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剛出土的文物最美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剛出土的文物最美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6-02 05:1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心直口快】  

  作者﹕崔俊俊(單位﹕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一座墓葬﹐或因盜掘﹐或因基建﹐我們被迫發掘它。一層層地清理﹐一點點地剝離﹐文物一件件地出土﹐帶著歷史的氣息﹐帶著那個時代特有的味道。時間仿佛對折﹐從一個點跨越到了另一點。不論她如何倒塌﹐如何破碎﹐她在出土的這一刻最美﹗

  這裡的美有多重含義。她天生是美的﹐這是作器者給她的資本﹐是她最初的美。時間又賦予她的美以新的內涵﹐不論她是鏽跡斑斑﹐還是支離破碎﹐她出土就帶著諸多謎團等待人們去破解﹐這是她的神秘之美﹔她穿越時間﹐把她所在時代的信息帶到另一個時間維度﹐這是她的價值之美﹔她的造型﹑紋飾給當代美以新的靈感﹐這是她的藝術之美。她們的擺放位置﹐搭配組合﹐襯著墓室的背景﹐就是一幅很美的歷史畫面。

剛出土的文物最美

出土的編鐘與編罄 崔俊俊供圖

  這裡的美﹐還有考古人發現她的喜悅。

  出於保護研究的目的﹐我們終究要把她提取出來﹐收入庫房﹐放進展廳。她脫離了原來的空間﹐離開與她依偎多年的夥伴﹐可能再也不會與她的主人相見了。來到全新的空間裡﹐她們大多要經過清理﹑修復﹐對她們來說這是一次重生。遺憾的是﹐在新的時間維度﹐我們沒有辦法得到原裝的配料﹐即使我們“修舊如舊”﹐她也失去了最純真的自己﹐與剛剛出土的她已經完全不同了。

  她依然是美的﹐但已經不是最美了。

  她最美的時刻留在了照片裡和發掘者的記錄裡。

  與她相遇在她最美的時刻﹐發掘者是多麼幸運﹗

  與此同時﹐作為時間使者的發掘者責任重大﹐既要有高超的發掘水平﹐又要充分利用多種手段﹐將她最美的時刻記錄下來。

剛出土的文物最美

剛出土的銅壺 崔俊俊供圖

  拍照與攝像是最直觀的記錄方式﹐出土現場照片以墓室為背景﹐歷史畫面感強﹐遠比後期攝影棚裡的照片要珍貴﹐很多難以提取的文物﹐最後就只留在了照片裡。但由於工期的限制﹐留給現場拍照的時間往往很有限﹐以後也沒有補拍的可能﹐所以發掘現場的拍照工作格外重要。有條件的話要用時下最好的設備﹐多拍﹐不同角度的拍﹐有全景﹐也有組合﹐還要有局部特寫。同時﹐充分運用科技手段﹐做好各方面的檢測取樣工作﹐獲取現場看不到的美。此外﹐發掘者還要客觀翔實地記錄發掘過程﹐寫下自己的主觀認識﹐將文物最美的時刻留在文字裡。

  即使如此﹐因為時代的局限﹐我們還是會丟失很多美的信息。

  等到最後提取器物的時候﹐總感覺很特別﹐她們一件件封在標本袋裡﹐裝在文物箱裡﹐離開原來的空間﹐她們最美的時刻也就消失了……

  《光明日報》(2019年06月02日 12版)

[ 責編﹕孔繁鑫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