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美好生活構建與良好社會心態培育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美好生活構建與良好社會心態培育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5-15 05:1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羅仲尤(福建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既包括更高要求的物質性需要﹐又包括更高層次的社會性需要和心理性需要。社會心態作為社會心理和社會意識交融滲透的產物﹐映射出社會主體對社會現實所持有的認知態度﹑情緒感受和價值取向等。美好生活需要積極健康的社會心態為基礎﹐社會心態對美好生活構建具有強大的反作用﹐有鑒於此﹐應統籌推進美好生活構建與良好社會心態培育。

  在勞動創造中建設美好生活﹐培育良好心態。勞動創造是實現美好生活的根本動力。在構建美好生活過程中﹐不管是物質財富的積累﹐還是精神價值的沉澱﹐都需要靠辛勤勞動來創造﹐都需要民眾秉持奮發有為的精神狀態。反之﹐消極的社會心態不但消解社會發展活力﹐而且會增加社會發展的無形成本。勞動創造的過程在本質上是主體確證自身本質力量的過程﹐其既能推動生產力水平的提高和人民物質生活水平的改善﹐又能使主體獲得源源不斷的滿足感﹑獲得感和愉悅感﹐產生對自我肯定的積極心理感受。新時代應在全社會牢固樹立勞動最光榮﹑勞動最崇高﹑勞動最偉大﹑勞動最美麗的觀念﹐讓全體人民進一步煥發勞動熱情﹑釋放創造潛能﹐通過勞動創造更加美好的生活。

  把握社會心態內在結構﹐增強良好社會心態培育的針對性。影響社會心態的要素錯綜複雜﹐既包括“社會─群體─個人”的外部關係鏈﹐又包括“價值─認知─情緒”的內部關係鏈。如果把社會心態的影響要素從內到外進行結構劃分﹐最深核心層為群體信仰與理想信念﹐緊鄰核心層為社會價值觀﹐第三層次為社會共識及社會情感﹐最表層是社會感受及社會情緒。其中﹐群體信仰與理想信念最為穩定﹐社會感受及社會情緒最容易受社會現實狀況及社會變遷影響﹐也是短期衝擊力最強的部分。培育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積極向上的社會心態﹐應深刻把握社會心態的影響要素與內在結構﹐推出具有針對性﹑可操作性的措施。首先﹐要加強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加大心理危機干預和心理援助服務力度﹐構建多層次﹑多樣化的社會心態調適機制。其次﹐要最大限度凝聚社會共識﹐構建良善的社會關係﹐增強民眾的社會歸屬感。再次﹐加強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鞏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的主導地位﹐讓人們堅定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將心中蘊藏的對真﹑善﹑美的道德情感和道德共識轉化為價值判斷力和價值選擇力。最後﹐加強理想信念教育。理想信念是思想行動的總閘門﹐也是良好社會心態形成的總開關。如果缺乏理想信念的支撐﹐社會領域的非理性思潮和功利主義就會“乘虛而入”﹐民眾難以尋求到內心世界深度的意義歸宿﹐那社會心態始終就是脆弱的和多變的。

  注重追求夢想與滿足現實需要的有機統一﹐大力加強精神文明建設。美好生活是人依據客觀存在的生活世界在主觀層面生成的一種積極評價和幸福感受。追求自身幸福是人的本性﹐美好生活往往與物質生活的世俗幸福感聯繫最為直接﹐實際生存狀態與需求期望差距過大﹐容易破壞社會有序運行的心理防線。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實現追求夢想與滿足現實需要的有機統一﹐為每個人更好地生存和發展創造條件﹐讓民眾真切感受生活質量和生活水平的提昇﹐讓改革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使人民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實﹑更有保障﹑更可持續。精神文化孕育人的精神家園﹑決定人的精神狀態﹐如果富了以後精神世界跟不上﹐就會被物質主義﹑消費主義﹑虛無主義所左右。缺乏精神文化支撐和內在價值引領﹐美好生活構建不具有可持續性和穩固性﹐良好社會心態培育也缺乏紮根的土壤。

  完善體現公平正義的社會治理體系﹐優化良好心態生成的制度保障。制度建設如果缺失或滯後于社會發展﹐不僅會影響社會穩定﹐而且還會導致心態失衡。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是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的重要路徑。首先﹐要加強社會保障體系建設﹐特別是做好兜底性民生建設。美好生活首先體現在個體日常性﹑重復性的現實生活之中﹐未來生活越缺少確定性﹐就越容易引發消極社會心態。流動性凸顯的現代社會﹐差異性﹑無序性﹑偶然性和不可預見性等非確定因素並存﹐容易帶給人們焦慮的心態﹐而完善的社會保障體系建設﹐可為良好社會心態的生成提供積極﹑穩定的心理場域。其次﹐健全社會分配制度﹐依據現階段生產力發展水平合理調整收入分配格局。最後﹐需要創設重大事件緊急處理機制﹐為涵養積極社會心態創設良好輿論環境。社會心態具有大眾性﹑感染性﹑轉換性等特點﹐在信息化高度發達時代﹐個體非理性情緒更容易與社會熱點事件交織在一起﹐消極心態更容易通過各種傳播手段對社會產生強輻射﹐需要從源頭上防止消極社會心態“蝴蝶效應”的形成。

  《光明日報》(2019年05月15日 06版)

[ 責編﹕孔繁鑫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