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碧海銀沙鑄忠誠──記海軍西沙中建島守備營(上)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碧海銀沙鑄忠誠──記海軍西沙中建島守備營(上)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6-10 04:1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基層蹲點調研  

  光明日報記者 章文

  “日出日落﹐我在這裡……春夏秋冬﹐我還在這裡。我在這裡﹐我在祖國交給我的陣地裡。”一曲飽含深情的《我在這裡》﹐道盡海軍西沙中建島守備隊官兵的家國情懷。從中我們可以真切感受到﹐在我國廣闊的海防線上﹐駐守在小島上的官兵如一朵朵晶瑩的浪花﹐在每個日出日落時分﹐守護著祖國的萬裡海疆。

  中建島位於西沙群島的最南端﹐海拔僅1.7米﹑面積不足1.2平方公里﹐是西沙群島的西南門戶和中國領海基點﹐有“南海戈壁”之稱﹐一代代中建島官兵在這裡戍邊衛疆已40余載──

  1982年8月﹐中建島守備隊被中央軍委授予“愛國愛島天涯哨兵”榮譽稱號﹐成為人民海軍史上首個被中央軍委授稱的基層單位。官兵們戰風斗浪﹑以島為家﹐用青春和熱血鑄就“愛國愛島﹑樂守天涯”的西沙精神﹐榮立一等功2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4次﹐前不久被海軍表彰為“人民海軍70周年突出貢獻單位”。

  傳承紅色血脈

  在中建島採訪的時間是短暫的﹐但五星紅旗下﹐手握鋼槍隨時準備用生命來捍衛國家領土的天涯哨兵形象﹐深深地印在了記者的腦海裡。

  今年是五級軍士長邱華在中建島的第16個年頭﹐他告訴記者﹐每年新兵入營﹐到榮譽室參觀學習是必修的第一堂課﹐先輩們浴血奮戰的英勇事跡成為官兵不斷前進的動力。

  5月20日﹐中建島的隊列場上莊嚴肅靜﹐兩名老兵托舉著榮譽旗﹐邁著整齊的步伐行進在隊伍前方﹐手中的旗幟迎著海風飄揚﹐旗幟上“愛國愛島 天涯哨兵”八個金色大字在烈日的映襯下閃閃發光。

  “營長同志﹐部隊入營儀式集合完畢﹐請指示﹗”一句響亮的報告響徹中建島。“開始﹗”一聲令下﹐2019年的第一批“新兵”迎來軍旅生涯一場特殊的入營儀式﹐這是自1982年授予稱號以來﹐中建島守備營一直堅持的傳統。“新兵”裡有西沙老兵﹐也有西沙新兵﹐每一次入營儀式﹐都是對全體官兵的一次激勵。在入營儀式上﹐每一名“新兵”從老兵手上接過鋼槍﹐從此在這遠離大陸的大洋孤島上並肩戰鬥﹑榮辱與共。

  “我是中建人﹐我熱愛中建島”

  中建島每年有200多天刮6級以上大風﹐遭遇颱風是常態。颱風來臨時﹐小島便成了一片汪洋﹐風走潮退後﹐又是烈日炙烤。守島苦﹐但官兵們從未退卻。

  “從軍西沙書寫壯美人生﹐建功中建情繫萬裡海疆。”中建島守備營教導員劉長文說﹐每個中建人心中都很清楚﹐祖國把這片藍色國土交給我們﹐既是對我們的信任﹐更是對我們的考驗。

  “當你經歷了中建島的風暴又見到陽光﹐當你為珊瑚沙灘換上了新綠的衣裳﹐還有什麼困難能硬得過咱中建人的陽剛。”這是邱華的肺腑之言﹐其背後有著不為人知的傷痛──2003年妹妹被一夥流竄作案的兇徒殺害﹐2009年父親失蹤﹐之後被發現時已逝世﹐第二年母親又被查出罹患鼻咽癌晚期。但這一切﹐並沒有改變他紮根天涯海島﹐守衛祖國西沙南大門的決心。

