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當代絕學之契丹文字的研究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當代絕學之契丹文字的研究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5-13 05:0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原標題﹕當代絕學

  作者﹕鄭毅﹑牟岱

  契丹民族是我國古代北方少數民族﹐千年前逐步消失﹐融入中華民族之中﹐留下了很多世界歷史謎團﹐尤其是契丹文字。契丹文字包括契丹大字和契丹小字。契丹大字源於遼神冊五年(公元920年)﹐遼太祖耶律阿保機令人參照漢字﹐“以隸書之半增損之﹐始制契丹大字”﹐後又在契丹大字基礎上創製契丹小字﹐前後通行近300年。其後歲月﹐消失不見﹐逐漸被後世遺忘。關於契丹文字的研究也成為當代絕學。

  1922年﹐在今內蒙古巴林右旗發現的遼陵《帝后哀冊》﹐開啟了近現代契丹語言文字研究的先河。20世紀30年代﹐我國學者將契丹文哀冊與漢文哀冊相對照﹐用“比較法”破譯了契丹小字中的年﹑月﹑日﹑數字﹑干支﹑年號及少部分日常用語。

  1934年出版的《遼陵石刻集錄》是契丹文字研究的第一個高峰。新中國成立後﹐隨著各地新資料的不斷發現﹐研究者取得了劃時代的突破。1985年8月﹐由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出版的《契丹小字研究》一書﹐既廣泛搜集了資料﹐又積極吸納了國內外研究成果﹐整理的契丹文墓誌大字總數約1700字﹐小字約400字﹐其中擬讀132字﹐譯解338詞﹐完成了資料整理與解讀方面之集大成。

  研究古文字之難﹐世人熟知。甲骨文﹑金文雖有緊在其後的篆書﹑隸書等漢語文字藉以參照釋讀﹐識讀起來仍然困難重重。而契丹文字落在紙面上的實物非常罕見﹐僅在宋人所著《燕北錄》中收錄了五個字﹐可見的祗有石刻與小件器物上的銘文。

  20世紀20年代後﹐唐武則天墓無字碑上刻載的《大金皇弟都統經略郎君行記》﹐才被中外學者確認為契丹文。對於既無古籍又無現存語言可供對比參考的契丹文﹐其解讀難度可以想象。加之契丹字結構獨特﹐似漢非漢﹐文句佶屈聱牙﹐更令初見者望而生畏。

  唯其難﹐至20世紀80年代中期﹐契丹文字一直未能整句解讀﹐祗能零星解讀一些語詞﹔唯其難﹐許多字詞的擬音釋義常常眾說紛紜﹐不能統一﹔唯其難﹐契丹文字研究祗能一步步艱難求索尋真﹔唯其難﹐祗能依賴出土墓誌從事契丹文字研究﹐而墓誌不會天天出土﹐祗能見一回﹐研究一回。因此﹐祗能逐漸積累﹐別無他途。

  《光明日報》( 2019年05月13日 11版)

[ 責編﹕孫宗鶴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