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現實題材電視劇創作怎樣堅守現實主義精神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現實題材電視劇創作怎樣堅守現實主義精神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5-15 06:0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文藝觀潮】  

  作者﹕李躍森(《中國電視》雜誌執行主編)

  作為當代生活的直觀反映﹐現實題材電視劇是各種文藝思潮的匯合點﹐也是時代精神的集中體現。近年來﹐經歷了古裝玄幻題材熱播引發觀眾審美疲勞之後﹐電視劇市場逐漸回歸理性。這種情況給現實題材的創作發展帶來新契機。2018年全年全國生產完成並獲得《國產電視劇發行許可證》的劇目323部13726集﹐其中現實題材劇目204部8270集﹐分別佔總部數﹑集數的63.16%﹑60.25%﹐無論是數量還是佔比都較2017年有所上昇。而近期﹐《都挺好》熱播﹐使劇中人物蘇大強成為網絡紅人﹔《青春斗》在觀眾中反響強烈﹐五個年輕女孩的奮鬥打拼故事為百姓津津樂道。這幾部作品在電視劇收視排行榜上﹐一直穩居前列﹐說明現實題材電視劇的整體質量和社會影響力正穩步提昇。接下來﹐創作者們應該在哪些方面加深認識﹑著力改進﹐才能藉著這股收視風嚮和創作熱潮乘勝追擊﹐創造現實題材電視劇的藝術高峰﹐成為創作者必須思考的問題。

現實題材電視劇創作怎樣堅守現實主義精神

電視劇《都挺好》海報。資料圖片

  話題性﹑辨識度和代入感將成為新追求

  現實題材電視劇應堅持現實主義創作道路﹐這是業界業已達成的基本共識。但對於如何把握現實主義精神﹐每個人的見解卻不盡相同。對於大多數觀眾來講﹐衡量一部作品是否屬於現實主義﹐主要看它與現實的相似程度。然而﹐藝術真實是一種相對真實﹐受創作者對生活的感知力﹑理解力和表達力制約。在這個意義上﹐如何書寫現實比現實本身更為重要。應該看到﹐現實主義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隨著時代發展而變化著的﹐如果還用十九世紀的觀念要求今天的作品﹐無異于削足適履。畢竟﹐社會生活日趨多元﹐現實主義也需要新的內涵﹑新的形態﹑新的手法。

  從近年來現實題材電視劇的創作實踐來看﹐藝術家們對現實主義的理解比以往更為靈活﹑開放﹐更加注重回應時代的需求﹐反映時代的進步和社會關係的變化。比如﹐從一個普通人的奮鬥歷程中折射時代變革大趨勢的《雞毛飛上天》裡﹐主人公的小名“雞毛”與劇名“雞毛飛上天”相呼應﹐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情滿四合院》講述一個院子﹑幾戶人家的喜怒哀樂和酸甜苦辣。每個家庭都是社會上一部分家庭的縮影﹐創作者由大及小﹐讓觀眾從中照見了自己的生活。《最美的青春》以不落俗套的人物設計﹑明快緊湊的敘事節奏和歷史化的詩意想象﹐講述塞罕壩幾代造林人的奮鬥史﹐引發了輿論熱議。在微博上﹐#電視劇最美的青春#獲1.1億閱讀量﹐#討厭武延生#﹑#最美的青春又沒播#等話題沖上話題熱搜榜。可見﹐隨著時代的發展﹐電視劇的創作播出環境發生改變。話題性﹑辨識度和代入感已然成為現實題材電視劇的新追求﹐這為作品注入了活力﹐使得故事更加生動﹑更具傳播力﹐也給現實主義的創作理念增添了新的維度。

  警惕過度理想化﹑標籤化的創作傾向

  在一個多變的文化環境中﹐求新求變自然會成為創作者首選的應對策略﹐但不管潮流和風尚如何變化﹐現實主義的精神內核應當始終如一﹐這就是對真實性的終極追求。從近年的現實題材電視劇創作來看﹐一些作品出現了脫離生活﹑背離現實主義精神的傾向﹐比如過度理想化。現實主義當然不排斥理想﹐現實主義作品如果缺乏理想的光華﹐就容易流于粗鄙和刻板。但理想應該融入生活之中﹐而不應該成為阻隔生活與藝術的鴻溝。過度理想化讓形象失真﹐讓生活失重。一些英模劇為了突出英模的高尚品格﹐人為貶低其他人物的價值﹐製造英模與周圍人的對立﹐使英模與社會環境脫節﹑崇高精神與日常生活脫節。還有一些都市情感劇熱衷於展示生活的光鮮浮華﹐刻意追求畫面的唯美﹑色彩的亮麗﹑環境的優雅﹑氣氛的浪漫﹐而偏離了生活的自然狀態。追求精緻本身沒有錯﹐但如果對精緻的追求過於刻意﹐就成了一種精緻的庸俗。而物欲的過度膨脹﹐必然會擠壓人物的精神空間。此類作品對生活細節的描繪越充分﹐往往對生活本質的偏離度越大。相反﹐有些表面看來打磨得不那麼精細的作品﹐卻因還原了生活本身的粗糙質感﹐而產生了較好的美學效果。

