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眼科專家建議﹕不可過於依賴近視輔助治療措施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眼科專家建議﹕不可過於依賴近視輔助治療措施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5-23 05:1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誠信建設萬里行

  光明日報記者 周世祥

  青少年“小眼鏡”一直是社會關注的話題。2019年4月﹐國家衛生健康委﹑中央網信辦﹑教育部﹑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國家中醫藥局﹑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等6部門聯合印發了《關於進一步規範兒童青少年近視矯正工作 切實加強監管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規定要嚴格按照國家衛生健康委發佈的《近視防治指南》等要求﹐規範開展兒童青少年近視矯正工作﹐規範眼視光醫療器械使用行為。而市場上一些“視覺康復”機構推薦患者中醫按摩﹑針灸治療的療法﹑中草藥藥膏﹑治療儀﹐產品功能五花八門﹐可謂魚龍混雜。那麼﹐這些治療器械和療法真能達到他們承諾的療效嗎﹖面對這些近視防控產品﹐家長和學生應如何提高辨識力﹖記者日前採訪了北京同仁醫院驗光配鏡中心主任唐萍和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眼科副主任醫師朱鴻。

  記者﹕目前﹐市面上有很多“護眼儀”“護眼按摩儀”等設備﹐聲稱“運用生物磁學﹑中醫傳統經絡學﹑中醫美容學等原理﹐通過脈衝磁場和穴位按摩以及遠紅外線熱敷加熱﹐微電腦芯片控制技術對眼部熱敷﹑震動﹑柔壓”等﹐從而達到“幫助眼部增氧通絡﹐增強眼部晶狀體調節能力﹐恢復睫狀肌彈性”等效果。您認為這對青少年近視患者而言﹐所承諾的療效能達到嗎﹖其原理符合科學常識嗎﹖什麼樣的患者適合使用這些設備﹖

  唐萍﹕關於運用按摩﹑熱療﹑脈衝治療近視﹐我們曾經做過一些臨床的觀察。從短期來看﹐一些用戶會反饋說看東西清晰了﹑舒適了﹐這種情況的確是客觀存在的。因為這些產品確實可以促進血液循環加快﹐通過按摩也能起到讓肌肉放鬆的作用﹐有一定的科學依據。但近視的成因很多﹐睫狀肌緊張祗是其中的一個因素。近視形成有環境因素﹐如近距離長時間用眼﹐還有遺傳因素﹐還有光學離焦﹐包括周邊離焦﹑中心離焦等。所以這種方法不可能“包治百病”﹐祗是在眼睛疲憊時緩解眼部疲勞。所以﹐首先還是需要瞭解近視是否是由於近距離長時間用眼﹑眼部肌肉長時間處於疲勞狀態而造成的。如果是﹐使用儀器會緩解﹐但如果是其他因素造成的﹐作用就很微弱了。但是﹐如果只寄希望於使用設備﹐不注意改變用眼的習慣﹑用眼的環境﹐近視還可能會加快發展。

  朱鴻﹕中醫中藥﹑針灸治療﹑激光脈衝﹐從原理上講﹐都有治療近視的可能﹐但從科學角度講﹐這些祗是猜想﹐是否能起到切實療效﹐據我瞭解﹐還沒有足夠多的﹑有力度的研究去證明。現在由於大眾接受這方面的宣傳比較多﹐會覺得有治療效果﹐可能會忽略其他因素﹐比如用眼衛生習慣﹑戶外活動時間﹑保障眼睛處於正常的發育階段等﹐所以不能過分誇大它們的療效﹐當然也不能“一棒子打死”﹐要讓大眾客觀認識它們的作用。如果患者定期到醫院進行眼健康檢查﹐監控其視力發育﹐醫生對其眼睛的發育有客觀評估﹐我們對其使用設備會很放心。但如果忽略了正規檢查﹐盲目依賴設備﹐發現青少年視力發育問題的時間窗可能就會錯過﹐這就會導致近視發展。至於什麼樣的患者需要使用輔助設備﹐要分情況對待。比如﹐如果有青少年患有弱視﹐佩戴框架眼鏡的同時﹐運用輔助的弱視治療儀訓練是有效果的﹐也很必要。另外﹐一些措施作用其實很有限﹐比如眼貼﹐最多可以通過散熱改善血液循環。

