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我將一生從事俄中友好事業﹐直到生命最後時刻”──訪俄中友協第一副主席庫里科娃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我將一生從事俄中友好事業﹐直到生命最後時刻”──訪俄中友協第一副主席庫里科娃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6-02 05:1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特別關注】  

  光明日報駐莫斯科記者 韓顯陽

  對所有從事中國與俄羅斯交流的人來說﹐俄中友協第一副主席嘉琳娜‧維尼阿米諾夫娜‧庫里科娃的名字一定不會陌生。每個與她打過交道的人﹐都驚嘆于她對兩國交流的熱愛和充沛的精力。為了這一事業﹐她數十年如一日﹐用信仰﹑真情感動了一批批後來人。不久前由中俄聯合編撰出版的《世代友好──紀念中俄建交70周年文集》中﹐《從學生時代到一輩子》一文講述的就是她的故事。在習近平主席對俄羅斯進行國事訪問前夕﹐光明日報記者專訪了這位俄聯邦功勛文化工作者。交談中﹐她深情地回憶了自己為促進俄中友誼的人生經歷﹐講述了兩國人民真誠友好的別樣故事。在她娓娓道來的話語中﹐記者深深體會到為什麼她會說“談及俄中關係70年﹐與我個人的一生息息相關”。

  學生時代的夢想

  採訪一開始﹐庫里科娃就饒有興致地談起了她從少女時期就結下的中國情緣。她清晰地記得﹐“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主席在天安門城樓莊嚴宣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我是莫斯科中學的一名7年級學生。新中國的成立在蘇聯引起巨大轟動﹐廣播和報紙都報道了中國發生的事﹐影院上映了謝‧格拉西莫夫拍攝的影片《解放了的中國》和《中國人民的勝利》﹐吸引學生們紛紛湧入影院觀看。此外﹐我們還學會了由瓦‧穆傑拉里創作的歌頌蘇中友誼的歌曲《莫斯科─北京》”。她說﹐那時不少到過中國的蘇聯人在廣場﹑學校發表熱情洋溢的演講﹐介紹自己眼中的中國﹐其中包括一些應邀參加過新中國開國大典盛況的知名人士。

“我將一生從事俄中友好事業﹐直到生命最後時刻”──訪俄中友協第一副主席庫里科娃

俄中友協第一副主席﹑俄聯邦功勛文化工作者庫里科娃。韓顯陽供圖

  正是這些電影﹑演講﹐以及後來閱讀的大量介紹中國革命的書籍﹐讓庫里科娃在中學畢業時下定決心要進入莫斯科東方學院學習漢語。她自豪地講述了當年的一個小插曲。“我中學時學的是法語﹐成績很好。畢業那年我16歲﹐按照規定17歲才能進入大學。我勇敢地找到東方學院院長表達了自己想學漢語的願望。院長要我考慮其他更適合的大學﹐因為漢語非常難學﹗而且他還說﹐東方學院的女生錄取名額非常少﹐你可能考不上。可是﹐無論什麼樣的障礙﹐我都邁過去了﹐最後順利地成為莫斯科東方學院中國學系的學生。”

  庫里科娃還動情地回憶了與中國人首次接觸的情景。“大學3年級時﹐我參與了第六屆莫斯科世界青年和大學生聯歡節的接待工作﹐陪同北京實驗話劇團的演員們訪問新西伯利亞﹑秋明﹑赤塔等地。與中國朋友們朝夕相處兩個月﹐我們一起說漢語﹐分享各自的秘密﹐包括愛情。那時﹐我們都祗有十八九歲﹐相處甚歡。在外貝加爾斯克告別時﹐我們難捨難分﹐相擁而泣。”

  1957年12月﹐還是大學生的庫里科娃第一次踏上中國土地。“在北京火車站﹐與我在蘇聯相識的北京實驗話劇團的演員手捧鮮花迎接我們。”在中國待了半年﹐那段光陰給她留下了美好印象。她說﹕“休息日裡﹐我從不待在蘇聯大使館裡。中國朋友們帶著我遊覽頤和園﹑故宮﹐還邀請我去家中做客﹑參加婚禮。”“從那時開始﹐中國就進入了我的生活﹐充滿了我的整個青年時代。”

  “一輩子”的故事

  採訪中﹐庫里科娃談到自己與李克強總理的一段故事。2012年﹐時任副總理的李克強訪俄﹐詢問擔任俄中友好協會副主席的庫里科娃﹕“您從事中俄友好事業多少年﹖”庫里科娃告訴記者﹕“我當時的回答是‘一輩子’。”兩天後﹐李副總理在莫斯科大學發表演講時引述了我的話。他說﹐我見到一位從事中俄友好50多年的俄中友協女士。她告訴我﹐一輩子都在做有利於俄中友好的事。我認為她有一顆年輕的心﹐希望她把俄中人民友誼傳遞下去。

“我將一生從事俄中友好事業﹐直到生命最後時刻”──訪俄中友協第一副主席庫里科娃

庫里科娃著作《俄羅斯─中國﹕民間外交》封面。韓顯陽供圖

  的確﹐庫里科娃一直在追逐青少年時期的夢想。往事歷歷在目﹐庫里科娃至今仍清楚地記得﹐“1957年10月29日蘇中友好協會成立。正是在這個機構裡﹐我聽蘇聯﹑中國人士講述兩國人民並肩作戰抗擊日本法西斯的感人事跡。我與中國有了更多接觸﹐也進一步堅定了進入這個組織工作的信念”。1960年3月﹐以優異成績畢業的庫里科娃得償所願。在協會﹐她從秘書開始﹐一步一個腳印﹐直至成為蘇中友好協會副主席﹑第一副主席。1989年12月起﹐庫里科娃以蘇聯及俄羅斯對外友協代表的身份﹐在蘇聯以及俄羅斯駐華使館從事民間外交工作10年。2000年回莫斯科後﹐她依然選擇返回協會工作。她說﹕“蘇聯解體後﹐80多家對外友好協會被解散﹐祗有蘇中友協得以保留﹐1992年重組為俄中友好協會。協會不僅從未停止過自己的事業﹐還不斷拓展新路徑。”

