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鄉村振興中的第一書記該是什麼樣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鄉村振興中的第一書記該是什麼樣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5-09 04:0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鄉村振興中的第一書記該是什麼樣

──第一書記工作制度調查與思考

  作者﹕周其森(山東省委黨校﹝山東行政學院﹞中國農民思想文化研究中心首席專家﹑教授)

  “我時常牽掛著奮戰在脫貧一線的同志們﹐280多萬駐村幹部﹑第一書記﹐工作很投入﹑很給力﹐一定要保重身體。”2019年﹐習近平總書記飽含深情的元旦賀詞溫暖了奮戰在鄉村的第一書記和公職人員﹐充分肯定了第一書記工作制度的重要性﹐彰顯了第一書記這個特殊群體在鄉村振興中的使命與地位。

  “第一”氣象

  “各位親朋好友﹐本人已到××市××縣××村擔任第一書記﹐我代表我們村民熱情邀請各位好友前來參觀﹑指導﹐幫助村民脫貧致富﹐實現振興。”農曆己亥年春節剛過﹐一條條內容相似的信息在山東省市機關幹部的微信﹑短信裡高頻次出現。信息發佈者既有科處級幹部﹐也有廳局級領導﹐還有不少剛剛參加工作不久的新人。上班伊始﹐50個由一千名省直機關幹部組成的鄉村振興服務隊肩負著鄉村振興奔赴全省欠發達鄉鎮﹐各市的數千名直派農村書記﹑第一書記也迅速到位。在這些散發著新春氣息的信息和每個人的臉上﹐洋溢著這些“新農民”對於鄉村振興的熱情與嚮往。

鄉村振興中的第一書記該是什麼樣

  山東省高青縣花東村在駐村第一書記和村兩委的推動下﹐積極發展食用菌種植項目﹐幫助困難群眾脫貧。圖為花東村駐村第一書記劉然山(右)在檢查平菇生長情況。新華社發

  山東省威海仲裁委審理一科科長張濱主動要求擔任文登區澤頭鎮小埠村黨支部書記。這麼個對別人看來是“降級使用”的小小村幹部﹐張濱卻極為珍惜﹕“我在機關上屬於業務骨幹﹐工作也是輕車熟路﹐但是﹐農村需要更多的幹部﹐到農村去能夠更直接地為老百姓服務﹐心裡很踏實。”懷著一腔熱情﹐他很快進入角色。針對小埠村黨組織渙散軟弱﹐村民人心不齊的現狀。他從理順村民關係﹑統一群眾思想入手﹐對村民進行法律思想教育﹐幫助村民運用法律手段解決糾紛﹐維護村民利益﹐培養村民法制意識和誠信理念。

  本村一個村民因一起交通事故﹐被要求賠款8萬元。張濱主動提供援助﹐幫他解決難題。他運用法律的力量將賠償款降到了3萬元。張濱利用這個實例對村民進行法制思想教育﹐改變了村民在面對矛盾糾紛時沿襲已久的打架﹑纏訪等思維方式。他特意辦了一張電話卡﹐24小時不關機﹐為村民提供法律服務。半年多的時間﹐小埠村變成了全區“由亂到治”的典型﹐奠定了村莊發展的群眾基礎。張濱利用本村種植金雞菊面積大﹑歷史悠久的優勢﹐聯繫當地大學開發金雞菊系列產品﹐還上網尋找商機﹐並帶動村民以花為中心將村子周圍的景點串聯起來﹐形成了系列旅遊景點﹐發展農家樂項目。短短一年的時間﹐他行程4萬多公里﹐每天從早忙到晚﹐主要精力都用在了金雞菊產業發展上﹐被村民親切地稱為我們村的“花書記”。

  第一書記等機關幹部駐村幫扶工作制度﹐是我們黨領導農村工作的光榮傳統和成功經驗﹐是改革開放的制度成果。這項制度實行以來﹐全國湧現出了小崗村第一書記沈浩等紮根鄉村﹑情繫農民的優秀農村幫扶幹部﹐為新時期農村工作作出了重要貢獻。黨的十八大以後﹐第一書記制度得到進一步發展。

