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為學 為人 為官──李光地的家規﹑家訓及當代啟示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為學 為人 為官──李光地的家規﹑家訓及當代啟示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6-01 04: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馮靜武(中國浦東幹部學院博士﹑福建省李光地研究院特聘研究員)

  李光地(1642─1718)﹐字晉卿﹐號厚庵﹐別號榕村﹐福建泉州安溪湖頭人﹐清初著名理學家﹑易學家。他歷任翰林編修﹑內閣學士﹑直隸巡撫﹑吏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等職﹐為官近五十年﹐幾乎經歷整個康熙朝。李光地一生鑽研理學﹐著述頗豐﹐他還兼通歷數﹑兵法﹑水利﹑律呂﹑音韻之學。康熙評價他“謹慎清勤﹐始終一節﹐學問淵博”。李光地去世後﹐康熙發出“君臣之契﹐特有深焉”“蓋惟朕知爾最悉﹐亦惟爾知朕最深”的感慨。雍正的《諭祭文》中對其亦有“學問優長﹐持身端恪”“卓然一代之完人”的讚譽之詞。

  李光地操履篤誠﹐器資端亮﹐深諳“修齊治平”之道。他以自己官宦仕途﹑為人處世方面的親身經歷和切身體會﹐結合古代聖賢的道德教誨及行為示範﹐親自撰寫《誡家後文》﹐告誡子孫﹔訂立族規《本族公約》﹐管束族人﹔訂立村規民約《同裡公約》《丁酉還朝臨行公約》等﹐淳化民風。此外﹐他還撰有與“家訓”在性質和內容上高度相似的系列“箴文”﹐如《勸學箴》《惜陰箴》和《誡家後箴》等。

  為學上﹐他首先強調讀書的重要性﹐“人若閑散度日﹐過後未免悔恨﹐惟用工讀書﹐便心無不安處”﹐他還認為讀書使人快樂﹐所謂“惟有讀書以自樂”。他在《家訓‧諭兒》中引錄韓愈《講學解》中的話﹐“口不絕吟於六藝之文﹐手不停披于百家之篇﹔紀事者必提其要﹐纂言者必鉤其玄”﹐提出讀書不要局限於閱讀﹐動手寫才能銘記于心﹐所謂“目過口過﹐總不如手過”。李光地指出讀書應當“提其要”“鉤其玄”﹐為此學人必須做到“閱事要詳”“思理要精”。其次﹐李光地“專勤好學﹐博洽多聞”﹐強調讀書要細﹐所謂“讀書字字挑剔﹐是孔子正派”﹐“孔子讀書﹐直是字字不放過”。他曾經批評王陽明讀書不細﹐指出“明代人讀書不細﹐大害事”﹐“明朝人學問﹑事功都不透﹐想是讀書不專之過”。李光地還指出讀書要善於獨立思考﹐要有懷疑和批判精神﹐他在《榕村語錄》之《大學》篇中講“讀書最怕是無疑”。此外﹐李光地還主張讀書要融會貫通﹐學思並舉﹐“讀書須要融洽﹐不然撐腸拄肚﹐便為害”。讀書如果學而不思﹐“不過是愚庸書生”﹐“其弊至不可言”﹔若思而不學﹐“便有高明才智一流往而不返﹐就偏僻一路生出許多見解﹐自許獨得﹐開教說法﹐其弊無窮”。

  為人上﹐重德修業﹐反對“惟利是視”﹐李光地反復給自己的家族成員講“後世子孫有德易以王﹐無德易以亡”的道理﹐指出“德”對家族及家庭成員發展的重要意義。《榕村語錄》中記載﹐“即如人家子孫﹐果能繼述祖宗之志事﹐便使科名接踵﹐豈非好事﹖若罔上賊下﹐惟利是視﹐要他富貴何用﹖倒不如使他貧賤困苦﹐既不至害人﹐或者動心忍性﹐反有向善之機”。李光地在《誡家後文》及《榕村語錄》中告知後輩要懂得先祖“起家艱難”﹐要求他們“收斂約束﹐和順謙卑”﹐不可“侮老犯上”“貪利奪食”﹐強調為人處世的倫理道德。李光地認為﹐正是祖輩先人有孝順友愛﹑辛勤勞動之美德才有家族繁榮興旺的結果﹐子孫後代應該珍惜和學習。如果子孫乖戾悖逆﹐懶惰放縱﹐則必然導致家族衰敗不堪。李光地在《誡家後文》中說﹕“吾生七十年間﹐所閱鄉邦舊家﹑朝著顯籍者多矣﹗榮華枯隕﹐曾不須臾。”他用自己的所見所聞及宦海風雲的人生經驗告誡後人﹕榮華富貴﹑興衰存亡不過是片刻之事。一個家族要想長期興旺﹐必須嚴格約束自己﹐做到“孝友勤勞”。

