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榆林治沙﹕一茬接著一茬干 誓將沙海變綠洲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榆林治沙﹕一茬接著一茬干 誓將沙海變綠洲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5-15 05:1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基層蹲點調研

  光明日報記者 張哲浩 馬榮瑞

  榆林亦稱駝城﹐地處陝北﹐古長城遺址在它北緣蜿蜒﹐而長城之外﹐就是著名的毛烏素沙地。由於長期人為墾殖和氣候演變﹐新中國成立前近百年間﹐黃沙越過長城南侵50多公里﹐榆林被迫3次南遷﹐“沙進人退”的人間悲劇不斷上演。

  1959年以來﹐榆林人民大力興建防風林帶﹐引水拉沙﹐引洪淤地﹐開展了改造沙漠的巨大工程﹐實現了生態環境的根本改善。

  根紮得深﹐樹才能活

  1984年﹐榆林市定邊縣農民石光銀響應中央治理“五荒地”的號召﹐毅然把家搬到海子梁鄉沙漠面積最大的四大號村﹐帶領7個夥伴一頭紮進茫茫沙海。治沙資金不足﹐他就賣掉家裡84只羊和一頭騾子﹐東借西湊買苗款。

  功夫不負有心人﹐聯戶承包治沙首戰告捷。3500畝荒沙地上的旱柳﹑沙柳﹑楊樹﹐成活率達85%以上。這時﹐石光銀又把目光投向國營長茂灘林場的5.8萬畝荒沙上。

  長茂灘裡有上千個大沙梁﹐其中“最難啃的骨頭”喚作狼窩沙﹐距定邊縣城東北38公里﹐方圓6000畝﹐終年風沙蔽日﹐降水稀少。

  當年﹐造林員們在狼窩沙的迎風坡上每植一株樹﹐就要撥開兩三指深的明沙﹐再挖下50厘米的深坑﹐只為讓綠色多一份生的希望。“那時候﹐治沙造林隊員在狼窩沙裡一待就是兩個月﹐幾十年下來﹐哪個人肚裡沒吃下兩斤沙﹖”石光銀說。經過反復嘗試﹐他們摸索出一條喬﹑灌﹑草相結合﹐植樹與工程固沙相輔助的治沙路子﹐樹的成活率穩定在80%。

  樹活了﹐風停了﹐沙漠變綠了。35年來﹐石光銀帶領一干陝北硬漢﹐累計承包造林25萬畝﹐在國營﹑集體荒沙鹼灘上種活了各類植物5300多萬株。他本人也先後獲得全國勞動模範﹑全國治沙英雄﹑聯合國糧農組織世界林農傑出獎等諸多榮譽。

  如今﹐石光銀開始在承包的林地上補栽樟子松﹐實現林區樹種更新。他要趕在退休前﹐力爭將樟子松種植面積推廣到10萬畝﹐再為沙區鋪上一層“細被子”。

  喚醒沙漠自我生命的力量

  近日﹐記者驅車2個多小時﹐來到位於錦界鎮溝掌村的毛烏素治沙造林基地。這裡曾是神木市毛烏素沙地最大一塊無人區﹐如今沙地上的長柄扁桃開出淡白色小花﹐引得眾人嘖嘖稱奇﹐不遠處﹐佔地1萬平方米的毛烏素沙漠生態研究示範園拔地而起。

  走進治沙基地﹐會發現這裡儼然是個露天實驗室﹕有長柄扁桃組培實驗室﹐有深埋沙土10余米的實域反射儀(TDR)動態檢測植被覆蓋後的土壤固碳量﹔有畝產僅200余斤的“低產有機小麥試驗田”測試土壤改良……

  十幾年來﹐治沙基地聯合中科院地理所﹑中國林科院林業所﹑日本大阪大學等國內外高校院所聯合進行科研創新﹐走出了一條治沙與科研相結合的新路。

  “治沙﹐種樹容易管護難。”這是神木市生態保護建設協會會長張應龍悟出來的道理。在基地的生態經濟林套種實驗示範區﹐記者看到瞭解決難題的希望﹕毛烏素新月形沙丘有個特點﹐每一個沙丘下面﹐就會有一個背風嚮陽﹑保水保肥的沙灣。將沙灣平整後﹐栽植葡萄﹑樹莓﹑枸杞﹑長柄扁桃等經濟樹種﹐然後將沙灣間用道路連接﹐形成防火通道﹐這樣﹐既提昇了沙區生物多樣性﹐促進了農民增產增收﹐也解決了林區防火問題。

  “我祗有一個願望﹐就是喚醒沙漠自我生命的力量。”如今﹐張應龍的治沙基地林木管護面積達50萬畝﹐植被覆蓋率也從過去的3%提高到65%﹐區域內每年新增農民收入2000多萬元。

  向“綠色之城”的華麗轉身

  2014年5月22日﹐當最後一架飛播飛機平穩降落在神木市大保當鎮﹐漸漸低沉的引擎聲向世界宣告﹐榆林860萬畝流動沙丘得到全面治理。2018年6月14日﹐第24個世界防治荒漠化與乾旱日紀念大會在榆林舉行﹐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局長張建龍指出﹐中國的治沙是從榆林走出來的。

  從1959年到2019年﹐榆林先後湧現出了惠中權﹑李守林﹑石光銀等一大批全國治沙造林英模代表。勤勞勇敢的榆林治沙人憑著一茬接著一茬干﹐誓將沙海變綠洲的決心與恆心“染綠”了毛烏素。塞上榆林﹐這座昔日的“沙漠之城”﹐正在向“綠色之城”華麗轉身。

  “榆林市委市政府樹立踐行新發展理念﹐以國家森林城市創建為抓手﹐解決好礦產資源開發和生態脆弱之間的矛盾﹐我們將繼續發揚艱苦樸素﹑堅忍不拔的精神﹐依靠科技﹑政策﹑社會力量等不斷創新﹐豐富新時代榆林治沙精神的內涵﹐在全社會樹立文明風尚和生態理念。”陝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榆林市委書記戴征社說。

  《光明日報》(2019年05月15日 07版)

[ 責編﹕孔繁鑫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