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三河村的變遷

三河村的變遷

2019-02-11 04:44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光明日報記者 李曉東

  四川涼山﹐國家確定的“三區三州”連片深度貧困地區之一﹐其脫貧攻堅備受社會關注。春節期間﹐本報記者深入涼山州昭覺縣三岔河鄉三河村﹐見證這個村莊的變化。

  新房迎來新主人

  今年春節﹐三河村村民吉好也求一家搬入了村裡1號安置點的新家。安置點上﹐一幢幢灰瓦黃牆的新房錯落有致﹐屋裡配套設施齊備﹐有了獨立的廁所和廚房﹐妻子馬海子呷擺脫了火塘的煙熏火燎。

  如同吉好也求一樣﹐三河村從來沒有如此有信心﹐如此有力量。

  三河村﹐多條溪流匯合的村莊﹐面積19.24平方公里﹐最高海拔2800多米﹐有4個社﹐355戶﹐1698人﹐其中貧困戶143戶。三河村山高路長﹐過去沒有像樣的產業﹐主要物產就是土豆﹑蕎麥和圓根(大涼山出產的一種蘿卜)﹐加上部分高半山季節性缺水﹐一方水土難養一方人。

  實際上﹐三河村之困還在於涼山彝區過去社會發育程度低﹑教育落後﹑移風易俗任務繁重。昭覺縣人均受教育年限祗有4.4年﹐彝族群眾很多不會說普通話﹐經濟意識不強。加上過去受厚葬薄養﹑婚喪嫁娶彩禮昂貴等不良習俗影響﹐群眾深陷貧困的沼澤。

  過去的三河村﹐家家戶戶都是土坯房。一間土屋既是一家人的起居室﹐也是火塘﹑雜物間﹔門口就是牲畜圈﹐門邊就是一堆肥。2018年﹐三河村安全住房建設拉開帷幕。為方便群眾生產生活﹐也有利於鞏固脫貧成果﹐全村佈局9個安全住房聚居點。不巧﹐去年三河村遭遇了多雨天氣。遇到下雨﹐施工機械就會“罷工”﹐一塊磚都進不了三河村。10月﹐雨過天晴﹐各工地緊鑼密鼓﹐每天有100多車建材運往工地﹐正在施工的道路建設也祗得讓位於安全住房建設。

  修房﹐村民們既是監督者﹐也是參與者。老村長洛古有初負責在洛達社安置點清點汽車運來的物資並給村民派工﹐他會主動招呼大家中午的時候到他家去吃飯。“這次建房﹐好多村民一下子增加了好幾千元的收入﹗”

  吉好也求把從農民夜校學來的建築技術用到了修自己的房子上﹐一天有兩百多元的收入。村民們說﹕“名義上﹐我們是給建築公司打工﹐而實際上是給我們自己蓋房子。一邊打工﹐一邊督查質量。”

  2019年春節﹐9個安置點上的150多套住房建設完成﹐人們歡天喜地﹐放著鞭炮﹐呼朋喚友喜遷新居。

  每一個家庭都有變化

  節列俄阿木一家也搬入了安置點。過去一年﹐她的家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節列俄阿木一家3口﹐女兒熱烈日作參加了工作﹐小兒子上了初中。

  熱烈日作﹐意為“天上的花”﹐20歲出頭﹐卻經歷了人生的曲折。日作幼時﹐父親因病去世﹐她又因車禍失去了左腿﹐安裝了假肢。初中畢業後﹐媽媽逼著熱烈日作學習護理﹐初衷是今後可以照顧自己和家人。可就在她即將畢業之際﹐媽媽出事了﹐日作不得不中斷學業回了家。

  這些經歷讓日作真切地感受到﹐任何事情必須靠自己努力。去年4月﹐日作當了一名幼兒教師﹐雖然每月2000元的工資並不高﹐但有了這份工資﹐一家就可以實實在在地脫貧了。

  在安居房建成前﹐為讓每一位幼兒都能走進學校﹐三河村設立了3個幼教點。

  在每個村設立幼教點﹐是四川針對彝區教育的一種特殊措施﹐目的是使每一位幼兒在進入小學前就掌握普通話﹐邁過語言關﹐確保基礎教育質量。建立“一村一幼”後﹐1萬多名幼兒從山間田野走進了教室﹐而小學附設的學前班還有9000多人。此外﹐四川還推行“9+3”免費職業教育和民族地區15年免費教育﹐旨在通過教育徹底改變民族地區的人口素質﹐從而徹底阻斷貧困的代際傳遞。

