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從王羲之到顏真卿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從王羲之到顏真卿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5-10 04:0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李洪峰(文化學者)

  王羲之和顏真卿﹐是中國書法史上的兩座高峰。中國書法是以漢字為唯一載體的藝術。漢字是中國文化的最小單元﹐又是中國文化的最高代表。漢字的抑揚頓挫和無窮組合﹐造成了中國文化的輝煌燦爛和流光溢彩。書法是漢字的藝術。離開漢字就沒有中國書法﹑就不是中國書法。歷史上漢字在先﹐書法在後。中國最早的文字﹐甲骨文﹑金文﹑石鼓文﹐包括出土的大量簡帛文字﹐主要是代替語言作為文化﹑思想交流傳播和文化積累的工具。雖然我們今天也把它們稱之為書法﹐但在當時是並不叫作書法的。

  書聖王羲之的最偉大貢獻﹐是完成了中國書法的藝術化﹑規範化﹐在中國書法的提高和普及之間﹑歷史和未來之間架設了橋樑。這是劃時代的貢獻。但中國書法不是也不可能到王羲之就畫上了句號。歷史沒有句號。文化也沒有句號。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化﹐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書法。我們的先人說﹐“周雖舊邦﹐其命維新”﹐又說﹐“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創新是社會歷史發展的靈魂﹐也是文化和書法發展的靈魂。一部中國文化史﹑中國書法史﹐就是不斷繼承﹑不斷創新﹑不斷超越的歷史。如果說王羲之是晉代尚韻書風的最高代表﹐那麼顏真卿則是唐代尚法書風的集大成者。而有了晉代尚韻﹑唐代尚法﹐宋代尚意也就順理成章﹑應運而生了。晉代﹐唐代﹐宋代﹐是中國書法的三個輝煌時代。顏真卿之所以能夠成為繼王羲之之後﹐中國書法史上的又一位偉大書法家﹐他的最偉大成就﹐就是在繼承王羲之的基礎上﹐超越了王羲之﹐從而開拓了中國書法前所未有的宏大格局和正大氣象﹐達到了骨力和含蓄的高度統一﹐完成了雄渾﹑寬博的新體楷書創作﹐樹立了唐代楷書的典範。

從王羲之到顏真卿

《祭侄文稿》(局部) 顏真卿/書

  顏魯公的雄渾書風﹐“大用外腓﹐真體內充。返虛入渾﹐積健為雄。具備萬物﹐橫絕太空。荒荒油雲﹐寥寥長風。超以象外﹐得其環中。持之匪強﹐來之無窮。”顏魯公書法的宏大格局和正大氣象﹐與他高尚的人格相契合﹐成為書如其人﹑書法美與人格美完美集合的範例。正如王澍所說﹕“魏晉以來作書者多以秀勁取姿﹐欹側取勢。獨至魯公﹐不使巧﹐不求媚﹐不趨簡便﹐不避重復﹐規繩矩削而獨守其拙﹐獨為其難。”也正如陳玠所說﹕“顏魯公碑﹐書如其人﹐所謂骨氣剛勁﹐如端人正士﹐凜然不可犯也。”歐陽修說﹕“顏公書如忠臣烈士﹐道德君子﹐其端嚴尊重﹐人初見而畏之﹐然愈久而愈可愛也。”蘇軾說﹕“詩至於杜子美﹐文至於韓退之﹐畫至於吳道子﹐書至於顏魯公﹐而古今之變﹐天下之能事盡矣。”又說﹕“顏魯公書雄秀獨出﹐一變古法﹐如杜子美詩﹐格力天縱﹐奄有漢﹑魏﹑晉﹑宋以來風流﹐後之作者﹐殆難復措手。”這些都是經得起歷史檢驗的中肯之論。

  顏真卿以身殉國後約三百年﹐宋代大書法家黃庭堅到他當年遇難的地方去憑弔﹐看到壁間顏魯公留下的題字﹐仍然心潮澎湃﹐感慨萬千﹐寫下了一段肺腑之言﹕“余觀顏尚書死李希烈時壁間所題字﹐泫然流涕。魯公文昭武烈﹐與日月爭光可也。正色奉身﹐出入四十年﹐蹈九死而不悔。祿山縱火獵九州﹐文武成禽﹐魯公以平原當天下之半﹐朝廷勢重﹐賴以復立﹐書生真能用事﹐忠孝滿四海﹐不輕用人。國史載之行事如此﹐足以間執讒慝之口矣。汝蔡之間﹐所謂建諸天地而不悖﹐質諸鬼神而無疑﹐使萬世臣子有所勸勉。”這些從心底流出的話﹐我們今天讀來﹐仍然感人至深﹗

從王羲之到顏真卿

《蘭亭修禊圖》(局部) 文徵明/繪

  源遠流長的中華文化﹐孕育了源遠流長的中國書法﹐誕生了王羲之﹑顏真卿這樣偉大的書法家﹐留下了《蘭亭集序》《祭侄文稿》這樣偉大的書法作品。

  顏真卿的《祭侄文稿》不但是距今一千兩百多年仍保存完好的中國書法的曠世劇跡﹐而且是中國書法曠古未有之英雄史詩﹗《祭侄文稿》寫於公元758年﹐距今已有1250多年﹐是顏真卿寫給在安史之亂中以身殉國的少年英雄顏季明的悼文。公元755年12月﹐安史之亂爆發﹐河北諸郡紛紛倒戈﹐唯有時任平原郡太守(今山東德州平原縣)的顏真卿和時任常山郡(今河北正定縣)太守的顏杲卿﹐兄弟二人率先反抗叛亂。顏杲卿的兒子顏季明才十幾歲﹐尚未成年﹐但在那樣的戰亂年代﹐卻常常在兩郡間往來通報消息。不料安史之亂第二年﹐叛軍史思明即攻陷常山﹐顏季明被殺﹐顏杲卿被殘害﹐顏氏一家30余口被滅門。在這件慘案發生兩年之後﹐顏真卿才有機會派侄子顏泉明去河北為親人收尸。結果只找到了侄子的頭顱和堂兄的一隻腳。正是在這樣極度悲痛﹑極度憤怒而又極度無奈的情況下﹐顏真卿奮筆寫下了這篇氣壯山河﹑名垂萬古的《祭侄文稿》。

