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兩彈城”﹕見證偉大功勛﹐傳承“兩彈一星”精神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兩彈城”﹕見證偉大功勛﹐傳承“兩彈一星”精神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5-09 04:0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

  光明日報記者 李曉東 周洪雙

  在四川省綿陽市梓潼縣長卿山西麓﹐綠樹掩映下有一群紅色老樓。如今這裡被命名為“兩彈城”﹐是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簡稱“中物院”)院部舊址﹐是我國繼青海之後第二個核武器研製基地的總部。在我國總共進行的45次核試驗中﹐這裡指揮完成了其中22次﹐“兩彈一星”功勛獎章獲得者于敏﹑王淦昌﹑鄧稼先﹑朱光亞﹑陳能寬等傑出科學家都在此留下了足跡。

  “兩彈城”至今仍完整保存著大禮堂﹑辦公樓﹑檔案館﹑模型廳﹑情報中心﹑鄧稼先舊居﹑將軍樓等167棟60年代建築物及防空洞﹑國魂碑林等眾多紀念實物。這些紀念實物2018年被納入“第二批國家工業遺產名單”﹐它們不僅是偉大功勛的見證﹐也成為傳承和弘揚“兩彈一星”精神的重要載體。

  無私奉獻鑄下國防基石

  20世紀50年代﹐面對嚴峻的國際形勢﹐為打破核大國的核訛詐﹑核壟斷﹐維護世界和平和國家安全﹐在條件十分艱苦的情況下﹐黨中央高瞻遠矚﹐果斷作出了研製核武器的戰略決策。大批歸國精英與國內科技骨幹﹐懷著強烈的愛國熱情﹐奔赴核工業建設和核武器研製的第一線。

  “兩彈城”真實再現了眾多科學家在此工作生活的場景。在鄧稼先舊居辦公室﹐一對沙發﹑一張辦公桌﹑一部電話﹑一臺手搖計算器幾乎就是全部陳設﹐他的幾份親筆信手稿複印件總能吸引遊客駐足。

  “明天我要做一個小手術”﹐在一封書信手稿中﹐鄧稼先少有地提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狀況。手稿可以看出﹐那個“小”字是他後來加上的。講解員告訴記者﹐寫這封信時的鄧稼先已經是直腸癌晚期﹐體內不停出血﹐但他不想讓大家擔心﹐很少說自己的病情﹐說得更多的往往都是工作。

  鄧稼先1950年獲得了美國普渡大學物理學博士學位﹐畢業當年他就毅然回國。在投身核武器研製前﹐他對妻子許鹿希說﹕“我的生命就獻給未來的工作了。做好了這件事﹐我這一生就過得很有意義﹐就是為它死了也值得﹗”

  為了推動我國核武器事業﹐國家調集了大批精英人才進行核武器研究。他們當中既有鄧稼先﹑王淦昌等著名科學家﹐也有很多“將名字帶進棺材”的科研工作者。他們隱姓埋名﹐把青春﹑智慧甚至生命獻給祖國﹐終於成功研製原子彈和氫彈﹐鑄下了國防基石﹐挺起了民族脊梁。

  “老一輩科學家為國家﹑為民族付出了巨大犧牲﹐要讓孩子們學習他們這種精神﹐為我們國家作出更大的貢獻。”江油市雙河初中校務監督委員會主任郭天茂帶領300多名學生參觀了“兩彈城”﹐孩子們很受觸動﹐他們紛紛表示要努力學習﹑增強本領﹑報效祖國。

  艱難險阻難不倒科學家

  “兩彈城”是核武器研製基地指揮部﹐另外還有若干研究所按照“靠山﹑分散﹑隱蔽”的方針﹐分散佈置在川北山區中。如今從“兩彈城”出發﹐乘車一個多小時可到其中一個比較近的研究所舊址。而在三線建設時期﹐交通條件比較差﹐“開會兩小時﹑汽車跑兩三天”是常態﹐生活和科研工作都面臨各種困難。

  “中物院”某研究所原常務副所長陳俊祥在劍門西溝的叢林裡度過了整整20個春秋。多年後﹐陳俊祥回憶﹐這裡是“山清水不秀﹐人傑地不靈”。在山溝裡﹐陳俊祥和同事們過著一邊做研究一邊種菜挑糞的日子﹕他們劈荊開路﹐包沙壘牆﹐才搭起了一座座隱蔽的工號﹔他們打井引泉﹑掏河筑堰﹐才讓職工喝上了清涼的水﹔他們挖魚塘﹑修豬圈﹐辦起“五七”農場﹐才讓科技人員能在節日裡吃上一頓美餐。

  “兩彈城”在不改變原有建築格局的前提下﹐將原模型廳﹑職工活動室﹑印刷車間改建成“兩彈歷程館”﹐全面展示了原子彈和氫彈的研發歷程。1969年遷入梓潼﹐1992年遷去綿陽﹐23年間﹐科學家們克服萬般困難﹐在這裡完成了原子彈﹑氫彈的武器化研製和小型化﹐形成了有效的核威懾力量﹐同時﹐新一代核武器研究取得突破。

  在“兩彈城”接受拓展培訓的東美裝飾公司總經理胡林研說﹕“原子彈和氫彈的研製成功﹐老一輩科學家默默付出的巨大犧牲是其他人看不見的。今天﹐我們也要繼承這種精神﹐腳踏實地﹑努力奮鬥﹐通過一點一滴的積累去爭取成功。”

  讓集體爆發出最大的力量

  1985年﹐“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這一名稱開始對外使用。調研中﹐“中物院”很多科學家告訴記者﹐他們的研究領域是“工程尺度的物理”和“物理層面的工程”﹐這是一項需要多方面協同的工作﹐而協同攻關﹐也是“中物院”傳承60多年的優良傳統。

  在“中物院”當了多年辦公室主任的胡干達說﹐院裡的工作任務﹐不是靠一個人就能夠完成的﹐必須是所有人在一起配合﹐向同一個目標努力。“學術民主﹑集體攻關”是院裡每一個人的工作傳統﹐專家有專家的作用﹐工人有工人的作用﹐一般技術人員有技術人員的作用﹐大家各司其職﹑默契配合才能取得成功。

  “中物院”在梓潼開展工作期間﹐得到了梓潼群眾的大力支持﹐他們作為集體的一部分﹐作出了巨大貢獻。當時﹐全縣撥土地﹑騰住房﹑修道路﹑建磚廠﹐很多群眾投入到了基地建設中去。據統計﹐梓潼先後建立了25個專業蔬菜社﹐潼江河沿岸採沙的民工﹐高峰時期每天多達2000餘人。

  協同攻關不僅體現在“中物院”系統內部和院地之間﹐也體現在院軍之間﹑院所之間﹑院校之間﹑院廠之間。據統計﹐全國先後有26個部(院)﹐20個省(市﹑自治區)﹐900多家工廠﹑科研機構和大專院校參加了第一顆原子彈的攻關會戰。陳俊祥說﹐正是這種高度的團結協作﹐讓集體爆發出最大的力量﹐才使得我國核武器科技事業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重大突破。

  1982年﹐“中物院”申報的一個項目被授予國家自然科學一等獎﹐彭桓武為第一完成人。當獎章送到彭先生手裡後﹐他把它送給了院裡全體同志﹐並題字﹕“集體集體集集體﹐日新日新日日新。”“中物院”一位年輕科學家說﹐這幅字作為“兩彈一星”精神的集中凝練和概括﹐激勵著無數人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奮勇攻關﹑再創輝煌。

  《光明日報》( 2019年05月09日 03版)

[ 責編﹕石佳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