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光明文化周末‧大觀﹕轉轉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光明文化周末‧大觀﹕轉轉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5-10 04:0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原標題﹕轉轉

  作者﹕王太生

  轉轉﹐是一種篤定悠閑狀。抑或﹐心不在焉﹐走走看看﹐邊走邊看。

  吃過飯﹐住所附近轉轉﹐消食﹐節奏不緊不慢﹔也是一種家園裡的靈魂散步﹐閉上眼睛﹐熟悉周圍的一草一木。

  三月少閑田﹐雨燕繞梁飛。一個農人﹐在田埂上轉轉。春暖花開時﹐是吹吹風﹐察看莊稼長勢﹔夏天聽蟬鳴高柳﹐聞柴門臨水稻花香﹔若是秋天﹐站在收割後的水稻田中央﹐天地明淨﹐泛著秋光﹐與一季作物拱手道別﹔到了冬天﹐一夜大雪﹐天地混沌﹐循幾隻雪泥鴻爪﹐推門而出。

  轉轉﹐在一個人的領地。從前﹐我鄉下的姨爹是個殘疾的退伍軍人﹐在戰爭中失去了一隻手。姨爹雖說坐在家裡拿工資﹐是村裡少有的旱澇保收的人﹐可他閑不住﹐幫生產隊看魚塘﹐大多時候﹐即便是家中來了客﹐他也要抽空溜出去﹐在河坡上轉轉。那時候﹐河坡上長著黃豆和芝麻﹐河裡荷葉田田﹐姨爹晃蕩著空袖管﹐身影出現在河岸上。

  鄉下人轉﹐城裡人也轉。鄉下人到田埂轉轉﹐到打谷場轉轉﹐到村頭轉轉﹐到集市上轉轉﹔城裡人到公園轉轉﹐到廣場上轉轉﹐到街坊那轉轉﹐路上遇到幾個熟人﹐打聲招呼。

  有想出去走走的衝動﹐心裡還有詩和遠方。上個月﹐我的鄰居朱大爺想去蘇州轉轉﹐朱大爺說﹐蘇州好啊﹐溫柔之鄉。朱大爺記得他上一次去蘇州時才30多歲﹐一晃40年沒有去過了﹐朱大爺想去蘇州。

  轉轉是一個人的小品。它不需要太深太遠的思考﹐也不需要宏大的闊步。

  我以前喜歡看火車﹐哪怕不乘車﹐祗要有機會﹐我會到火車站去轉轉。鋼軌是通往世界的天梯﹐我喜歡那種氣勢﹐它要去遠方﹐哪怕是輛綠皮慢車。

  友人於二﹐閑時喜歡到老水關轉轉。老水關﹐是這座城市的水城門﹐從前城外的船到城內﹐必須經過老水關。于老二在老水關上轉﹐他總覺得從前的船上坐過一位美人﹐在船過水關時﹐沖岸上微笑。船進城時落帆﹐出城升帆﹐不知道那些人後來去了哪兒。

  俗事纏身﹐是需要抽出身來﹐到別處轉轉的﹐一個人自己放牧自己。

  落雨天﹐打一把傘﹐在雨中的世界轉轉﹐頓覺天地草木清新。

  我到上海﹐喜歡到那些民國老建築的周圍轉轉﹐那些老房子裡一定有過很多故事﹐裡面曾經住過什麼人﹖又有著怎樣的陳設擺布﹖這些都引發一個路過者的好奇。

  轉轉是一個人走路。它不同於散步﹐有探望的意思。一個離家多年的人﹐回到家鄉﹐他要去看望老同學﹑老朋友﹑老街坊﹐他要去轉一轉老街道﹑老城牆﹑老茶館﹑老澡堂﹐以及他小時候玩過的地方﹐走進一座城的精神肌理。散步﹐則是放鬆心情﹐與並不相識的人擦肩而過。

  轉轉﹐一定範圍裡的漫游﹐沒有天涯孤旅的開闊﹐也不是曠野上思想者的散步﹐它只在小世界裡﹐看看人家院子逸出的花草﹐牆頭掛出的石榴﹐看著看著﹐一個人心裡喜歡。

  翻幾頁泛黃的線裝書﹐看幾張古畫﹐是到古代街市﹑城廊轉轉﹐古代有好多美食﹐散著裊裊熱氣﹐也有好多店舖﹑房屋﹑橋樑﹑城樓﹑車﹑騾﹑馬﹐市聲嚷。

  到古詩裡轉轉﹐會遇到“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舊時茅店社林邊﹐路轉溪橋忽見。”

  到一些老地方轉轉﹐有人走屋空﹐物是人非的感覺。

  我在這座古城﹐喜歡尋找舊院裡的老植物。在那些古宅裡﹐發現了七百年的紫藤﹑八十年的紫薇﹑一百年的枸骨樹﹐它們分別呼吸在巷子深處的不同人家。

  轉轉的標準姿勢﹐是晚風中披一件布衣﹐倒背著手﹐一言不發﹐有地老天荒之感的獨自踱步。

  它沒有“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的獨步愴然﹐卻有著自己世界的親切。

  《光明日報》( 2019年05月10日 15版)

[ 責編﹕石佳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