  在庫里科娃看來﹐“友誼﹐不是一個簡單的詞彙”﹐而是要通過實實在在的各種活動來推動。20世紀60年代﹐庫里科娃與蘇中友協的其他20多名工作人員努力工作﹐“積極地保護蘇聯社會中對中國及其古老而獨特歷史文化的應有尊重”。1967年至1987年﹐蘇中友好協會舉辦了300場活動。在她看來﹐這些活動為此後蘇中兩國社會交流乃至兩國關係發展奠定了基礎。“我們堅持邀請中國使館官員來友協做客﹐其中就包括錢其琛﹑戴秉國等同志。”她說﹐中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擁有幾千年歷史﹔中國人民是偉大的人民﹐這個國家孕育了李清照﹑梅蘭芳﹑戈寶權等大師。

  庫里科娃認為自己是一個普通的民間外交人士﹐並非常自豪自己能成為兩國友誼橋樑的搭建者。她說﹕“我從事的是俄中民間友好事業﹐不是國家外交。我從少女時代就開始從事這項事業﹐感到十分幸福。祗要心臟跳動一天﹐我就會將這項偉大事業繼續下去。”

  “目睹中國進步”

  談及中國的改革開放﹐庫里科娃認為自己是見證者。她說﹐“20世紀50年代﹐我第一次到中國。1958年的北京街頭﹐一片藍色﹑灰色的海洋﹐祗有自行車﹐幾乎沒有汽車”。她親眼見過中國的困難﹐感受過物資短缺時代。“現在的中國和中國年輕人擁有了一切”﹐她說﹐“這要感謝中國40年的改革開放。40年裡﹐我親眼看到了中國的發展﹐中國成為偉大﹑強盛﹑繁榮的國家﹐實現了全面崛起和發展﹐為全世界所仰慕。”

  近年來﹐庫里科娃經常應邀參加各種活動併發表演講。她告訴記者﹐每當有人問如何看待中國為什麼能夠取得如此偉大成就時﹐她總是回答﹐因為中國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中國走的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她說﹐“毋庸諱言﹐中國存在需要解決的貧困﹑生態等問題﹐而中國領導人正努力加以解決”。

  雖早已過了古稀之年﹐但庫里科娃仍然堅持瞭解中國的最新動態。她全文閱讀了2019年中國《政府工作報告》﹐認為“中國沒有掩蓋問題﹐領導人非常清楚問題所在﹐並且採取一切措施進行解決”。她說﹕“我非常喜歡習近平主席﹐他平易近人﹐是一位非常卓越的領袖和外交家﹐充滿著對自己國家深深的愛。”

  庫里科娃對中國充滿信心。她認為﹐“兩個一百年”目標一定能夠實現。“我也許活不到2049年﹐我的孫子一定能。他將看到一個發達﹑民主﹑繁榮的社會主義中國。”

  “我愛俄羅斯﹐也愛中國”

  在庫里科娃看來﹐俄中關係走過了不平凡的70年。在蘇中建交的最初10年﹐蘇聯給予中國寶貴援助﹐幫助中國建立了現代工業體系﹔經過改革開放40年﹐中國發展得很好﹑很快﹐很多方面超過了俄羅斯﹐值得俄羅斯學習。“儘管如此﹐俄羅斯也有優勢﹐我們兩國有很大的互補性。”她說﹐“就是在現在﹐還是有人在傳唱《莫斯科─北京》這首歌。我們的任務﹐就是傳承這種友誼。”

  對兩國關係的未來﹐庫里科娃充滿信心。她說﹐當前﹐中俄兩國建立了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兩國間有著強大的政治﹑經濟﹑文化聯繫。對於俄羅斯來說﹐與中國的關係是最重要的大國關係﹐是當今世界國家關係的典範。這對於世界和平﹑安全以及構建當代國際關係十分重要。

  庫里科娃認為﹐與中國開展經濟﹑人文合作對俄羅斯來說具有重大意義。她說﹐人文領域合作是俄中兩國關係發展的基石﹐更是增進我們兩國人民相互瞭解﹑促進雙邊合作的社會基礎。“很幸運﹐我們的領導人﹑政府作出了正確決策。不久前﹐俄羅斯遠東聯邦大學與中國社會科學院合作共建俄羅斯研究中心。現在﹐俄羅斯許多學校都開設了漢語課。通過學說漢語﹐俄羅斯學生瞭解到中國是怎樣的一個國家。”

  採訪即將結束﹐庫里科娃仍然興致勃勃。她再次強調﹕“我熱愛自己的工作﹐熱愛俄羅斯﹐也熱愛中國。我每天都在工作﹐撰寫文章﹐發表演講。我很健康﹐感覺特別好﹐因為我熱愛自己的事業﹐我將一生從事俄中友好事業﹐直到生命最後時刻。”

  (光明日報莫斯科6月1日電)

  《光明日報》(2019年06月02日 08版)

[ 責編﹕孔繁鑫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