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漢豐湖﹕一張巨大的環保考卷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漢豐湖﹕一張巨大的環保考卷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5-26 03: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基層蹲點調研】

  光明日報記者 張國聖

  “確實是‘世界級難題’﹐確實很不容易。”75歲的原重慶開縣副縣長劉中和說。漢豐湖曾經是一張巨大的環保考卷﹐如今﹐重慶開州把這張環保考卷做成了“湖在城中﹑城在山中﹑人在山水中”的生態畫卷。

漢豐湖﹕一張巨大的環保考卷

漢豐湖舉子園。劉康攝/光明圖片

  2016年撤縣設區前的開州﹐是三峽庫區最後一個移民遷建區縣。原來的開州城位於長江一級支流彭溪河回水末端﹐伴隨著三峽水庫秋冬季節蓄水至175米﹑春夏季節放水至145米﹐開州形成了面積約42.78平方公里的消落區。為盡量減少消落區對開州居民生產生活的不利影響﹐國家批准在距離開州新城4.5公里的彭溪河下游修建生態水位調節壩﹐將開州城區約15平方公里的消落帶變成了總庫容約8000萬立方米的城市內湖漢豐湖。

漢豐湖﹕一張巨大的環保考卷

漢豐湖風雨廊橋。劉康攝/光明圖片

  開州是三峽庫區消落帶面積最大的區縣。消落帶是水體出現季節性變化時﹐被淹沒土地周期性露出水面的區域﹐屬於生態環境十分脆弱的敏感地帶。劉中和曾經的主要工作就是天天帶著一幫人“轉湖”﹐為這麼大一片消落區尋求治理方案。漢豐湖成為三峽庫區唯一的工程湖泊後﹐“治湖”又成了“世界性難題”。“當時最大的願望﹐就是千萬不能讓漢豐湖變成臭水湖。”劉中和說。

漢豐湖﹕一張巨大的環保考卷

光明日報記者張國聖(左)在採訪劉中和。王麗娟攝/光明圖片

  “世界性難題”到底有多難﹖漢豐湖國家濕地公園管理局副局長黃亞洲列舉了四條﹕水位漲落最大﹑連片面積最多﹔冬天水位高﹐夏天水位低﹐反季節漲落﹔人口和工業密度大﹔消落區既有坡度小於15°的臺岸﹐又有坡度大於75°的崖岸﹐還有很多陡峭的峽谷﹐地形複雜﹐支流多﹑庫灣多。陸生植物和近岸水生植物在枯水期快速生長﹐蓄水淹沒後大量植物腐爛造成嚴重的內污染。水位消落時又正值夏季﹐沼澤上的垃圾和腐爛植物在高溫下極易滋生蚊蠅﹑誘發傳染病。

  “三峽水庫剛剛蓄水﹐就出現了庫岸崩塌﹑水土流失﹑漂浮物堆積等問題﹐過去幾十年幾百年積澱在土壤裡的營養物質也對水體造成污染。還有水棉被太陽一曬﹐白花花一大片﹐又難看又難聞。”劉中和說﹐剛開始幾年﹐每漲落一次就要消毒一次。不消毒不行﹐消毒本身對水體又有污染﹐“這些國際上都沒有經驗可以借鑒﹐我們祗能自己慢慢摸索。”

  按照打造“中國工程湖泊生態典範”和建設“三峽最美濱湖城市”的目標﹐開州區啟動了基塘工程﹑林澤工程﹑濕地“五小工程”﹑鳥類生境工程等消落區生態恢復治理“四大工程”。其中﹐基塘工程針對消落區受反季節水淹﹑生物多樣性衰退嚴重的問題﹐在漢豐湖庫岸及澎溪河河岸緩坡地帶挖出數千個水塘﹐種植荷花﹑美人蕉﹑茨菇﹑菱角等耐水淹水生植物1100畝﹐不僅淨化了水質﹐還豐富了消落區景觀﹐美化了沿岸人居環境。林澤工程主要是在165~175米區域種植耐水淹且具有經濟價值的濕生林木﹐已經成功試種落羽杉﹑水松﹑秋華柳﹑烏桕﹑江南榿木等10余種耐水淹喬灌木20余萬株﹐不同樹種在不同季節的變化﹐使漢豐湖呈現出“水上五彩林”的特有景觀﹔在175米水位線附近種植和加工飼料桑﹐用飼料桑養殖草食畜禽的“滄海桑田”﹐已實現桑畜總產值上億元。鳥類生境工程為夏季繁殖濕地鳥和冬季越冬水鳥構建了水塘﹑溝渠﹑窪地等多樣性生存環境﹐還建設了兩個蓄水時水上面積1140平方米的島嶼供鳥類停歇﹑覓食。黃亞洲告訴記者﹐與9年前相比﹐漢豐湖的濕地植物增加了40余種﹐鳥類增加了21種﹐包括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中華秋沙鴨和7種國家Ⅱ級保護動物﹐還有8種鳥類是首次在重慶境內發現。

  在治理漢豐湖的過程中﹐開州沿湖建設了總長15公里﹑總面積200余萬平方米的濱湖公園﹐正著力將環湖40余公里全部建成濱湖公園。開州也通過破解消落帶治理這一“世界級難題”展示出“三峽最美濱湖城市”的獨特魅力。據開州區委書記冉華章介紹﹐現在的漢豐湖﹐已經躋身全國23個國家重點濕地公園之列﹐開州新城也成功創建“國家園林縣城”“國家衛生縣城”﹐獲得了“聯合國中國區環境規劃示範城市優秀案例”“中國宜居宜業典範縣”“中國十大休閑小城”“新三峽十大旅遊新景觀”等眾多榮譽。2018年﹐全區旅遊總收入增長了21.25%。

  《光明日報》( 2019年05月26日 11版)

[ 責編﹕曾震宇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