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從《編年史之書》看十五世紀末德國印刷業

從《編年史之書》看十五世紀末德國印刷業

2019-02-11 05:48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徐亞娟(中國國家圖書館副研究館員)

  1454年﹐德國人谷登堡在美因茨成功使用金屬活字印刷術出版了第一部拉丁文書籍﹐開啟了歐洲印刷革命的新紀元﹐西方書籍由中古世紀手抄本步入機器量產時代。1458年﹐從美因茨學成歸來的約翰內斯‧曼特林在斯特拉斯堡創立印刷工坊﹐隨即谷登堡的學徒們又將印刷技術帶到科隆﹑奧格斯堡﹑紐倫堡﹑萊比錫﹑巴塞爾等地﹐二十年間金屬活字印刷術在整個德國落地生根。

  15世紀末的紐倫堡是德國貿易和手工業中心﹐也是人文主義重鎮。這座被馬丁‧路德稱為“德意志耳目”的城市﹐印刷業的起步卻略顯滯後。1470年﹐意大利的薩比科﹑羅馬﹑威尼斯﹑弗裡諾﹑特雷維﹐甚至法國巴黎都已各自擁有獨立的印刷工坊﹐此時紐倫堡的印刷商科貝格剛開始創立第一間印刷工坊。安東‧科貝格約于1440年至1445年間生於紐倫堡一個工匠世家﹐初為金匠﹐1470年結束金匠生意﹐成立了自己的印刷工坊。1488年﹐科貝格當選紐倫堡大議會議員﹐與哈德曼‧舍德爾﹑澤巴爾德‧施萊爾等人文主義者成為同僚。與精于創新卻拙于經營的谷登堡不同﹐科貝格是一位頗有膽識與遠見的印刷商﹐他坐擁兩家造紙廠﹐印刷用紙自給自足﹐無須遠赴意大利採買﹐有效控制了印書成本。除關注提高印刷品質外﹐他還積極開闢書籍外銷市場﹐威尼斯﹑米蘭﹑巴黎﹑里昂和維也納等地都設有營銷分部。1472年﹐科貝格的印刷工坊印刷出版了第一部搖籃本──阿爾喀諾俄斯的《柏拉圖箴言》(搖籃本﹐在印刷史上專指1454年至1500年年底在西歐以金屬活字印刷出版的所有書籍)。1480年﹐印廠規模趕超谷登堡的合作者和繼任者──美因茨的舍弗工坊﹐一躍成為德國最大的印刷工坊﹐盛時一天要啟動24臺印刷機﹐百餘名排字工﹑印刷工和助理參與書籍製作。與此同時﹐科貝格開始與紐倫堡插畫家米夏埃爾‧沃爾格穆特展開合作﹐二人共同出品了《編年史之書》(以下簡稱《編年史》)。自此﹐科貝格工坊成為歐洲知名的印刷工坊﹐訂單應不暇接﹐至15世紀末﹐已然是歐洲最知名的四大印刷工坊之一﹐印刷質量和數量堪稱表率。

  《編年史》是15世紀德國最知名的插圖搖籃本之一﹐以其繁複的圖文排版而聞名于世。整部搖籃本從編撰﹑繪圖到印製﹑出版﹐都離不開紐倫堡富商澤巴爾德‧施萊爾和內弟塞巴斯蒂安‧卡莫邁斯特的資助和推動﹐二人集合了當時紐倫堡一流的人文主義者﹑插畫大師﹑印刷商和經銷商﹐使該書成為搖籃本時代最優秀的金屬活字印本之一。《編年史》著者哈德曼‧舍德爾是一位德國人文主義者﹑醫生﹑藏書家﹐1456─1462年間在萊比錫求學﹐其間曾跟隨人文主義者彼得‧盧德爾學習。在帕多瓦﹐他師從來自希臘的古典學者德米特里歐斯‧查爾科孔戴爾斯﹐為德國最早一批學習希臘哲學的學生。1466年﹐舍德爾醫學博士畢業返回紐倫堡﹐1475年當選大議會議員﹐與紐倫堡的各界精英保持著緊密聯繫﹐其中便有施萊爾。我們尚不知道舍德爾何時開始編撰《編年史》﹐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他接受了施萊爾及其內弟的倡議和委託。舍德爾依據聖經紀年﹐將世界歷史劃分為七個時期﹐記錄了從“創世紀”到15世紀90年代的歷史﹐並以聖經為框架﹐講述人類的歷史故事﹐穿插自然災害﹑皇家族譜和一些西方重要城市的歷史﹐輔以人物插圖和城市地圖等。