  為官上﹐李光地一是主張濟人利物﹐反對“自為身家謀”。他用儒家傳統的“為人之學”與“為己之學”作為其“為官”“齊家”的哲學基礎。李光地在《榕村全集》鰲峰講義中言﹐“為官而思所以濟人利物﹐亦是為己﹐必自為身家之謀﹐方是為人。然為官而為子弟謀田宅者﹐此固為人。若訓飭子弟﹐使之循規矩﹐秉禮義﹐能自守其家業﹐雖是為子弟謀﹐卻是為己”。作為儒者的李光地提倡“為己”之學﹐就做官來講要做到“為己”﹐就是要“濟人利物”﹐而不是“為身家之謀”。就處理“為官”與家庭關係而言﹐“為己”就是要在家庭中訓導教育兄弟﹑子女﹐讓他們秉守禮義﹐遵守規矩﹐進而自守家業﹐而不是“為子弟謀田宅者”。李光地從先儒處承繼了“為己之學”的思想並加以闡揚和踐行﹐嚴格約束自己的家人及後代﹐在今天有很強的啟示意義。二是主張清正廉潔﹐反對貪欲妄為。李光地反對唯利是圖﹐主張清廉為官﹐自己率先垂範﹐躬行實踐﹐真正做到知行合一。他在新衙東巷巷口的接官亭前放置一座雕像﹐雕像的頭部被砍斷以後再粘接上去﹐以此告誡族人為人為官不能有貪念﹐否則就會有性命之憂﹐甚至身首異處。這見證了他“在官以清勤自勵”的品格。三是主張愛惜名節﹐反對徇私庇護。李光地把家訓家風與國家法律相結合﹐嚴格約束自己和家族成員。他強調“要略略的在本鄉做得一點榜樣﹐先從本族整理起﹐先要自己清心寡欲﹐禁得子弟僮仆﹐不要欺詐鄉里”。李光地還用自然界草木枯榮之理作比喻﹐“凡再實之木﹐其根必傷﹐席蔭驕矜﹐衰落立至”﹐“自今以往﹐有犯規條﹐我惟有從公檢舉﹐聞于官而與眾共棄之﹐不能徇私庇護”。當他看到家族成員倚仗財勢﹐“作害鄉里﹐罪大惡極”的行徑﹐李光地厲聲警示﹐“爾不為吾惜名節﹐吾豈得為爾愛身命”。他借周公之言告誡後人﹐“子孫到不肖的田地﹐他便知作惡也﹐並不知有祖父﹐何嘗是我的子孫”。他進一步告知子孫族人越界行為的嚴重後果﹐“國憲有嚴﹐亦必不爾寬也”﹐這些話語至今讀來仍如洪鐘大呂﹐鏗鏘有力﹐極富啟示意義。

  李光地的家規家訓有鮮明的特點﹐一是強調讀書“為己”﹐以理學思想為其家規家訓的哲學基礎﹐富有理論性﹔二是對症下藥﹐以解決問題為目的﹐具有針對性﹔三是知行合一﹐以躬行實踐為導向﹐很有實效性。李光地的家訓得到子孫後代的身體力行﹐成為立族之本﹐旺族之綱。李光地故里﹐每逢李光地的誕辰日和忌日﹐全族後裔齊聲誦讀《誡家後箴》﹐溫故知新﹐牢記先賢遺訓﹐遵規守法。

  《光明日報》(2019年06月01日 11版)

[ 責編﹕孔繁鑫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