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報效國家﹐我的信念根深蒂固──訪“預警機之父”王小謨

報效國家﹐我的信念根深蒂固──訪“預警機之父”王小謨

2019-02-11 04:44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新春訪名家】

  光明日報記者 張蕾 李苑

  他是著名雷達專家﹐引領我國實現了從地面雷達向空中預警指揮機的飛躍﹔他是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提出世界首創新型預警機方案﹐國產預警機創造出世界預警機發展史上9個第一﹐突破100余項關鍵技術﹔他被譽為“中國預警機之父”﹐堅持自力更生﹑協同作戰﹑頑強拼搏﹑創新圖強﹐培養出一大批年輕專家﹐成為我國軍事電子領域的中堅力量。

報效國家﹐我的信念根深蒂固──訪“預警機之父”王小謨

王小謨在辦公室接受光明日報記者採訪。光明日報記者 王倩攝/光明圖片

  他﹐就是王小謨﹐中國預警機事業的開拓者和奠基人。

  前不久﹐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辦的第三屆傑出工程師頒獎典禮上﹐他負責拉京胡﹐與京劇名家李維康聯袂表演了一出精彩的《鳳還巢》﹐並攜三代年輕的預警機人與公眾見面。傳統的新春佳節即將來臨之際﹐記者前往位於北京西山腳下的中國電子科學研究院﹐專程去拜訪王小謨院士。

  榮獲2012年年度國家最高科技獎後﹐媒體對他進行了一輪又一輪“狂轟濫炸”﹐以致成為“透明人”的王小謨跟老伴出門遛彎也會被人“圍觀”。“故事都被你們‘挖’完了﹐還能講什麼呢﹖”話雖這麼說﹐他還是帶著招牌式的親切笑容﹐在陽光明媚的辦公室全力配合著記者們的各種採訪拍攝請求。

  如果不去搞雷達﹐王小謨如今興許會是一位唱京劇的名角。此話並非胡謅──高中時一塊兒業餘唱京劇拿大獎的同學裡﹐有幾位成了著名京劇演員﹔大學時他當團長的學生京劇團裡﹐也走出了幾位京劇名角。

  當然﹐倘若這樣﹐也就不會有後來的著名雷達專家和“預警機之父”了。

  2009年10月1日﹐國慶60周年閱兵式上﹐由王小謨主導研製的空警2000預警機背馱“蘑菇雲”騰空而起﹐作為空中編隊的排頭兵引領著龐大機群米秒不差地飛過天安門廣場。2010年﹐空警2000預警機項目獲得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2013年1月18日﹐當大紅的國家最高科技獎獲獎證書交到王小謨手中時﹐臺下掌聲雷動。人們用最熱烈的掌聲表達對這位共和國“預警機之父”的崇高敬意。

  “我一輩子就做了一件事﹕研製雷達﹐然後負責將世界上最先進的技術應用到預警機上﹐把設計變為現實。”一句輕描淡寫的背後﹐是王小謨幾十年的風風雨雨和起落浮沉。“我老說這樣一句話﹐得意的時候不要忘乎所以﹐失意的時候也不要灰心。很多困難都是暫時的﹐越是低潮越不能閑著﹐要時刻保持韌性和彈性。”

  憑藉著這種韌性和彈性﹐以王小謨為代表的眾多科研人員在研製中國預警機時﹐形成了“自力更生﹑創新圖強﹑協同作戰﹑頑強拼搏”的預警機精神。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的科技實力實現了整體飛躍。您對於目前我國的創新能力和人才培養有什麼希望與建議﹖”面對記者們提出的這個問題﹐王小謨坦言﹕“基礎的創新是目前比較難的一件事情﹐很多人祗看重最後集成的成果﹐不願從事深層次的﹑基礎性的研究﹐這是我們亟待解決的問題。另外﹐科學研究主要靠人﹐一個國家真正的財富是人才﹐因此要注重科研人才的隊伍建設﹐通過一些工程和項目把人才隊伍培養出來。”對阻礙科技創新的障礙時刻保持警醒﹑敢於說真話﹐是他的個性﹐也是他的擔當。

  預警機被譽為“空中帥府”﹐是戰場上的空中指揮所。王小謨自稱從來不是帥才﹐祗是將才──給一個目標就身先士卒地去衝鋒陷陣。而在他的手下﹐也著實出了不少將帥之才﹐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首席科學家﹑預警指揮機總設計師陸軍就是其中一位。

  “人的一生當中會有各種各樣的機遇﹐遇到小謨院士是我一生中最幸運的事。”陸軍感慨地說。1985年﹐在拿到心儀已久的中國科技大學研究生錄取通知書的同時﹐陸軍也遇到了人生道路上一位舉足輕重的導師﹐即後來引領他走上雷達和預警機研究之路的王小謨。時任中國電科第38所所長的王小謨求賢若渴﹐一舉花了40萬元到中國科技大學招錄培養7名定向生﹐陸軍因成績優異被幸運選上。

  付出﹐源於熱愛﹐更是責任。有人問他﹕你這麼辛苦過了大半輩子﹐是個人興趣﹐還是想陞官發財﹖“如果僅僅為了一個飯碗﹐我可能會選擇去唱京劇﹑拉胡琴﹐但我最終還是選擇了待在實驗室。人的生命總要活出一些價值﹐我們這一代人有一個信念根深蒂固﹐那就是怎麼報效國家。”

  如今﹐王小謨已年逾八旬﹐依然為我國電子工業的發展出謀劃策。如果身體允許﹐他想再多帶幾個博士生。“如果不想被其他國家超越﹐我們的技術祗能不斷更新。倘若自己跑不動了﹐就讓下一代接著完成──還是那句老話﹐‘為國家爭口氣’。”

  “我這輩子也沒有什麼遺憾的了﹐做了自己想做的事﹐去了自己想去的地方﹐國家也給了我足夠多的榮譽﹐我該知足了。”王小謨說。

  知足﹐讓這位老人笑對晚年。即便因早期淋巴癌在病床上輸液﹐他依然關心國家的預警機事業﹐把設計師們請來面對面探討交流﹐待病情稍有好轉﹐就迫不及待地趕赴熱火朝天的試驗現場。生活中﹐京劇和胡琴依然是良伴﹐《蘇三起解》《楊門女將》……一把胡琴拉得如泣如訴﹐幾句韻腔唱得婉轉悠揚。

  懂他的人知道﹐戲裡琴外﹐他其實都在發自內心地表達著這樣一個意思﹕“報效國家﹐我的信念根深蒂固。”

  《光明日報》( 2019年02月11日 03版)

[責編﹕徐皓]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