我們刊發此版﹐就是想從教育的角度﹐尋找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有後﹑傳承有序的現實途徑。希望為讀者們帶來思考﹐也帶來啟迪。

地方高校如何傳承區域非遺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區域非遺傳承面臨“被遺忘”的尷尬

  我國擁有大量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不同區域體現出不同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內容。因此﹐多數非物質文化遺產具有區域性的特點﹐是地方優秀文化的代表﹐突出表現區域的歷史內涵和文化底蘊﹑道德風尚。以浙江省為例﹐目前浙江省共有省級非遺項目1076項﹐國家級非遺項目221項﹐較好地形成了具有浙江地域特色的非物質生態文化圈。

  然而﹐由於多數非物質文化遺產具有口頭性﹑活態性的特點﹐主要依賴口傳心授方式加以傳承﹐導致傳承後繼乏人﹑資源貶損或流失﹐使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陷入“瀕危”困境。比如畬族民歌﹐畬族人民在生活中曾無時不歌﹑無事不唱。然而根據調查﹐現今會唱畬歌的民間歌手已所剩無幾﹐且年齡多在60歲以上﹐許多珍貴的畬族民歌手抄本也已流失。在經濟條件改善較快的畬族村落﹐這種文化遺失情況更加嚴重。雖然現今舞臺上也會出現一些“畬歌”﹐但是這種“畬歌”加入了太多現代漢族的音樂元素﹐已失去了一定的原真性。再如杭州“小熱昏”﹐自杜寶林以來已發展了六代傳人﹐但發展至今﹐只剩徐筱安與周志華兩個傳人﹐很難繼業﹐可以說“小熱昏”目前已處於被遺忘的角落。

  因此﹐目前許多區域性非遺的傳承之鏈已呈缺環之勢﹐如何保護﹑傳承和發展這些區域性非遺﹐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項重要歷史任務。

  傳承區域非遺﹐地方高校有優勢有需求

  區域性非遺內含地域文化基因與民族記憶﹐蘊含著豐富的社會歷史文化資源﹐區域性非遺的傳承和保護對於發揚民族文化優秀傳統﹐增強民族文化自信﹐促進區域經濟文化建設都具有重要而深遠的意義。

  地方高校是區域文化中心﹐聚集了區域內眾多資源﹐是區域文化建設的重要驅動力。因此﹐地方高校在區域性非遺傳承方面具有明顯的優勢。區域性非遺傳承的主要目標﹐即要繼承區域性非遺的核心基因﹐保持這些非遺項目的原真性﹐在此基礎上對其進行適當的創新與昇華﹐最終促進地方的經濟文化建設。地方高校具備了人力﹑物力﹑智力和學科融合﹑科研平臺﹑學術氛圍等優勢﹐為這個目標的實現提供了可能性。這也是區域發展對地方高校的使命要求。

  區域性非遺也是地方高校實現辦學特色的重要源泉﹐是地方高校特色辦學理念生成的基石之一。區域性非遺傳承體系的構建﹐在地方高校學科特色﹑人才培養﹑社會服務等方面將體現出極大的促進力﹐會成為地方高校發展的重要支撐。

  因此﹐探索地方高校區域性非遺傳承體系的構建﹐既是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事業的需要﹐也是地方高校自身發展的需要。

  地方高校要構建非遺傳承體系

  地方高校構建區域性非遺傳承體系﹐可從以下幾方面入手﹕

  第一﹐做好兩大團隊構建。

  一是學術團隊。地方高校學術團隊的構建﹐有助於非遺保護傳承理論體系的創建﹐也可避免地方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盲目性。團隊學科結構可由傳統的單一學科結構轉向跨學科結構﹐成員結構可由同緣結構轉為異緣結構。

  二是教學團隊。構建“專業教師+傳承人+專家”的教學團隊。有條件的地方高校可以採用“1+1”教學模式﹐即由一個專業教師和一個非遺傳承人共同開設一門非遺課程﹐專業教師負責理論講授﹐非遺傳承人負責實踐教學。同時邀請非遺研究專家經常性地開展相關講座﹐進行理論提昇。