  “到農村去﹐那裡有生我養我的爹娘﹔到農村去﹐那裡有育我成長的南瓜米湯﹔到農村去﹐那裡是魂牽夢繞的故鄉。”在山東﹐這些發自肺腑的話語﹐正在變成越來越多的機關幹部的實際行動。近3年來﹐山東全省選派2.6萬名第一書記﹐深入1.8萬個基層單位抓黨建促脫貧﹐充當了黨的政策宣傳隊﹑農村黨建工作隊﹑脫貧致富服務隊的重要角色﹐在脫貧攻堅﹑鄉村振興中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所有被幫包村實現了“五個明顯”目標﹕村黨支部戰鬥力明顯增強﹔脫貧致富步伐明顯加快﹐村裡有致富項目﹐90%以上的扶貧對象人均純收入翻一番﹐村集體有一定的經營性收入﹔村民生產生活條件明顯改善﹔鄉風文明程度明顯提昇﹔基礎保障能力明顯提高。

  2018年上半年﹐省派第三輪612名第一書記肩負著精准扶貧作為重要任務奔赴農村。他們堅持因村制宜﹑因村施策﹐培育產業﹐短短一年的時間就實現了村民致富﹑集體增收的目標。他們的幫包村普遍成為當地精准扶貧的示範村。省人防辦和省煤炭工業局駐巨野縣柳林鎮第一書記整合扶貧資金340萬元﹐購買大型設備入股當地優質企業﹐每年為貧困戶增加紅利34萬元。青島大學駐臨沭縣大興鎮澇枝新村第一書記荊彥瑋﹐在村裡規劃建設4500平方米扶貧車間﹐引進外企箱包公司﹐一期工程1500平方米已建成投產﹐解決了110人就業。省農科院駐聊城東昌府區斗虎屯鎮大徐村第一書記吳家強﹐實施了現代化高標準豬場﹑高標準葡萄大棚園﹑葡萄休閑觀光園“種養結合─農牧循環”生態產業示範園項目﹐實現農業資源變廢為寶﹑高效利用﹐預計項目年收益60萬元。

  “第一”精神

  第一書記制度是創新的產物﹐面臨的農村工作千差萬別﹐不可能一刀切﹐一個模式﹐要發揮好這項制度的優越性﹐就要有勇於發揮“第一”的精神。

  創新思想道德建設機制﹐激發脫貧致富內生動力。湖南省湘西州花垣縣十八洞村在這方面作出了可喜的探索。“總書記那天的重要講話﹐我印象最深﹑感受最多的﹐就是脫貧致富貴在立志﹐祗要有志氣﹑有信心﹐就沒有邁不過去的坎。”談起習近平總書記2013年在湘西州花垣縣排碧鄉十八洞村視察的情景﹐時任花垣縣駐十八洞村扶貧工作隊隊長龍秀林感觸頗深。剛進村時﹐有村民直接問﹕你們準備給我們發多少錢﹖龍秀林意識到﹐十八洞村最缺的不是錢而是思想動力。為此﹐他們探索出“村民思想道德星級化管理模式”﹐從參與公益﹑遵紀守法﹑家庭美德等6個方面進行思想道德建設評比﹐分別授予一到五星﹐星牌上門﹐公之于眾。以此激發村民向上向善的思想動力。

  思想建設機制創新使得許多思想問題迎刃而解。村民施華恩﹐因為嗜酒丟了工作﹐妻子也離他而去。他自暴自棄﹐成為村裡的老大難。工作隊和村幹部先後30多次做他的思想工作﹐給他安排了工作﹐幫他解決房屋漏雨等實際困難﹐他從此對村裡的事務熱心起來。原來村裡的排污管道要從他家地裡經過﹐他死活不讓。後來他愉快地配合了村裡工作﹐被評為四星住戶。前幾年村裡統一規劃﹐要為村民楊明當家的平房免費加裝房頂。楊明當受落後的思想觀念影響﹐認為加裝房頂後不合農村“風水”。村幹部反復做他的工作就是做不通﹐影響了整體進程。後來通過思想道德星級評選活動﹐提高了他的思想認識﹐打消了他的思想顧慮﹐愉快地接受了村裡的裝修意見﹐不但促進了集體事業﹐還將新增的房屋面積闢為民宿房間﹐增加了收入。

