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實習證明造假坑了誰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實習證明造假坑了誰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3-15 03: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誠信建設萬里行】

  在剛剛過去的寒假﹐不少高校學生選擇到企業實習來豐富自己的經歷。對很多大學生而言﹐假期實習並不是個新鮮詞﹐不少高校的專業培養方案都對學生實習有比較明確的要求。

  北京某高校中文系學生李夢今年上大四﹐按理說在去年暑假需要完成培養方案中專業實習的要求。然而﹐他告訴記者當時由於制定了閱讀和支教計劃﹐並沒有實習的安排﹕“學院會檢查一下實習證明﹐家裡有親戚在一家公司做人事工作﹐請他蓋個章就可以了﹐好多學長這麼做”。曾經在浙江某高校就讀的小鄭也回憶﹐自己本科畢業那年學院也要求實習﹐得知班裡有位同學家長在一家工廠工作﹐“當時我們就把證明寫好﹐他替我們把單位公章一個個蓋了﹐就是應付學校檢查嘛。”

  “大三暑假要準備考研﹐本來復習就很緊張﹐沒有時間實習﹐反正還不著急找工作﹐就先對付一下學校檢查。”不少網友的留言顯示﹐這種開假證明應付學校的例子不在少數。記者在貼吧“實習證明吧”裡看到有很多網友留言﹐急求某一專業相應企業或行業的實習蓋章。而面對學生的需要﹐許多商家也利用這個機會做起了生意。

  記者上網搜索“代開實習證明”﹐打開某網站﹐便看到一則“代辦各地區公司單位實習證明﹐提供電話回訪業務﹐可根據實際要求定製﹑真實蓋章”的廣告。在樣片展示部分﹐記者看到其可以代開的實習證明包括某公司設計師助理﹑某企業品牌推廣員等﹐涵蓋範圍很廣。網站的提示顯示﹐祗要是在列表中的企業﹐都能開具真實的證明﹐而一份證明的價格﹐則是幾十元至百元不等。

  “我認為這不祗是誠信的問題﹐還涉及資源供給﹑培養模式﹑教育教學改革的綜合性問題。”教育部教育發展研究中心綜合研究部主任王烽表示﹐“假證明”的出現首先是由於學校和社會沒能提供足夠的適合學生自身條件的實習實踐機會﹐其次在於學校對實習的管理不到位。

  王烽認為﹐學校應當扮演更主動的角色﹐要加強同社會的聯繫﹐為學生提供實習﹑實踐﹑社會調查的機會。另外﹐街道和社會也沒有充分發揮其聯繫高校和用人單位的作用﹐為學生提供的志願服務﹑社會實踐﹑實習機會還很不足。“學校不能提供足夠的實習實踐機會﹐回到社區也沒有﹐所以祗能靠學生自己尋找﹐這樣很可能和自己的專業﹑興趣不符﹐學生的意願自然不是很足。”王烽還表示﹐學校對社會實踐和實習也應當有更為具體的要求﹐評價需要更加注重過程和結果導向。“比如過程包括做了什麼﹐有哪些感悟﹐結果包括取得什麼成果﹐考查的形式可以通過提交實踐報告等﹐不能只開一個證明就可以了﹐而是要對學生進行更加有針對性的評價﹑指導。”

  王烽表示﹐“假證明”的出現﹐更深層次講反映出有的學校從組織上﹑資源投放上對培養學生的投入還明顯不足。“因為科研和教學都有‘硬杠杠’﹐而實踐方面‘硬杠杠’有所缺失。祗有以學校為主導﹐企業和社會配合﹐提供更加充足的機會﹐同時重視起管理和評價﹐才是治本之道。”

  在深圳某房地產企業從事人力資源工作的鄭華認為﹕“對初入職場的學生來說﹐第一份實習往往決定了對整個行業的最初瞭解﹐同時也可以更好地瞭解企業﹑更好地瞭解自身能做什麼﹐和企業價值觀的符合程度等。對大學生而言﹐假證明能應付得了學校﹐但真正通過實習提昇自己﹐才是對自己負責。”

  王烽認為﹐從社會角度來講﹐開具假證明的單位﹐其實也是對學校教育的“漠不關心”﹐認為開個證明似乎沒有什麼負面作用﹐但實際上也存在違法的問題。“各單位還是要增強法律意識。”王烽表示。

  (光明日報記者 周世祥)

  《光明日報》( 2019年03月15日 16版)

[ 責編﹕石佳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