  第二﹐探索多元課堂。

  區域性非遺僅靠國家法定意義上的非遺“傳承人”來傳承是遠遠不夠的﹐還需眾多的有志者參與到非遺的傳承和保護中來﹐地方高校學生就是優秀傳承者的潛在人選。因此要積極探索各類課堂中的教學模式﹐構建區域性非遺課程體系。

  第一課堂是課堂教學的主陣地。可在第一課堂中設置區域性非遺獨立式課程和滲透式課程。獨立式課程指專門開設非遺類課程﹐可在相關文科類專業中開設非遺類的必修課或專業選修課﹐在全校範圍內則可以開設非遺類的公共選修課。滲透式課程是指在相關課程中滲透進區域性非遺的內容。

  第二課堂以學生社團為主要形式。首先可組建一些專門性的非遺類社團﹐如戲曲社﹑茶藝社﹑木偶社﹑古琴社等﹔其次可在一些普通類的社團中有意識地開展區域性非遺項目的傳承活動。

  第三課堂則是前面兩類課堂的延伸和補充。主要以暑期社會實踐﹑短學期﹑課題研究等為抓手﹐定期組織學生到非遺原生地進行調查學習﹐搜集整理相關非遺資料﹐撰寫非遺調查報告﹐並進行實踐性學習。同時﹐可以在此基礎上指導學生撰寫區域性非遺研究論文。

  第三﹐夯實傳承平臺。

  地方高校區域性非遺傳承體系的構建過程中﹐要著重加強四大平臺的建設﹕

  一是學科。整合相關學科﹐建立具有跨學科多元化特徵的文化遺產學學科。地方高校可依托自身優勢及本區域文化遺產的特徵﹐建構本校文化遺產學學科的知識譜系和學科體系。建立相關非遺類研究基地。有條件的地方高校﹐可在此基礎上建立非遺類的專業。

  二是實踐基地。在區域性非遺原生地建立非遺教育研習基地﹐可為學生開展非遺調查﹑學習﹑開發等傳承活動提供必要的條件﹐也可為非遺的學術研究提供資源支持。同時在校內建立相關的非遺工作坊或實驗室﹐積極開展各種非遺傳承活動﹐可有效提昇非遺傳承的教學效果。

  三是學報。在地方高校學報中開設地域文化專欄﹐集中研究力量﹐對區域性非遺進行全方位的立體式研究﹐形成相關研究體系﹐可為地方文化建設提供理論基礎。

  四是圖書館。地方高校圖書館應成為區域性非遺資源中心﹐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提供珍貴的地方記錄。可以建立多元化的區域性非遺資料庫﹐包括文本文獻資料庫和數字資料庫。文獻資料庫中不僅要收集區域性非遺的一次文獻﹑二次文獻及三次文獻﹐還要注重收集零次文獻﹐如手抄本等。還要將區域性非遺的原始資料進行物化後再建庫保存﹐建立區域性非遺特色數字資源庫。可以建立多模態展示平臺﹐包括靜態展示和動態展示﹐有條件的地方高校也可以建立“非遺”展示廳。同時﹐也可以邀請非遺傳承人以動態展演的形式將非遺展示給師生。

  第四﹐做好最終對接。

  地方高校在區域性非遺保護過程中的最終環節﹐應是多向度地與地方經濟文化建設進行有效對接。

  首先﹐注重成果轉化。在對區域性非遺進行理論研究的基礎上﹐地方高校要積極孵化優秀的學術成果﹐促進區域性非遺資源向文化產品和服務轉化﹐為地方政府部門和企事業單位提供理論支持。同時注重共建區域性非遺產學研聯合體﹐實現資源共享和優勢互補﹐建立地域文化產業“孵化器”﹐為非遺科研成果的轉化提供平臺。

  其次﹐加強文化服務。地方高校要積極開展區域性非遺服務工作﹐服務政府﹑服務企業﹑服務社區﹐可採取校地合作﹑校區合作﹑校縣合作﹑校企合作等形式﹐以區域性非遺培訓服務﹑諮詢服務﹑展演服務等為手段﹐有效傳承和弘揚地域文化。

  (本文為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規劃項目〔17YJAZH088〕研究成果)

  《光明日報》( 2019年02月08日 03版)

[責編﹕張悅鑫]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