  創造性地開展工作﹐爭當鄉村振興的助推器和加油員。這是不少第一書記展現出來的精神風貌。有人說﹐第一書記的工作是個良心買賣﹐既可以修修補補﹐也可以主動作為。不同的選擇﹐體現不同的精神狀態。山東省淄博市博山區蕉莊鎮的市派駐第一書記們面對村民信息閉塞﹑自我發展動能不足的現狀﹐在全鎮20多個經濟落後農村建立“新時代農民講習所”﹐因地制宜﹐圍繞村民生產生活內容豐富﹑形式多樣的講習活動。在短短半年多的時間內﹐他們圍繞鄉村種植養殖﹑民俗旅遊﹑古村保護開發等村民需求﹐為農民講授苜蓿種植﹑市場營銷﹑扶貧政策﹑電商知識﹑特色旅遊等知識技能﹐並結合農民生活特點﹐探索出了街頭巷尾“板凳會”﹐農家小院“故事會”﹐莊稼地裡“現場課”﹐村民炕頭“夜談會”等村民喜聞樂見的形式﹔就在鄉村產業﹑村莊建設保護﹑鄉風文明建設﹑平安村莊﹑家庭和睦等全方面收到了顯著效果﹐改變了“等﹑靠﹑要”等制約鄉村振興的消極精神狀態。他們與騰訊科技公司達成合作﹐通過“互聯網+黨建+扶貧”的模式﹐在“智慧鄉村平臺”上打造集多種服務功能於一體的“智慧鄉村”品牌﹐突出各項便民服務功能﹐利用網絡把在外的村民和留在村裡的鄉親聯繫起來﹐形成了實現鄉村振興強大凝聚力。

  用機制創新助推脫貧攻堅﹐是山東省冠縣在第一書記幫扶中的成功探索。山東省聊城市冠縣是全省20個脫貧任務較重的縣之一﹐2017年全縣未脫貧人口較多﹐如期實現整體脫貧任務較重。2017年﹐縣委在省派駐聊城市冠縣第一書記工作隊的建議下﹐在全縣110個第一書記幫扶村中﹐探索推廣了“四扶工程”﹐即“扶志﹑扶智﹑扶心﹑扶制”。具體為﹕“扶志”﹐通過“立志脫貧大討論”“脫貧致富大講堂”和編印“精准脫貧讀物”等形式﹐營造“主動脫貧”氛圍﹐激發貧困群眾脫貧解困的內生動力﹔“扶智”﹐通過開展留守兒童關愛行動﹑技能提昇培訓等活動﹐實現教育資源均衡發展﹐著力提昇貧困群眾脫貧致富的綜合素質﹐解決代際貧困﹔“扶心”﹐通過送文明﹑送真情﹑送衛生﹐推進移風易俗﹐做好健康扶貧的同時﹐切實加強精神扶貧﹐幫助貧困群眾樹立健康向上的生活信心和文明新風﹔“扶制”﹐通過進一步加強貧困村班子建設﹐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建立一套完整的工作運行和保障機制﹐為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奠定堅實的制度架構和組織基礎﹐徹底根除病根。

  “四扶工程”增強了村民的志氣﹐提高了他們依靠科學文化知識實現鄉村振興的素質和能力﹐樹立起村民追求美好幸福生活的信心﹐進而建立起以人為本﹑脫貧致富﹑實現鄉村振興的體制機制。通過一年多紮實有效的工作﹐全縣貧困村農民的內生動力得到了充分激發﹐拔除了農村貧困病根。到2019年1月﹐省定重點貧困村全部摘帽﹐貧困人口全部脫貧﹐享受政策扶持的貧困戶和人口全部脫貧﹐基本完成了脫貧任務。

