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辛德惠﹕銘刻在石碑上的赤子情懷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辛德惠﹕銘刻在石碑上的赤子情懷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6-02 04: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蹲點在曲周】  

  光明日報記者 陳鵬

  在中國農業大學曲周實驗站裡﹐有一座石碑﹐碑的正面鐫刻著“改土治鹼﹐造福曲周”八個燙金大字﹐背面則書寫著12萬曲周人民的深情﹕“昔日茫茫鹼灘﹐今朝一片綠洲﹐緣木思本﹐飲水思源﹐特樹此碑﹐以志永念。”

  碑文盛讚當年原北京農業大學(現中國農業大學)數十名教職員工紮根曲周無私奉獻的赤子情懷。辛德惠的名字﹐與石元春﹑林培﹑毛達如﹑雷浣群﹑黃仁安﹑陶益壽等人的名字﹐被鐫刻在這塊漢白玉石碑背面。

  1973年﹐留學歸來的“洋博士”辛德惠與石元春等人來到曲周﹐決定紮進鹽鹼最嚴重的張莊。辛德惠是這項國家重點科研項目“旱澇鹽鹼地綜合治理”主要參加人。為了掌握第一手資料﹐查明曲周鹽鹼地的成因和類型﹐他經常親自上手﹐和農民們一起在農田上挖坑﹐做剖面﹐做24小時的水滲透觀測實驗﹐每隔一兩個小時﹐他總是獨自鑽進田地裡﹐挨個查看﹑記錄數據。這些研究在後來擴展豐富成為“半濕潤季風氣候區水鹽運動”理論﹐成了後來黃淮海中低產田改造的“藥方”。

  鹽鹼地改造成功之後﹐在曲周﹐農業綜合治理的研究逐漸開展起來。農業可持續發展面臨的資源短缺﹑耕地流失﹑環境退化等諸多問題﹐讓辛德惠加快了研究的步伐。

  為了減少空氣污染﹐辛德惠提出了“玉米秸稈整株還田”﹐既保護環境﹐又能增加地肥。但他發現﹐農民們為了省事﹐直接焚燒。怎麼說服農民們相信﹖於是﹐辛德惠親自帶人做實驗﹐做增產效益分析﹐給農民做示範。面對龐雜的數據指標﹐他帶人加班加點﹐連續幹了4個月﹐才得到了翔實可靠的實驗數據﹐秸稈還田得以在曲周全縣推廣。

  數十年來﹐一直在低產﹑貧困﹑落後的地區工作﹐條件艱苦﹐積勞成疾﹐辛德惠卻在日記中自述“甘之如飴﹐樂此不疲”。

  1986年年底﹐辛德惠在曲周感到胸部不適﹐在大家一再催促下到醫院檢查。經確診是心肌梗死前兆﹐必須立刻住院。

  辛德惠的學生﹑中國農業大學教授郝晉珉告訴記者﹐即使在住院期間﹐辛老師還在抓緊時間研究課題﹐幫研究生修改論文﹐與地方領導商討農業發展轉型……半年後﹐他的心髒病得到了控制﹐左臂卻沒有脈搏。醫生再三叮囑他不能勞累﹐不能激動﹐否則會有生命危險。

  可是一出院﹐他又忙碌地奔波在北京─石家莊─曲周這條線路上。中國農業大學曲周實驗站第三任站長李維炯經常與辛德惠一起乘火車前往曲周﹐“即使從車廂的一邊走到車廂的另一邊﹐辛老師都要停下來休息。我們總是勸他﹐多休息﹐不要過於勞累。但是﹐他卻總是生氣地沖我們說﹐‘我的身體狀態就是這樣了﹐再不繼續工作﹐那活著幹嗎﹖’”

  辛德惠在曲周工作20餘年﹐有一年在曲周工作300余天。

  “誰來養活中國人﹐祗有靠我們自己才能解決這個問題。”辛德惠提出﹐“制定和實施糧食﹑農業-農村﹑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一體化系列戰略”﹐並一直為此堅持研究。

  即便在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後﹐他也沒有停下腳步。1998年﹐68歲的辛德惠在浙江象山縣參加全國松材線蟲病考察途中﹐因心髒病突發﹐不幸去世。應曲周縣人民的請求﹐辛德惠的骨灰一分為三﹐分別安放在北京﹑寧波和他工作20餘年的曲周。

  “辛老師再也不會離開曲周了”。如今﹐曲周實驗站西南角辛德惠墓前的大樹亭亭玉立﹑綠樹成蔭﹐總有當地農民自發來祭拜。

  郝晉珉面對記者聲音哽咽﹕“我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來過曲周。我祗知道﹐我的老師﹑老師的老師在這兒﹐我的學生﹑學生的學生也在這兒。”

  《光明日報》( 2019年06月02日 02版)

[ 責編﹕孫宗鶴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