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昔日“火焰山” 今朝“花果山”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昔日“火焰山” 今朝“花果山”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5-26 03: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基層蹲點調研】

  光明日報記者 馬躍華

  站在長汀河田最高峰烏石岽觀景臺上﹐放眼望去﹐藍天白雲下﹐20萬畝山林鬱鬱蔥蔥﹐滿目青翠﹔一彎綠水繞過山腳﹐白鷺翩翩﹐嬉戲山水間。難以想象﹐數十年前這裡曾是一片“晴三天﹐鬧旱災﹔雨三天﹐鬧洪災”﹐水土流失嚴重﹑寸草不生的荒山。

昔日“火焰山” 今朝“花果山”

長汀汀江國家濕地公園一角。光明日報記者 馬躍華攝/光明圖片

  福建省龍岩市長汀縣位於武夷山南麓﹐閩粵贛三省交界處﹐是全國著名的革命老區和紅軍長征出發地之一﹐也曾經是南方紅壤區水土流失最嚴重的縣份之一。據1985年遙感普查﹐長汀縣水土流失面積達146.2萬畝﹐佔全縣面積的31.5%。

昔日“火焰山” 今朝“花果山”

長汀造林典型“斷臂鐵人”蘭林金向光明日報記者馬躍華(右)介紹油茶種植技術。蘇偉珍攝/光明圖片

  長汀縣幹部廖洪海回憶﹐8歲放暑假時﹐他從縣城到河田親戚家做客﹐那裡的“沙漠”景象令他極為震驚﹕四周山嶺紅土壤一片紅色﹐基本看不到樹﹐偶然雜生的幾株馬尾松或木荷﹐正像紅滑的癩禿頭上長著幾根黑髮﹐萎絕而凌亂。

昔日“火焰山” 今朝“花果山”

長汀正在大力發展養雞等林下經濟。光明日報記者 馬躍華攝/光明圖片

  1983年﹐長汀被列為福建省水土流失治理試點﹐拉開了水土流失治理的序幕。2000年﹐福建省進一步將長汀水土流失治理工作列為“為民辦實事”項目之一﹐一場大規模水土流失治理攻堅戰在這裡打響。

  策武鎮南坑村黨支部書記沈騰香搞了30多年水土保持﹐她說﹕“不讓老百姓砍樹﹑割草﹐老百姓就不能做飯。因此﹐第一步非常艱難。”為了改變這一局面﹐長汀逐步引導農民以煤代柴﹑以沼代柴﹑以電代柴。從2000年起﹐煤球每個補貼0.04元﹐建設沼氣池每口可得680元補助﹐後來又出臺了每千瓦時電補貼0.2元的政策。

  現在﹐長汀人都徹底“放下斧頭”﹐用上了沼氣和電。與此同時﹐“扛起鋤頭”植樹造林治理水土流失已成為他們的自覺行動。

  記者來到戴坊村長嶺頭蘭林金油茶基地﹐祗見油茶樹漫山遍野﹐苦竹亭亭玉立﹐一派生機盎然。

  雙臂高位截肢的蘭林金正在栽油茶樹。他用臂彎勾住﹐胸脯頂著﹐扛起鋤頭﹐用力一挖﹐熟練地使用著鋤頭。

  “山上的油茶樹都是我種的﹐最高的已經長到2米左右了。我還打算在對面那片荒山種上更多的油茶樹。”年近花甲的蘭林金信心滿滿。蘭林金曾在廣東清遠市一家採石場工作﹐因發生意外﹐他失去了雙手﹐左眼也被炸傷。蘭林金說﹕“命運越坎坷﹐我越不屈服﹗”不服輸的他﹐後來和當地50多戶村民簽訂合同﹐承包了2270畝荒山搞種植﹑養殖業﹐踏上一條綠色希望之路。

  三洲曾是長汀縣水土流失最嚴重的地方﹐每次下雨﹐田裡都會流進很多沙子﹐種的稻子收成比較少﹐產量也低﹐過去這裡常年裸露著寸草不長的大面積紅土﹐被人們稱為“火焰山”。如今這裡也完全變了模樣。順著彎彎的山路﹐記者來到水土治理成果顯著的三洲楊梅示範片﹐祗見楊梅青翠﹐覆蓋山頭﹐昔日的“火焰山”變成了“花果山”。

  賴木生便是當地出了名的“種果大王”﹐在“火焰山”上誕生的百萬富翁。在他的果場﹐春天可以賞桃花﹑李花﹑梨花﹔夏天可以摘桃﹑摘楊梅﹑摘李子﹑摘油萘﹑摘西瓜﹔秋天可以摘梨﹑敲板栗﹔冬天銀杏葉子紅了﹐漫山遍野灑滿金光。站在果場的山頭﹐賴木生說﹕“我計劃完善果場的觀光道路﹐進一步優化果種﹐開闢不同的體驗區域。還要擴大種養規模﹐興辦農家樂﹐讓遊客採摘體驗之餘享受農場的有機食品﹐做到立體化體驗服務。到時候﹐不光小朋友喜歡來﹐老年人也樂意來親近自然﹐益壽延年﹗”

  生態的逐步改善﹐還帶動了長汀大田經濟﹑林下經濟﹑花卉經濟等生態農業的發展。2018年﹐長汀林下經濟經營面積達170萬畝﹐參與農戶21463戶﹐實現產值27.25億元。

  滴水穿石﹐久久為功。今天的長汀﹐山清水秀得以回歸﹐生態系統趨向恢復﹐人與自然日益和諧﹐美好家園目不暇接。長汀森林覆蓋率已由1986年的59.8%提高到2017年的79.8%﹐昔日水土流失重災區也收穫了“全國生態文明建設示範縣”“全國水土保持生態文明縣”等十幾個國家級﹑省級生態建設榮譽。長汀人民用實踐與實效詮釋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的生態文明發展之道。

  《光明日報》( 2019年05月26日 11版)

[ 責編﹕曾震宇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