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紅色經典怎樣吸引年輕觀眾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紅色經典怎樣吸引年輕觀眾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5-22 04:01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紅色經典怎樣吸引年輕觀眾

──記新創民族舞劇《草原英雄小姐妹》的探索和實踐

光明日報記者 高平

  近來﹐中國的大型劇目舞臺颳起一股“最炫民族風”。內蒙古藝術學院烏蘭牧騎舞蹈團一群師生歷時3年﹐經過無數次修改磨煉﹐打造出了大型原創民族舞劇《草原英雄小姐妹》。該劇在北京國家大劇院﹑上海國際舞蹈中心﹑內蒙古烏蘭恰特大劇院等地演出近40場﹐觀眾反響熱烈。

  時代需要英雄﹐我們的民族需要英雄。如何在舞臺上謳歌英雄﹐弘揚時代精神﹖紅色經典怎樣吸引年輕觀眾﹖藝術院校在培養人才的同時﹐能否創作出留得住﹑傳得開的大型舞臺劇目﹖創作團隊有哪些不為人知的辛勞付出﹖帶著這些問題﹐本報記者深入《草原英雄小姐妹》的臺前幕後探訪究竟。

紅色經典怎樣吸引年輕觀眾

5月12日﹐內蒙古藝術學院原創民族舞劇《草原英雄小姐妹》在北京天橋藝術中心上演。丁根厚攝/光明圖片

紅色經典怎樣吸引年輕觀眾

內蒙古呼和浩特市﹐演員在表演舞劇《草原英雄小姐妹》。新華社發

紅色經典怎樣吸引年輕觀眾

北京天橋藝術中心﹐演員在表演舞劇《草原英雄小姐妹》。光明圖片

  1﹑時代需要我們去重溫信仰

  用舞蹈表達思想﹐歷來是藝術中最難的。重塑草原英雄小姐妹這一影響幾代人成長的紅色經典﹐遇到的最大挑戰是價值觀如何呈現﹑碰撞﹐以及能否與觀眾產生共鳴。

  為此﹐該劇總編導﹑中國舞蹈家協會副主席趙明煞費苦心﹕“舞劇精心設計了當代視角切入﹑多重空間轉換的藝術敘事結構﹐用課堂作為軸線﹐講述兩代人心靈碰撞和情感交融的故事。”創作開始不久﹐趙明就被查出患有嚴重的胃病。忍著病痛﹐趙明與主創團隊多次深入草原英雄小姐妹龍梅和玉榮的家鄉和原居住地採風﹐體會英雄故事的發生過程﹐精心策劃﹑籌備﹑製作﹐著力打造時代精品。

  舞劇一開場﹐字幕打出“第一課”。以當代小學生上學的視角切入﹐調皮的孩子們在上學路上﹐有的孩子還被爺爺背著。“第二課”開始﹐課堂上的小學生們被龍梅和玉榮的故事深深吸引﹐暴風雪中的小姐妹牽動著大家的心。

  草舞﹑水舞﹑馬舞﹑羊舞﹑摔跤舞﹑珠嵐舞﹐或優雅靈動或氣勢十足﹐讓觀眾沉浸在草原美景之中﹐陶醉在蒙古族風情之中。舞蹈﹑音樂﹑燈光﹑舞美等融為一體﹐每個場景都像精美的草原詩畫﹐洋溢著濃濃的草原味。

  “草原英雄小姐妹”龍梅和玉榮作為“100位新中國成立以來感動中國人物”﹐激勵著一代又一代人的信仰培育和靈魂自塑。她們冒著生命危險保護集體羊群的英雄事跡早已成為草原精神的象徵。舞劇正是以龍梅和玉榮真實的英雄事跡為藍本﹐將蒙古族的舞蹈藝術﹑民族音樂藝術及蒙古族服裝等文化元素充分融入舞劇的編創當中﹐用當代視角與多重時空把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相結合﹐全維度再現了龍梅﹑玉榮斗風雪護羊群的感人場景﹐生動演繹了當代青少年與“草原英雄小姐妹”的心靈碰撞﹐帶給觀眾極大的震撼效果。

  該劇編劇兼藝術總監﹑中國舞蹈家協會副主席﹑內蒙古藝術學院副院長趙林平說﹕“這個故事深深感染了我們這一代人﹐這樣的價值觀不斷激勵著我們。把‘草原英雄小姐妹’這一伴隨幾代人成長的真實而感人的故事以民族舞劇的藝術形式呈獻出來﹐是我們這一代舞蹈人應盡的責任。”

  2﹑龍梅﹑玉榮登臺互動﹐傳播正能量

  舞劇《草原英雄小姐妹》首演﹐人物原型姐姐龍梅和妹妹玉榮來到了內蒙古民族劇院音樂廳﹐與觀眾和演職人員互動。扮演妹妹的演員桑夏夢趕緊向龍梅和玉榮“取經”。

  “那時候雖然年幼﹐但不害怕﹐祗有一個信念﹐就是一定不能讓集體的財產受損失。”玉榮說。

  龍梅和玉榮還向演員們描述了草原上的暴風雪﹐讓缺少真實生活體驗的演員有更深刻的理解。“妹妹”桑夏夢還表演了一段在暴風雪中艱難前行的舞蹈動作﹐龍梅﹑玉榮稱讚其“真實﹑形象”。

  “這是一部近年來少有的好作品。通過內蒙古藝術學院舞蹈團演員們的精彩演繹﹐把我們帶到了54年前那個風雪交加的夜晚。我們是普通牧民的孩子﹐祗是做了自己該做的事情﹐黨和人民卻給了我們很多的榮譽。我們深深感到﹐沒有黨和人民的培養和教育﹐就沒有我們今天的成長和進步。新時代﹐新征程﹐我們一定會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繼續前行。讓我們大家攜起手來﹐共同傳播正能量﹗”龍梅和玉榮感嘆道。