  談起邱華﹐同是中建島老兵的郭丹陽紅了眼圈﹐他說﹕“有長輩給他謀了份穩定的工作﹐還有組織上要對他進行照顧﹐他都謝絕了﹐就選擇紮根中建島﹐這一守就是16年。”

  “我是中建人﹐我熱愛中建島。”這是邱華和郭丹陽的共同信念。望著潔白的沙灘和浩瀚的大海﹐兩位老兵的心聲是一樣的﹕“一想到祖國的前哨和神聖的戰位﹐再苦再累都值得”。

  目光所及之處﹐是官兵們用海馬草拼成的國旗﹑黨旗圖案和“黨輝永耀 祖國萬歲”八個大字。邱華告訴記者﹐這種紅莖綠葉的生命﹐缺水時葉子會變紅﹐被海水侵蝕時又會轉綠﹐既耐高溫又抗鹽鹼﹐越是貧瘠的地方長勢越旺﹐正是一代代中建人不屈不撓﹑接續奮鬥的真實寫照。

  “起初﹐島上沒有電話﹐沒有電﹐完全與世隔絕。老一輩中建人靠著堅定的理想信念與天鬥﹑與地鬥﹐鑄就了‘愛國愛島﹑樂守天涯’的西沙精神。”張孝偉是堅守中建島14年的老兵﹐他說每當看著老兵背著行囊淚別中建島﹐那種情感難以言說﹐“我知道他們還想堅守自己的崗位﹐想為中建島多奉獻幾年。老兵走了﹐但精神還在﹐守衛中建島﹑赤膽忠誠的天涯哨兵還會前赴後繼趕來。”

  又是新的一天﹐朝陽冉冉昇起﹐連隊起床的號角準時響起﹐所有官兵面向國旗莊嚴宣誓﹕“珍惜中建島榮譽﹐投身中建島建設﹐刻苦訓練﹑常備不懈﹐尊干愛兵﹑團結同志﹐爭做讓黨和人民永遠放心的天涯哨兵﹐為把中建島建設成為一流前哨陣地而努力奮鬥。”這誓言響徹海天﹐表達著中建島官兵的赤膽忠心。

  “這裡就是前線﹐這裡就是戰場”

  “中建島是讓黨放心的前哨。”劉長文告訴記者﹐上島就是上陣地﹐守島就是守陣地﹐在這裡﹐訓練是戰備﹐值班是戰備﹐睡覺同樣是戰備。

  面對日益嚴峻的海上形勢﹐戰士趙岩感到重任在肩。他說﹕“這裡就是前線﹐這裡就是戰場。丟了一寸領土﹑一寸領海﹐就是民族的罪人﹐就是國家的恥辱﹗”為了守好島﹐趙岩每天負重沿島跑5公里﹐每次投彈爭取多投一米﹐通過戰術網時努力縮短一秒﹐實彈射擊向10環聚焦。“今天我們給對手機會﹐明天強敵將不會給我們還手的機會。”趙岩堅定地說。

  “殺﹗殺﹗”一個目光剛毅﹑皮膚黝黑的小夥子正操練得虎虎生威。記者詢問得知﹐他竟是中建島的軍醫譚澤宇。在中建島﹐連軍醫都是戰鬥員﹖營長范期宏回答﹕“中建島遠離大陸﹐單獨設防﹐海空情複雜﹐全員過硬是我們最基本的要求。”

  在中建島﹐連攥一把白沙都會有一股英雄的氣概﹐每個官兵以時不我待的精神精武強能。范期宏告訴記者﹐官兵自覺加大沙灘武裝越野強度﹐把射擊靶場設置在海上﹐晝夜進行漂浮靶射擊﹐還強化島礁反破襲難度。

  “目前﹐在中建島服役一年以上的官兵﹐人人都能熟練使用島上所有類型的輕重武器﹐精通3門以上的專業技術﹐達到了一專多能和一兵多用。”范期宏說﹐多年來﹐對海上不明船隻﹐中建島官兵每次都能準確查明﹑及時上報﹐沒有出現過一次誤情﹑漏情﹑壓情等問題﹐海空情目標發現率﹑及時率和上報率均達100%。

  《光明日報》( 2019年06月10日 01版)

[ 責編﹕孫宗鶴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