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神農架護林人﹕寒寂中的堅守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神農架護林人﹕寒寂中的堅守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5-26 03: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基層蹲點調研】

  光明日報記者 夏靜 張銳

  山腳盛夏山嶺春﹐山麓艷秋山頂冰。

  5月7日﹐立夏後的第一天﹐記者登上海拔2960米﹑被譽為“華中第一哨”的神農架國家公園神農頂民兵哨所﹐雲霧籠罩﹐白雪遍地﹐寒風刺骨。

神農架護林人﹕寒寂中的堅守

雲霧繚繞的神農架大九湖濕地。光明日報記者 張銳攝/光明圖片

  “在這裡﹐因為雨雪和大風﹐一面嶄新的國旗一般不到半個月就得更換一次。”神農頂民兵哨所第七屆哨兵王大志說。哨所擔負著方圓104萬畝自然生態資源的防火瞭望等任務。早年間哨所條件極其艱苦﹐缺水缺電﹐一遇大雪封山﹐有時幾個月都見不到人影﹐所以前五屆都是夫妻哨。在哨所﹐哨兵要忍受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辛。

神農架護林人﹕寒寂中的堅守

立夏剛過﹐雪中覓食的神農架金絲猴。光明日報記者 張銳攝/光明圖片

  與王大志值守哨所同樣艱苦的還有59歲的神農架林區林業管理局紅坪林場鐵廠河管理所所長邵定春﹐他要時常入山進行遠程巡護﹐起早摸黑﹐有時“兩頭不見亮”。

神農架護林人﹕寒寂中的堅守

光明日報記者張銳(左)採訪神農架巡護人員。向平洋攝/光明圖片

  “今日到溫水村三組沙坪子﹐主要入林排查是否有採集七葉一枝花現象。經查﹐沒有發現什麼情況。山林中全是綠色﹐各種花開得很艷。”在紅坪林場紅岩溝護林站﹐打開邵定春的巡護日誌﹐5月4日這樣寫道。邵定春本是一位子承父業的伐木工﹐砍了20年的樹﹐在2000年﹐他轉產為護林員。如今他的兒子邵榮虎也已成為神農架國家公園管護人員。從砍伐到保護﹐邵定春一家三代人都與森林結下不解之緣。

  深林大山中鳥鳴葉響﹐更顯人的孤寂。“基層巡山護林艱苦枯燥﹐我也有過放棄的念頭。”與記者同行的巡護隊員邵榮虎也曾疑慮過動搖過。但父親告訴他“一輩子可以幹很多事﹐但一輩子能堅持幹好一件事就是成功”。如今﹐邵榮虎早已下定決心堅守神農架﹐傳承父輩的神農精神﹐用點滴汗水為青山站崗﹐為綠水放哨。

  不祗是林業人履職盡責保護自然﹐神農架村民也將保護生態變成了自覺。

  “我不砍一棵樹﹐要留給子孫後代。”神農架林區木魚鎮青天村村民林廷洪說。他寧願花高價從外地買木材修棧道﹐也不捨得砍伐自己種的樹。20世紀80年代初﹐因為超計劃採伐﹐他被判刑兩年。出來後﹐他開始栽種“還債林”。如今林子已有5000余棵胸徑在20~30厘米的樹木。他說﹐有時站在林子裡都會高興得流淚。2017年﹐他被授予“生態保護模範”稱號。如今﹐同林廷洪一樣﹐保林護林已經成為神農架村民的一種生活方式。

  70年﹐綠林的消長﹐見證著神農架與祖國同奮進的壯闊歷程。

  無論是響應國家號召﹐拿起斧頭鋸子開山伐木﹐為國家輸送300多萬立方米木材﹐還是依照政策﹐全面禁伐變身生態護林員﹐幾代神農架人發揚神農不畏艱險,“架木為梯﹐採嘗百草”的精神﹐克難勇進﹑舍小我成大我﹐鑄就了北緯31度的“綠色奇跡”。

  《光明日報》( 2019年05月26日 11版)

[ 責編﹕曾震宇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