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力﹐形之所以奮也”

“力﹐形之所以奮也”

2019-02-11 03:30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光明論壇‧溫故】

  作者﹕王學斌(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

  2018年5月2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科學院第十九次院士大會﹑中國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會上的講話中﹐引用了《墨經‧經上》中的名句“力﹐形之所以奮也”﹐用來強調和凸顯科技創新對於實現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偉大目標的重要性。

  《墨經》亦稱《墨辯》﹐包括《經上》《經下》《經說上》《經說下》《大取》《小取》六篇文章﹐是戰國後期以墨子為代表的墨家學派的作品。眾所周知﹐墨子是先秦時期著名的思想家與社會活動家﹐名翟﹐春秋魯國人。因出身下層﹐深知民間疾苦﹐墨子將救世濟民作為畢生志業﹐“枯槁不捨﹐舍己濟人”“摩頂放踵利天下﹐為之”﹐通過講學與游說﹐南下止楚攻宋﹐北上止齊攻魯﹐西赴魯衛之地與儒者論戰﹐于繁重實踐中﹑于激烈辯難裡﹐形成了兼愛﹑非攻﹑尚賢﹑尚同﹑節用﹑節葬﹑天志﹑明鬼﹑非樂及非命十大主張。一時間其“盛譽流于北方﹐義聲振于楚越”﹐被尊為“北方聖賢人”﹐無怪乎韓非子概括道﹕“世之顯學﹐儒﹑墨也。儒之所至﹐孔丘也。墨之所至﹐墨翟也。”與孔子及儒家並重﹐可見其人地位之高﹐其派流被之廣﹐其說影響之大。

  作為先秦一大學派﹐墨家有兩個做法﹐與諸家極為不同且頗具現代價值。一是高度重視對科學理論的提煉與對科學技術的探索。《墨經》之所以在《墨子》一書中佔據十分重要的位置﹐其特色即在於篇章內容多討論認識論﹑邏輯學﹑自然科學等領域的問題﹐涉及力學﹑光學﹑幾何學﹑工程技術﹑物理學﹑數學等諸多學科議題﹐並提出了樸素的時空觀念。就如“力﹐形之所以奮也”這一論斷﹐實際上是探討力學問題。“力”是力學中最關鍵的概念﹐後期墨家用“形之所以奮也”來解釋力的形成原理。“形”指有形的物體﹐“奮”在古代漢語裡既有運動的含義﹐又有改變運動速度的含義。所以整句話的意思﹐是講“力”乃促使物體由靜而動﹑動而愈速的原因。在那個時代墨家揭示出物體由靜到動的奧秘源自“力”﹐該論斷應當說與西方科學革命前的認識大體相同。不過墨家同時還能把物體運動速度的改變也歸因于“力”﹐實際已觸及物質發展趨勢的層面﹐這就勝過彼時西方一籌了。

  墨家的另一獨特做法是善於分科施教﹐注重科學與教育的結合。墨子曾言“士雖有學﹐而行為本焉”﹐故而學必須致用﹐否則意義甚微。由之墨子推行因材分科施教﹐“能談辯者談辯﹐能說書者說書﹐能從事者從事”﹐個人才性如水﹐施教宜順流而下﹐讓學生們根據稟賦與興趣各自專精一科﹐且側重自然科學﹑邏輯學﹑軍事器械製造等領域技藝的培養﹐從而為各國提供了許多專門人才﹐滿足了社會不同層次和門類的需求。這種重視科技﹑德智並舉的方式恰恰與現代職業教育的原則很是吻合﹐從某種意義上講﹐墨子可被視為中國職業教育的鼻祖。

  令人遺憾的是﹐秦漢之後隨著以儒家為主的人文主義教育佔據主流﹐兩千年中墨學隱而不彰﹐少人問津。不過任何學說的恆久性﹐常常在於其精神內核可以因世情國勢之變﹐煥發出歷久彌新的現實價值。用墨子的話來形容﹐即“古之善者則述之﹐今之善者則作之”﹐從而實現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進入近代﹐于古今中西交鋒融匯的大變局中﹐墨學尤其是科學精神被學界重新發現。邏輯是科學的基礎﹐胡適稱讚“墨家的名學方法﹐不但可以為論辯之用﹐實有科學精神﹐可算得‘科學的方法’”。科學精神又是國家富強之基石﹐郭沫若讀過《墨經》後﹐“隱隱引以為誇耀﹐覺得聲光電化之學在我們中國古人也是有過的了”。

  見出知入﹐觀往知來。進入21世紀以來﹐全球科技創新進入空前密集活躍的時期﹐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正在重構全球創新版圖﹑重塑全球經濟結構。顯而易見﹐在人類歷史上﹐科學技術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深刻影響著國家前途命運﹐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深刻影響著人民生活福祉。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總結我國科技事業發展實踐﹐觀察大勢﹐謀劃全局﹐深化改革﹐全面發力﹐重大創新成果競相湧現﹐一些前沿科技開始進入並跑﹑領跑階段﹐整體科技實力正處於從量的積累向質的飛躍﹑點的突破向系統能力提升轉變的重要時期。與此同時﹐我們也要清醒地認識到﹐我國科技在視野格局﹑創新能力﹑資源配置﹑體制政策等方面存在諸多不適應的地方。特別是關鍵核心技術受制於人的局面沒有得到根本性改變。

  未來已來﹐唯變不變。我們迎來了世界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同我國轉變發展方式的歷史性交匯期﹐既面臨著千載難逢的歷史機遇﹐又面臨著差距拉大的嚴峻挑戰﹐因此不能大意﹐不可錯過﹐不容有失。

  形勢逼人﹐使命逼人。我們必須充分認識創新是第一動力﹐提供高質量科技供給﹐著力支撐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矢志不移自主創新﹐堅定創新信心﹐著力增強自主創新能力﹔全面深化科技體制改革﹐提昇創新體系效能﹐著力激發創新活力﹔深度參與全球科技治理﹐貢獻中國智慧﹔牢固確立人才引領發展的戰略地位﹐全面聚集人才﹐著力夯實創新發展人才基礎。航向已明﹐征途已行。我們唯有大力發展科學技術﹐努力早日成為世界主要科學中心和創新高地﹐才能為國家強盛和民族復興提供強大的科技創新能力支撐。

  《光明日報》( 2019年02月11日 02版)

[責編﹕徐皓]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