  標籤化是現實題材創作中另一個值得注意的傾向。一些作品熱衷於給故事﹑人物設置議程﹐以吸引觀眾的注意力﹐而不去深入挖掘故事產生的原因﹑人物性格發展的邏輯。這些作品滿足于蜻蜓點水式地反映生活的浮光掠影﹐用套路代替藝術﹐用話題代替深層次問題﹐看似個性鮮明﹐實則風格浮誇。這是一種新的公式化﹑概念化現象﹐其結果無助於觀眾理解生活﹐只會加深他們對生活的曲解。

  應該有溫暖人心﹑啟迪人生的正面力量

  當然﹐現實主義不是跟在現實後面亦步亦趨。現實中總會有一些喧嘩和噪音﹐也會有一些難以把握甚至難以理解的問題﹐這就需要藝術家們敏銳地觀察生活﹐睿智地分析生活﹐寫出自己獨特而深切的生命體驗﹐從幾個方面入手﹐來深化現實主義精神。

  首先﹐要發現生活中的美好﹐解決生活中的問題。觀眾真正喜歡的﹐是那些反映與自己切身利益相關問題的作品。有沒有積極介入生活的態度﹐檢驗著作品中現實主義的成色。現實題材電視劇祗有真正發掘出那些老百姓感受最深的﹑在生活中難以解決的問題﹐並且站在時代的高度進行提煉﹐用藝術的方式加以呈現﹐才能恰切地把握住公眾的興奮點。迴避導致虛假﹐而能深刻揭示人們面對問題時積極向上的力量﹑追求幸福的艱難曲折過程﹐才是真正的現實主義。

  其次﹐要善於發現創作中的盲點。一方面﹐要不斷開拓新的題材領域﹐尋找那些別人沒有表現過的東西。比如《獵場》通過獵頭公司經理人充滿戲劇性的職業生涯﹐表現人性的沉淪與復歸﹔《小別離》聚焦“中學生留學”現象﹐讓觀眾在生動有趣的故事情節中獲得思考和啟示。這些作品的創作觸角伸向了以往一些沒有表現過或很少表現的領域﹐給觀眾帶來了新鮮的觀賞體驗。另一方面﹐要從大家耳熟能詳的老題材﹑舊素材中發現新意﹑開掘價值。比如《初心》沒有表現甘祖昌從將軍到農民的落差﹐而著力表現人物與環境﹑人物生活與內心的高度統一﹐由此塑造了一個富有光彩的將軍農民形象。同樣以表現人物的性格魅力見長﹐《陽光下的法庭》描繪了一個溫柔﹑知性的女法官﹐讓一部嚴肅的法制題材作品充滿了人文關懷的溫度。

  再次﹐要敢於面對藝術創作上的難點。當前現實題材電視劇創作最大的難點﹐是如何將中華美學精神﹑中華審美風範與國際通行的表達方式結合起來﹐用民族化的藝術語言打造出具有獨特個性和價值的作品﹐從而走向世界﹐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喜愛。宗白華先生曾概括說﹐中華美學有兩種境界﹐一種是空靈之美﹐一種是充實之美﹐這兩種境界在電視劇中如何體現﹖如果藝術家表現的內容過於空靈﹐難以抓住觀眾又該怎麼辦﹖再有﹐中華美學講究意境﹐而意境在電視劇中應該怎樣表現﹖還有﹐中華美學講究天人合一﹑含蓄蘊藉﹐而電視劇要追求戲劇衝突的極緻化﹐怎樣把這兩種因素在作品中和諧地統一起來﹖這些課題不僅需要從理論上加以分析﹑概括﹐也需要藝術家在實踐中進行探索。

  歸根結底﹐現實主義不僅是一種美學理想﹐而且是一種人生態度。因為現實不可能盡善盡美﹐所以需要有溫暖人心﹑啟迪人生的正面力量﹐需要秉持積極的現實主義創作出來的優秀影視作品。這不僅體現為情境和人物的真實﹐而且應該體現為一種有意味的講述方式﹕既能感染觀眾﹐又能觸動觀眾﹔既能產生娛樂效果﹐又能激發深刻思考﹔既能展現多樣化的生命狀態﹐又能促使觀眾心中形成昂揚向上的生活態度和價值取向﹐進而形成推動社會發展﹑時代進步的精神力量。

  《光明日報》( 2019年05月15日 15版)

[ 責編﹕孫宗鶴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