  首演現場﹐很多觀眾都是帶著孩子來看演出的。“我們一家三代8口人都來了﹐尤其是在演出結束後看到龍梅和玉榮﹐實在太激動了。我的父母中學時候聽過她們的現場事跡報告會﹐我是看著講她們故事的小人書﹑動畫片長大的。她們的故事激勵了一代又一代人﹐我今天帶6歲的女兒來看劇﹐就是希望她們的精神能夠傳承下去。”呼和浩特市民張欣瑞說。

  3﹑謳歌英雄彰顯文化自信

  《草原英雄小姐妹》于2017年9月19日成功首演後﹐經過在呼和浩特﹑北京﹑上海的十幾場演出及5次專家研討會﹐在業內及廣大觀眾中引起了極大的反響。舞劇先後獲得2018年國家藝術基金大型舞臺劇作品滾動項目﹑2018年文化和旅遊部全國舞臺藝術重點創作劇目等多個獎項。

  中國舞蹈家協會主席馮雙白如此評價﹕“舞劇選材既大膽又有意義﹐通過生動的藝術形象﹐歌頌了社會主義建設時期以愛國主義和集體主義為精神引領的英雄行為。這個英雄行為被選擇出來作為舞劇藝術的表達對象﹐在選材上非常獨到。”

  文化部原藝術司司長﹑南京藝術學院舞蹈學院院長于平認為﹕“舞劇不是單純地陳述半個世紀以前的往事﹐而是選擇兩代人﹐確切地說是展現隔代人的心靈碰撞和情感交融﹐這是舞劇敘事特性的凸顯和優長的發揮。這部由中場切分為兩幕的舞劇﹐命名直截了當﹐分別叫‘第一課’和‘第二課’。上課不僅是知識的傳授﹐而且是品行的引導。舞劇以‘上課’提示敘事方式的選擇﹐不僅是原創的一種藝術表現新意﹐更是充滿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進課堂﹐滌心靈’的文化自信。”

  內蒙古文聯副主席包銀山說﹕“這是一部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的優秀作品。創作者不是簡單地再現當年的英雄行為﹐而是結合當下社會現實﹐思考如何更好地在青少年中傳承﹑弘揚英雄精神﹐使其成為中國精神﹑中國力量的組成部分。以這種真誠的創作態度和高度的責任感去創作﹐極大地增強了作品的思想性和時代感。”

  趙林平說﹕“未來我們將繼續修改打磨好這部舞劇﹐竭盡全力講好中國故事﹐謳歌英雄﹐使其成為思想精深﹑藝術精湛﹑製作精良的原創民族舞劇精品﹐努力攀登舞劇藝術高峰。”

  4﹑追求藝術就得吃苦

  劇中108位演員全是內蒙古藝術學院烏蘭牧騎舞蹈團的師生﹐他們有共同的信念──弘揚烏蘭牧騎優良傳統﹐努力創作更多接地氣﹑傳得開﹑留得下的優秀作品。

  “對於排舞劇﹐學生們剛開始都有一種陌生感。隨著日復一日地排練﹐大家對舞劇的認知﹐對藝術的追求都上了一個層次。”內蒙古藝術學院烏蘭牧騎舞蹈團團長張永勝說。

  學生演員們除了完成正常的課時﹐其餘時間都泡在劇裡。中午﹑晚上﹑周末﹐幾乎犧牲了兩年來所有的課餘時間和節假日。“學生們真的付出太多汗水。比如演暴風雪那段﹐羊要在地上爬。光‘爬’這一段﹐我們就排練了3個月﹐爬得‘羊’們有頭暈的﹑有腰疼的﹐還有想吐的﹐受傷也很正常。學生們一開始會有怨言﹐但慢慢地﹐大家會理解追求藝術就得像這樣吃苦。”張永勝說。

  扮演“姐姐”的查蘇娜是內蒙古藝術學院研一的學生﹐查蘇娜說﹕“這部劇我們總共有108位演員﹐但去年有37名同學畢業了﹐我們舞蹈團就做了調整﹐一是補充新鮮血液﹐吸納新同學進來﹐二是調整角色。演員大換血﹐所有舞蹈都要重新排。最辛苦的是老師和老演員們﹐需要一遍一遍地跟著重新排練。但為了留下藝術精品﹐大家毫無怨言。”

  趙林平說﹕“2018年度獲批的16個國家藝術基金滾動資助項目中﹐民族舞劇《草原英雄小姐妹》是唯一一部入選的高校劇目。有人認為創演大型舞臺劇是文藝團體的事﹐學校是教學單位﹐搞舞劇不適合也不具備優勢。事實上﹐大學承擔著人才培養﹑科學研究﹑社會服務﹑文化傳承四大功能﹐而一部舞劇的創作﹑排演﹐貫穿著藝術人才培養的全過程﹐是藝術教學與實踐的重要成果﹐可以檢驗藝術院校多學科的教學水平。對學生來說﹐這一過程就是從課堂走向舞臺﹑從學生成為演員的可貴經歷。這部舞劇是探索高等藝術院校舞劇創演新路徑的成功實踐。”

  正如查蘇娜在一篇體會文章中所寫﹕“艱苦的排練過程讓我成長了許多﹐不僅提昇了專業素養﹐更是我人生經歷中一個難忘的禮物。英雄小姐妹的精神一直在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我﹐舞劇給我帶來的更是一個青春故事﹐值得我一輩子去銘記。”

  《光明日報》( 2019年05月22日 07版)

[ 責編﹕徐皓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