  舍德爾廣泛吸納了當時盛行的學術觀點﹐包括人文主義的自然科學﹑哲學理念等。因此﹐《編年史》不只基於中古世紀流傳的聖經故事﹐也基於新時期已經更新的人類認知。該書拉丁文版于1493年7月12日初版﹐同時在施萊爾二人資助下﹐紐倫堡金庫的抄寫員喬治‧阿爾特將其譯成德文﹐同年12月23日出版﹐兩版插畫均由沃爾格穆特父子完成﹐交由科貝格印刷。早期搖籃本還沒有題名頁的概念﹐人們不得不從其他頁面尋找相關信息。拉丁學者通常將此書拉丁文版首頁的《編年史之書》作為該書的名稱﹔德文版中﹐取其著者舍德爾之名﹐稱其為《舍德爾世界歷史》﹔英文版中﹐則根據出版地將其命名為《紐倫堡編年史》。除外觀差別外﹐德文版的《編年史》比拉丁文版有所刪減﹐剔除了一些深奧的表達與不必要的贅述﹐祗有297頁﹐而拉丁文版為326頁。這是因為兩個版本目標受眾不同﹐拉丁文版以宮廷﹑神學和學術領域的讀者為主﹐而德文版則針對新興資產階級和手工業者。據估計﹐當時出版了約1400~1500冊拉丁文版及700~1000冊德文版。一份1509年的資料表明﹐其中539冊拉丁文版和60冊德文版當時並未售出。截至目前﹐尚有400冊拉丁文版及300本德文版流傳﹐是已知存世複本最多的一部搖籃本。

  施萊爾及其內弟還聘請了紐倫堡當時最負盛名的畫家米夏埃爾‧沃爾格穆特及其繼子威廉‧普萊登伍爾夫﹐由他們來完成全書插畫製作以及圖文版面的設計。沃爾格穆特是匈牙利畫家瓦倫汀‧沃爾格穆特之子﹐1434年生於紐倫堡﹐自幼在父親畫室做學徒﹐少年遊歷德國﹑荷蘭﹐1465年回到故鄉﹐開始在紐倫堡最大畫室漢斯‧普萊登伍爾夫工坊做工。1472年﹐普萊登伍爾夫去世後﹐沃爾格穆特接管了畫室生意﹐與繼子威廉‧普萊登伍爾夫一起承接各地印刷工坊的地圖和插畫訂單。科貝格印刷工坊最為重要的印刷品《成聖珍寶》和《編年史》插畫製作都由他們配合完成。1491年12月29日﹐贊助商施萊爾正式授權沃爾格穆特製作《編年史》木版插畫。實際上﹐早在1487年﹐沃爾格穆特便已開始為《編年史》製作插畫。1486年﹐科貝格將其教子阿爾佈雷希特‧丟勒送往沃爾格穆特工坊﹐學徒三年與插畫製作周期重疊﹐有學者認為這位德國文藝復興時期最偉大的畫家也參與了部分插畫的草圖設計。這部《編年史》體現了早期印刷品精良的插圖技藝﹐富有質感的畫面讓枯燥的文字變得更為易懂。全書實際上製作了652幅插畫﹐而豐富的文本內容需要更多的配圖﹐因此一些插畫素材不得不反復使用﹐最終成書共1809幅插圖。他們以超乎想象的排版技藝﹐將圖文巧妙融合﹐最終成就了這部15世紀最為繁複和精緻的插圖搖籃本﹐極大地影響了後世插圖業的發展﹐也對丟勒的藝術創作道路有所影響。

  15─16世紀德國文藝復興時期的文化興盛在很大程度上歸功于早期印刷業的發展﹐金屬活字印刷術的推廣和傳播﹐大大縮短了書籍製作周期﹐降低了維護成本﹐科學文化知識的普及變得更為便捷。紐倫堡作為當時德國最大﹑最富足的城市之一﹐深受意大利和弗蘭德斯的影響﹐一批像舍德爾這樣的人文主義學者在意大利接受學術熏陶後返回家鄉﹐與本土的人文主義者施萊爾等人一道傳播文藝復興思潮。由紐倫堡優秀的人文主義學者﹑插畫大師﹑實力最強的印刷工坊共同打造的《編年史》﹐以近乎完美的印刷技藝和繁複精湛的圖文編排﹐引領本土抄本文化加速向印本文化轉變。學習和閱讀不再是僧侶和王公貴族的特權﹐普通民眾也可以樂享其中﹐為即將到來的宗教改革培養了民眾基礎。

  《光明日報》( 2019年02月11日 14版)

[責編﹕徐皓]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