  “第一”思考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要堅持因地制宜﹐差異化發展的原則。中國農村千差萬別的情況決定了第一書記這項工作制度面臨著千變萬化的困難﹐因此﹐在實際工作中﹐第一書記也面臨著許多機制性的困惑。

  根據我們對山東﹑江蘇﹑湖南﹑江西等省農村的調查﹐當前﹐制約第一書記制度的主要問題有如下四方面﹕

  重人員選派﹐輕工作指導﹐導致一些幹部下去以後不知道如何開展工作。不少地方的駐村幹部和第一書記反映﹐各級黨委部門在選派時﹐各項工作做得都很細緻﹐但是﹐干不下去了﹐不知道怎麼開展工作﹐兩年的時間轉瞬即逝﹐以至於有的人把主要精力用在了調研上。有的群眾稱鄉村振興服務隊為“調研專業隊”。

  重完成任務﹐輕實際需要﹐使幫扶流于形式。有的單位在選派鄉村幫扶幹部時﹐不從鄉村實際需要出發﹐而是重點放在完成選派任務上﹐選派人員與實際需要脫節﹐對於農村工作摸不著頭腦﹐遲遲進入不了狀態﹐在農民心中引起不好的反響﹐有的被稱為來鍍金﹑走過場。

  重幹部培養﹑輕工作適用﹐降低了幫扶效益。在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大背景下﹐第一書記工作制度設立的初衷﹐無疑是以助推鄉村振興為主要目的﹐當然﹐在鄉村工作中也客觀上鍛煉了幹部﹐但是二者的主次關係不能顛倒。有的單位則沒有處理好二者的關係﹐選人時重在鍛煉幹部﹐往往選拔缺少基層工作經驗的幹部﹐導致了人事不符﹐既降低了幫扶效益﹐也沒起到鍛煉幹部的目的。

  重業務實用﹐輕資源統籌﹐導致各自為戰﹐缺少制度性保障。由於第一書記制度與派出單位掛鉤﹐目前還缺少資源統籌機制﹐致使駐村幹部在實際工作中存在著各自為戰的現象﹐各個幫扶單位利用自己的業務優勢和個人關係﹐幫助所在村相關工作。

  比如﹐衛生健康部門的幫扶主要體現在村民健康查體上﹐公安部門主要體現在鄉村社會治安上等等﹐使得幫扶制度部門化突出﹐不利於鄉村全面振興。

  針對這些問題﹐不少第一書記提出﹐應當加強第一書記工作機制建設﹐使這項工作逐漸制度化﹑規範化。歸納起來﹐主要有如下幾條。

  建立和完善第一書記遴選制度。改變過去單一的組織確定制度﹐採取民主推薦與組織選任相結合的方法﹐確實把適合鄉村振興需要的優秀幹部選派到鄉村去﹐確保人事結合的最佳狀態。

  建立和完善第一書記培訓指導制度。除了任前培訓外﹐強化任中業務培訓和工作指導﹐建立專家學者和農村實際工作者諮詢指導制度和第一書記應知應會基本知識普及工作機制﹐解決工作熱情與工作能力不符問題。

  建立和完善第一書記資源統籌使用工作機制。第一書記是為了實現鄉村全面振興而配置的重要人力資源﹐不應當受到部門業務的局限﹐為此﹐就要建立統一調配公共資源的體制機制﹐確保每一個村莊﹑每一個第一書記在資源使用上享有同等權利﹐這樣才能真正建立城鄉融合發展關係。

  建立和完善上下結合的考核機制。第一書記是為鄉村振興服務的﹐他們的服務對象是農民﹐他們的業績主要表現在農民身上﹐因此﹐應當改善業績考核制度﹐建立由農民參與的上下結合的工作考核機制﹐形成第一書記為農民負責的制度性基礎。

  《光明日報》( 2019年05月09日 05版)

[ 責編﹕石佳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