  在幼兒園﹐還有一項任務就是教孩子們洗臉洗手﹐養成好習慣﹐並通過小手拉大手﹐帶動村民移風易俗。

  去年年底﹐三河村村口的廁所“昇級”了﹐配建了沼氣池。改變了過去彝區村寨無廁所﹐一棵樹就是一個廁所的歷史。廁所革命可看作是涼山彝區農村精神文化變革的一個標誌性事件。

  這幾年﹐三河村內外用力﹐讓現代文明更多地影響小山村。村裡的小路鋪上了石板﹐下雨也能順利來往。家家戶戶都把牲畜圈舍和住宅隔開﹐改變了人畜混居的歷史。紅白喜事不再以殺牛﹑殺羊多而自豪﹐減輕了大家的負擔﹔新的婚嫁觀也在形成﹐彩禮的數額通過“新克哲”(鄉規民約)限定了最高額﹔新的生育觀也在形成﹐不再簡單追求生育兒女的數量﹐而是要把子女培養成才。

  去年﹐日作的弟弟因成績優秀﹐入選定向幫扶的助學項目﹐已經在綿陽順利就讀初中。

  去年6月﹐四川又選派5700多名幹部組成綜合幫扶工作隊分赴涼山州11個深度貧困縣開展為期三年的脫貧攻堅和綜合幫扶工作。

  找到前行的路

  吉好也求算起了收入賬﹐去年全家一年的總收入有6.4萬元﹐人均8700多元。

  駐村第一書記張凌也自豪地宣佈﹐全村的人均純收入已經跨越貧困線。

  三河村人前所未有的自信﹐源於找到了村子前行的路。

  去年夏天﹐塑料大棚出現在了三河村﹐村民用技術種上了花菜。這對於世代習慣種植靠天吃飯﹑廣種薄收的村民來說﹐可是破天荒的頭一遭﹐打破了村民們的刻板認知。昭覺縣啟動的三岔河鄉水土保持工程﹐將徹底解決冬春缺水﹑人畜飲水不安全的問題。此外﹐國家安排的扶貧產業發展資金和項目﹐三河村都將受益。

  三河村怎樣才能找到持續增收的路子﹖經過深思熟慮﹐村幹部和村民認識到﹐還是要利用土地資源優勢﹐向19.24平方公里土地要效益。

  經過三河村這3年多的摸索和小規模的試種試養﹐增收致富的路徑已經清晰。在村組幹部﹑村民們一起規劃的產業中﹐有“短五”“中四”“長三”的發展構想。

  “短五”就是見效時間短的5項種養殖項目。種植良種馬鈴薯青薯9號﹐戶均可增收近千元﹔養殖烏金豬﹐烏金豬是本地優勢品種﹐技術﹑飼養條件要求都不高﹔種植光葉紫花苕﹐可以增收一季種植﹐莖葉可作草料﹑綠肥﹐還可作冬春蜜蜂的蜜源﹔種植豌豆等反季節蔬菜﹔養殖土雞。去年﹐馬海子聰等村民擴大規模﹐幾個月就見到了效益。

  “中四”“長三”則見效的時間相對長些﹐包括養牛﹑養羊﹑養蜜蜂﹐種植中藥材﹑花椒等﹐通常是在兩三年後才能看到效果﹐這些項目其實群眾也能廣泛參與。

  去年﹐三河村種下了6.8萬餘株大紅袍花椒。從2017年開始﹐三河村用扶貧周轉金發放的140頭西門塔爾牛苗中﹐除極少數農戶因飼養不當致牛生病而遭受損失﹐絕大多數農戶已經見到效益。早晚時分﹐一群群的西門塔爾牛從牛圈裡出來﹐走向高山草甸及灌木叢。見效是農村發展產業的最大推動力﹐群眾養殖積極性越來越高。

  眼下﹐三河村最大的事情就是把已經規劃並開工的所有村道﹑過境道路全面建成﹐完成硬化。道路建設完成後﹐意味著三河村整村完成脫貧的各項指標﹐將整體摘帽。

  在脫貧之路上﹐三河村的每一位村民都決心用自己的雙手創造更好的生活﹐活出彝族同胞的血性。

  過去這一年﹐三河村可圈可點﹐產業方興未艾﹐安全住房建成﹐村集體經濟也開始壯大。孩子們上學不愁﹐醫療有了保障﹐村民內心從未像現在這般踏實﹑安定。

  《光明日報》( 2019年02月11日 03版)

[責編﹕徐皓]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