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傳承“善不可失﹐惡不可長”的政德觀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傳承“善不可失﹐惡不可長”的政德觀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4-22 03:43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光明論壇‧溫故】

  作者﹕孔新峰(山東大學當代社會主義研究所研究員﹑濟寧幹部政德教育學院專家指導委員會副秘書長)

  2018年12月13日﹐在十九屆中央政治局第十一次集體學習時的講話中﹐習近平總書記引用了《左傳》中的“善不可失﹐惡不可長”一語﹐強調要堅持懲前毖後﹑治病救人﹐運用好監督執紀“四種形態”﹐抓早抓小﹐防微杜漸。要強化監督執紀﹐及時發現和查處黨風黨紀方面的問題﹐同時強化監察執法﹐及時發現和查處依法履職﹑秉公用權﹑廉潔從政從業以及道德操守等方面的問題﹐把權力運行的規矩立起來。

  “善不可失﹐惡不可長”﹐字面意思即“不可失去善﹐不可助長惡”﹐但其實際上蘊含著深厚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的政德觀﹐事關何為善﹑何為惡﹐如何存善去惡﹑揚善懲惡等重大政治倫理問題。

  為準確理解名句的精准意涵﹐必須將其放到出處的上下文中考察。這句話出自《左傳‧隱公六年》﹐時為周桓王三年﹑魯隱公六年﹐即公元前717年。當年五月庚申﹐鄭國侵入陳國﹐勢如破竹﹑虜俘無數。實際上﹐這場戰爭是可以避免的。此前﹐鄭莊公曾向陳桓公拋出橄欖枝﹐希望兩國締結盟好﹐卻被後者硬是拒掉。究其原因﹐乃是鄭國與周天子交惡﹐陳國國力較為強盛﹐陳桓公深得周天子寵信﹐自然不會答應鄭國的睦鄰訴求。當然﹐陳國之內也有洞察時局之人向陳桓公進諫﹕“親仁﹑善鄰﹐國之寶也。您應該答應鄭國的請求﹗”陳桓公回答說﹕“宋國和衛國才是陳國的心腹大患﹐鄭國算個啥﹖”最終沒有接受建議﹐失去棄怨結好的機遇﹐招致鄭莊公大舉入侵﹐使陳國元氣大傷﹐埋下十年之後身死國亂的伏筆。

  上述“國寶”﹐實際上也道出了“善不可失”的內在邏輯。對治國者而言﹐一個國家最寶貴的財富﹐一是“以仁為親”﹐二是“與鄰為善”。這種“國寶”論述﹐在“四書”《禮記‧大學》篇中清晰可見﹕一是《大學》作者據《國語‧楚語》故事﹐總結出﹕“楚國無以為寶﹐惟善以為寶。”二是《大學》作者取《禮記‧檀弓下》子犯(舅犯)對流亡在外的公子重耳的進言﹐總結出﹕“亡人無以為寶﹐仁親以為寶。”在隨後論述中﹐《大學》得出一個類似結論﹕“唯仁人放流之﹐迸諸四夷﹐不與同中國。此謂唯仁人為能愛人﹐能惡人。”即“仁人”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和事佬﹐而是敢愛敢恨有棱角﹑愛憎分明守公道﹗“仁人”應“能愛人﹐能惡人”。愛當所愛﹐無怨無悔﹔憎當所憎﹐勿驕勿縱。《荀子‧大略》旗幟鮮明地將“口能言之﹐身能行之”之人視為“國寶”﹐“口不能言﹐身能行之”之人視為“國器”﹐“口能言之﹐身不能行”之人視為“國用”﹐“口言善﹐身行惡”之人視為“國妖”﹐並指出當“敬其寶﹐愛其器﹐任其用﹐除其妖”。

  《左傳》中出現百餘次“君子曰”“君子謂”“君子是以知”“君子以”“君子以為”的提法﹐意指德才兼備之時人對相關史事具有權威性和公信力的評價議論﹐遙啟司馬遷《史記》中的“太史公曰”。值得注意的是﹐“善不可失﹐惡不可長”一語正是出自緊接陳桓公史事的“君子曰”。“君子”指出﹐陳桓公就是不明白“善不可失﹐惡不可長”的反面典型。一個人犯錯誤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犯錯誤而不思悔改﹐當犯錯誤成為習慣﹐自然積重難返禍不遠矣﹗當然﹐這位“君子”緊接著引用了《書經‧商書》和賢人周任的兩段名言﹐形象地說明了“惡不可長”的內在邏輯。《商書》指出﹐惡會像野火一樣蔓延開來﹐如果對惡的小火星不加察覺﹐最後難免葬身火山火海。周任則形象譬喻﹐指出治國者須學農夫﹐去雜草肥嘉禾﹐除惡務盡﹐“善者信矣”。“善者”一語雙關﹐既指嘉禾﹐也指善人﹑善事﹑善政﹔“信”通“申”﹐是“伸張”的意思。要麼“以草肥禾”﹐進而“良幣驅逐劣幣”“惡者痛善者快”﹐要麼“以禾肥草”﹐進而“劣幣驅逐良幣”“善者痛惡者快”。政治生態的好壞﹐端賴政治家在特定制度背景之下就此做出的甄別與決斷。

  基於此﹐我們可對有關善惡的政德觀念做一總結。一是從幹部個體“修身”層面而言﹐要懂得“從善如登﹐從惡如崩”的道理﹕向善不容易﹐就惡很簡單﹐但無論向善還是就惡﹐都有一種自然而然的自我證成與自我複製趨勢﹐終致善者愈善而惡者愈惡﹐長此以往則幹部的人格境界就會出現霄壤之別。因此﹐應當堅定“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做到“勿以善難而不為﹐勿以惡易而為之”。二是從幹部群體管理層面﹐特別是幹部選拔任用與幹部監督而言﹐要貫徹“舉直錯諸枉﹐則民服﹔舉枉錯諸直﹐則民不服”原則﹕用一賢人則群賢畢至﹐見賢思齊就蔚然成風﹔相應地﹐所托非人所任非人﹐則有位無德﹑德不配位者也會生發一種自然而然的自我證成與自我複製趨勢﹐最終導致“總是把壞人當好人用﹐經常把好人當壞人防”﹐幹部整體素質將出現淪落之憂。負有幹部選拔任用主要職責的各級黨組織與領導幹部﹐應當堅定地做到“親賢臣﹐遠小人”“能愛人﹐能惡人”。

  在十九屆中央政治局第十一次集體學習時的講話中﹐習近平總書記在引述“善不可失﹐惡不可長”之後﹐還特別強調一方面要管住亂用濫用權力的瀆職行為﹐另一方面要管住不用棄用權力的失職行為﹐整治不擔當﹑不作為﹑慢作為﹑假作為﹐注意保護那些敢於負責﹑敢於擔當作為的幹部﹐對那些受到誣告陷害的幹部要及時予以澄清。亂作為是惡﹐不作為亦是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們要弘揚政德﹑申明善惡﹐努力形成激濁揚清﹑幹事創業的良好政治生態。

  《光明日報》( 2019年04月22日 11版)

[ 責編﹕徐皓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