  記者﹕《通知》指出﹐不得在開展近視矯正對外宣傳中使用“康復”“恢復”“降低度數”“近視治癒”“近視剋星”等表述誤導近視兒童青少年和家長。一些視力康復機構認為佩戴近視眼鏡並不會起到控制度數增長的作用﹐可能越戴度數越高﹔一些護眼按摩儀﹑中醫穴位按摩的宣傳表述雖沒有採用“降低度數”﹐但採用了“提高視力”等表述﹐其宣傳例證裡有度數在3個月左右降低50度以上的療效反饋。您認為這些宣傳有誤導﹑誇大的嫌疑嗎﹖近視視力和度數的關係又是什麼﹖

  唐萍﹕近視視力和度數之間沒有太直接的關係﹐視力和很多因素有關﹐是一種心理物理的測量方法﹐它與人的情緒狀態﹑照明環境都有關係﹐還與眼睛是否疲勞﹑眼部肌肉是否緊張有關﹐和視網膜﹑瞳孔的大小﹑視覺細胞的直徑也都相關。所以“提高視力”祗是一種模糊的表述﹐通過訓練﹐視力可能會提高﹐但是近視可能仍然存在﹐屈光度並沒有改善。舉個極端的例子﹐瞇著眼睛看東西有時比睜著眼睛更清楚﹐視力提高了﹐並不表示度數降低了。至於50度的改變﹐一個人從早到晚﹐度數可能會有50度的變化。越戴眼鏡度數越高的說法並不成立﹐對於兒童來說﹐對周圍情況的感知﹐80%都是通過視覺完成的。如果視覺效果不好﹐既會影響生活和學習﹐也會影響到視力的發育﹐所以還是需要通過眼鏡來矯正。

  朱鴻﹕商家在這裡可能故意模糊了一些概念。醫院檢查近視之所以要散瞳驗光﹐就是要去掉其調節力。如果一個孩子眼軸發育的程度沒有跟上其正常階段﹐但由於調節過強﹐可能表現出來的視力是比較好的狀態。如果一個機構宣稱能夠調節視力﹐弱化了有關度數的問題﹐可能會耽誤青少年患者控制近視的機會﹐祗要視力達到1.0﹐就認為是其治療效果﹐但這種調節過強不是其正常的發育階段﹐所以這種“視力正常”祗是一種假象﹐有可能錯過干預治療的最佳時機。一些家長認為“戴了眼鏡就摘不下來了”﹐對於戴眼鏡有畏懼心理。我認為﹐如果患有了近視﹐還是要佩戴框架眼鏡或者角膜塑形鏡來矯正﹐因為如果在視網膜上成像不清晰﹐視覺刺激減少了﹐也會導致視覺發育的問題。

  記者﹕對於未滿18周歲的青少年和其家長而言﹐應如何走出防治近視的誤區﹐選擇適合自身特點的治療方法﹐控制近視的加深和發展﹖

  唐萍﹕近視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目前還沒有所謂“視覺康復”的方法﹐至少目前沒有相關研究來證明。最好還是能從小建立屈光發育檔案﹐及早發現﹐提前預防。如果近視還沒有發生﹐應提早預防﹐最有效的手段就是戶外運動。戶外視野比較開闊﹐眼部肌肉是放鬆的﹐另外﹐陽光是全光譜的光﹐可以促進體內神經遞質的產生﹐能抑制眼軸的增長。此外﹐還要有意識地控制近距離的用眼。其次﹐就是關注屈光發育檔案﹐一旦發現較同齡孩子有異常﹐就要積極採取防控措施。如果已經患有近視﹐就要控制近視的發展﹐首先需要對眼睛情況做全方位的檢查﹐根據檢查結果選擇適合的眼鏡。目前﹐有些廠家會推出周邊離焦鏡﹑角膜塑形鏡﹐還有低濃度的阿托品滴眼液﹐研究證明都是有效的﹐我們會根據患者情況來選擇。如果已經是高度近視﹐就需要進行密切觀察﹐更需關注﹑防治其併發症和病變。

  《光明日報》( 2019年05月23日 10版)

[ 責編﹕曾震宇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