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文化遺產保護行動﹕亞洲文明交流的黃金航道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文化遺產保護行動﹕亞洲文明交流的黃金航道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5-26 03: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文明互鑒】

  作者﹕劉曙光(原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院長)

  5月15日上午﹐習近平主席在亞洲文明對話大會開幕式主旨演講中﹐提出了加強文明交流互鑒的“中國方案”﹐並擲地有聲地表達了中國將以實際行動率先垂範。其中﹐排在首位的是“中國願同各國開展亞洲文化遺產保護行動﹐為更好傳承文明提供必要支撐”。

  習近平主席一直高度重視亞洲文化遺產保護。2016年6月訪問烏茲別克斯坦時﹐他曾在當地報紙發表署名文章﹐肯定

文化遺產保護行動﹕亞洲文明交流的黃金航道

修復後的吳哥古跡茶膠寺 圖片由作者提供

“中國國家文物局﹑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西北大學等單位積極同烏方開展聯合考古和古跡修復工作﹐為恢復絲綢之路歷史風貌作出了重要努力”。習近平主席此次倡議開展亞洲文化遺產保護行動﹐是對親仁善鄰﹑協和萬邦中華文明精神的弘揚光大﹔反映了他對人類歷史發展規律和亞洲文明特質的深刻把握﹐顯示了他對文化遺產保護在促進亞洲文明交流互鑒方面的重要作用的深刻認識。自古以來﹐中華文明就是亞洲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帶動和影響亞洲文明成長﹑進步﹑發展的重要力量。開展亞洲文化遺產保護行動﹐也再一次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國作為一個亞洲巨人﹑文明古國﹑文化遺產大國的歷史責任和文化擔當。

文化遺產保護行動﹕亞洲文明交流的黃金航道

修復後的尼泊爾加德滿都杜巴廣場九層神廟羅漢院木雕 圖片由作者提供

  璀璨的亞洲文明是世界文明的精彩篇章﹐悠久的歷史﹑燦爛的文化﹐在廣袤的亞洲大陸留下了極為豐富的文化遺產﹐是世界文化遺產寶庫中最為重要的珍藏。

  亞洲是人類社會最早進入新石器時代﹑最早進入文明形態的大陸。兩河流域文明﹑恆河-印度河文明﹑黃河-長江文明影響了全球人類社會﹔世界三大宗教(佛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全部起源於亞洲。勤勞智慧勇敢的亞洲人民在不同的地理環境下﹐發展起高度的海洋文明﹑綠洲文明﹑草原文明﹑遊牧文明和農耕文明﹐並形成了影響整個人類文明進程的希伯來文化﹑波斯文化﹑阿拉伯文化﹑蒙古文化﹑印度文化﹑東亞文化﹑高棉文化等﹐在絲綢之路﹑茶葉之路﹑香料之路上留下了人類歷史的輝煌篇章。今天保存在亞洲各國的文化遺產是亞洲輝煌歷史﹑燦爛文化的物質載體和實證。據初步統計﹐亞洲目前擁有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多達247處﹐在全球845處世界文化遺產總數的佔比接近30%﹐是亞洲人民文化寶庫的珍貴財富﹐也是世界人民的精神滋養。

文化遺產保護行動﹕亞洲文明交流的黃金航道

  中沙考古隊員在沙特塞林港遺址開展水下考古調查。圖左為沙特考古隊員麥迪。他是中國培養的水下考古隊員﹐也是沙特第一個擁有水下考古隊員證書的人﹐目前是沙特水下考古部門的負責人。圖片由作者提供

  令人焦灼的是﹐許多亞洲文化遺產不幸成為當今世界遭受戰亂破壞和自然災害威脅最為嚴重的遺產﹐開展搶救性保護是國際社會的責任﹐也是亞洲各國的共同使命和繁重任務。

  從2001年3月塔利班武裝悍然炸毀世界文化遺產巴米揚大佛開始﹐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等國炮火連天﹐人民生靈涂炭﹐文化遺產慘遭劫難﹕包括世界文化遺產帕爾米拉古城遺址在內的一大批珍貴的文物古跡﹐被極端勢力惡意損毀或盜掘﹐包括阿富汗國家博物館﹑伊拉克國家博物館在內的文化機構遭遇洗劫﹐數十萬件文物被破壞﹑被走私。在尼泊爾和緬甸﹐強烈的地震災害給那裡的文物建築造成致命損傷﹐亟待修復。除此之外﹐還有許多亞洲國家因受到經濟社會發展等條件的限制﹐不少文物古跡和博物館藏品的保存狀況堪憂﹐亟待保護﹑修復。因此﹐開展文物古跡搶救修復和博物館文物藏品保護修復﹐已經成為亞洲多國文化領域的燃眉之急和繁重任務。開展亞洲文化遺產保護行動﹐正逢其時。

  通過開展文化遺產保護的國際合作促進文物本體及周邊環境的保護﹑助力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國際社會已有成功的經驗。例如﹐從1993年開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起了“拯救吳哥古跡國際保護行動”。26年來﹐包括中國在內的3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的專業力量﹐齊心協力﹑勤奮工作﹐使吳哥古跡成功摘掉“瀕危世界遺產”的帽子﹐文物本體保護﹑研究﹑展示狀況大為改善﹔吳哥古跡所在的暹粒地區也從當初那個人煙稀少﹑地雷密佈﹑經濟凋敝的小城鎮﹐轉變成為今日柬埔寨經濟社會文化相對發達的省份﹐吳哥古跡助力柬埔寨王國日漸成為國際旅遊熱點﹐高棉文化由此全面走向世界。