  《祭侄文稿》全文23行269字﹐其中脫漏1處﹐涂改14處﹐改後定稿234字。這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書法作品﹐更不能理解為一次普通的藝術創作﹐而是一篇字字血淚﹐激情洶湧﹐忠肝義膽﹐氣貫長虹的英雄史詩﹗時年五十歲的顏真卿﹐以他濃烈的家國情懷﹑深厚的思想文化積累和非凡的書法功力﹐完成了中國文化史﹑中國書法史上前無古人的三重書寫﹕它的第一重書寫是歷史書寫﹐為中國歷史上最輝煌的大唐王朝由盛轉衰留下了千古鏡鑒﹔它的第二重書寫是精神書寫﹐為中華民族團結統一﹑自強不息的偉大奮鬥精神﹑犧牲精神抒寫了英雄禮讚﹔他的第三重書寫是文化書寫﹐為中國書法寫下了至剛至烈﹑真氣充滿的不朽篇章﹐創造了中國書法史上跨越千年的輝煌與感動。

  由顏真卿來承擔這樣的歷史使命﹐不是偶然的。顏真卿出身名門望族﹐其郡望琅琊臨沂。顏氏家族﹐自西晉迄唐﹐以儒雅傳家﹐重在學識﹐尤以訓詁﹑書法見稱于世。至五世祖顏之推﹐舉族遷徙至陝西長安。顏之推博識有才辮﹐尤工書﹐精字學﹐著有《顏氏家訓》二十篇﹐開中國古代家訓之先河﹐為歷代學者所尊信。莫不以為篇之藥石﹐言之龜鑒。顏氏子孫更是嚴循家訓﹐步趨唯謹﹐研習經史﹐探討小學﹐相延而為傳統。顏真卿曾伯祖顏師古﹐官至秘書監。少承家業﹐博覽群書﹐與兄弟勤禮﹑相時﹐都以文學入選為崇賢﹑宏文兩館學士。唐太宗命顏師古考證《五經》﹐顏師古一一加以厘正。其頒行之後﹐朝廷用以取士﹐天下奉為圭臬。

  顏氏家族堪稱書法世家﹐誠如顏真卿《草篆帖》所說﹐“自南朝以來﹐上祖多以草隸篆籀為當代所稱”。不獨九世祖顏騰之﹐因草書有風格﹐見稱于梁武帝《草書評》﹔六世祖顏協﹐以工草﹑隸﹐有名荊楚間。八世祖顏炳之﹑曾祖顏勤禮﹐也以能書名世。祖父顏昭甫﹐則有碩儒之稱﹐擅長篆﹑隸﹑草書。當時有人進獻一古鼎﹐銘篆二十餘字﹐舉朝臣子皆不能識﹐獨昭甫能全部讀出﹐因而得到伯父顏師古賞識﹐凡師古所注史籍﹐必使參定。顏真卿的母親殷氏﹐出身于陳郡名門望族﹐有深厚的家學淵源。

  顏氏家教素來縝密。顏真卿更是深得顏氏﹑殷氏兩大家族悉心教誨﹐從小就打下了良好的思想道德文化根底。他一生酷愛書法﹐曾兩次拜張旭為師。廣泛學習前輩大家﹐不懈追求﹐十年一跡﹐永不滿足。顏真卿留下的碑帖墨跡﹐大部分由他親撰親書。從《顏勤禮碑》《顏氏家廟碑》﹐可以感受顏氏家族傳統對他影響很深。而《乞米帖》《爭座位帖》《移蔡帖》﹐則充分體現了他高尚光輝的偉大人格。從《宋璟碑》《元次山碑》《麻姑山仙壇記》﹐則可以領悟他的精神追求和道德操守。

  顏真卿25歲中進士﹐28歲參加吏部銓選﹐從此步入仕途﹐到他75歲以身殉國﹐歷經四朝﹐位至禮部尚書﹑太子太師﹐封魯郡開國公。其仕途雖曲折坎坷﹐波瀾起伏﹐但他寵辱不驚﹐愈挫愈堅﹐一生以身報國﹐一生剛正不阿﹐一生清正廉潔﹐其忠烈之節﹑凜然正氣與端嚴渾厚的顏體書法﹐相得益彰﹐令後世高山仰止。正如歐陽修所言﹕“斯人忠義出於天性﹐故其字畫剛勁獨立﹐不襲前跡﹐挺然奇偉﹐有似其為人。”艱難困苦﹐玉汝于成。大唐雄風和它由盛轉衰的艱難困苦﹐造就了顏真卿這樣偉大的書法家﹐經過血與火的淬煉﹐把中國書法推向了新的高峰。

  《光明日報》( 2019年05月10日 16版)

[ 責編﹕石佳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