  中國在開展亞洲文化遺產保護方面已取得了一批成果﹐有能力﹑有經驗﹑有信心在今後的保護行動中發揮主導作用﹑作出突出貢獻。

  與許多鄰國和亞洲國家在物質文化遺產和非物質文化遺產方面相似相通﹐是我們參與亞洲國家文化遺產保護的先天優勢。

  近年來﹐中國政府在致力於本國文化遺產保護傳承利用的同時﹐積極參與文化遺產領域的國際治理﹐成為“國際瀕危文化遺產基金”的首批出資國和董事國。中國在柬埔寨暹粒吳哥古跡完成了周薩神廟和茶膠寺的保護修復﹐開展了吳哥寺廟遺址的考古調查﹐啟動了王宮遺址的保護研究項目。中國還和印度同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柬埔寨)柏威夏寺保護國際協調委員會的主席國。

  在尼泊爾的加德滿都﹑緬甸的蒲甘和烏茲別克斯坦西瓦古城的文物建築修復工地上﹐活躍著中國文物工程師的身影﹔中國與沙特組成聯合考古隊﹐在紅海之濱以“海港模式”為視野﹐確認塞林港遺址為紅海之濱繁盛于公元9-13世紀的一處朝聖貿易港﹐為瞭解古代海上絲綢之路和阿拉伯半島歷史增加了許多重要的細節﹔此外﹐我們還與蒙古國﹑伊朗﹑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印度和孟加拉等國﹐也開展了成果豐富的聯合考古。

  近十年來﹐中國和亞洲有關國家相互舉辦了近百個文物展覽。繼2014年中國聯合哈薩克和吉爾吉斯成功將“絲綢之路﹕長安-天山廊道的路網”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之後﹐我們正在積極尋求與有關國家聯合推動“絲綢之路﹕南亞廊道”和海上絲綢之路申報世界遺產。我們也多次舉辦東盟國家﹑湄公河流域國家﹑絲路沿線國家的專業人才培訓﹐包括了文化遺產保護﹑世界遺產管理﹑博物館運營﹑土遺址保護﹑紙質文物保護﹑水下考古等領域。這些涵蓋了文化遺產領域方方面面的工作成果說明﹐中國不僅在隊伍﹑人才﹑技術﹑設備方面具備了開展亞洲文化遺產保護行動所需要的條件﹐而且積累了相對豐富的國外工作以及與國外文博機構合作的經驗﹐完全可以策劃並主導好亞洲文化遺產保護行動。

  1996年初﹐當第一個中國專家組赴柬埔寨開展吳哥古跡調查時﹐曾經受到西哈努克親王的親切接見。他在談話中說﹐吳哥古跡是柬埔寨人民心中最珍貴的精神財富﹐你們來幫助我們保護吳哥古跡﹐就會贏得我們的心。西哈努克親王這番語重心長的話語道出了一個真理﹕對任何一個民族或國家來說﹐文化遺產是最能反映其民族特性﹑歷史命脈和文化精神的﹐是他們立足於世界民族和文化之林的深厚根基﹔對文化遺產的保護﹐從來都是各種民族情感中最深層﹑最柔軟的部分﹐也是最容易超越政治﹑社會和文化形態的差別而實現成功合作的。

  以鄰為善﹑以鄰為伴﹐堅持睦鄰﹑安鄰﹑富鄰﹐突出親﹑誠﹑惠﹑容理念﹐是我國周邊外交的基本方針。因此﹐我們一定要以習近平主席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和一帶一路倡議精神為指引﹐將開展亞洲文化遺產保護行動作為實施這一外交政策的新動力﹑新途徑﹐以高度的責任心﹑高度的歷史使命感和高度的專業精神﹐認真對待這一造福亞洲各國乃至全人類的國際行動﹐精心設計﹑科學謀劃﹑穩步實施推動﹐使之成為文化遺產保護促進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促進亞洲民心相通的新典範﹐成為亞洲文明交流互鑒的黃金航道。

  考慮到亞洲國家在國體政體﹑自然與社會環境﹑經濟發展和歷史文化傳統方面的顯著差異﹐考慮到亞洲文化遺產的豐富性﹑多樣性﹐以及保存﹑保護狀況和利用情況的極端複雜性﹐考慮到開展亞洲文化遺產保護行動對組織機構﹑資金保障和專業力量的迫切需求﹐建議國家文物局等責任部門在中央統一部署下﹐進一步加強涉外機構和隊伍建設﹐組成多部門﹑多學科聯合的專門工作班子﹐聯合我駐亞洲各國使領館﹐盡快協調各有關國家和國際組織開展需求調研和現狀分析﹐將國際文化遺產保護理念﹑中國文化遺產保護經驗與各國文化遺產實際相結合﹐將傳統保護修復的技術﹑方法與現代科學﹑材料﹑數字技術相結合﹐編制好總體規劃和分國別﹑分地區的工作計劃﹐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實質性啟動﹐讓豐富多樣的亞洲文化遺產得到有效保護﹐讓我國與亞洲各國人民的心更加親密﹑更加溫暖地相連相通。

  《光明日報》( 2019年05月26日 12版)

[ 責編﹕曾震宇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