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將“南海戈壁”建成“海上家園”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將“南海戈壁”建成“海上家園”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6-11 05: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將“南海戈壁”建成“海上家園”

──記海軍西沙中建島守備營(下)

光明日報記者 章文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在高溫﹑高濕﹑高日照﹑高鹽﹑缺淡水﹑缺土﹑多颱風的“四高兩缺一多”惡劣環境下﹐一代代中建島官兵堅守著這片土地。

  中建島守備營營門前立有幾塊石碑﹐其中一塊上寫著﹕“沒有七分英雄膽﹐休上中建白沙灘”。對於這句話﹐老兵郭丹陽起初覺得沒啥﹐可十幾年下來﹐這種感覺愈加明顯。

  在中建島守備營的榮譽室﹐中建島的第一個椰子被悉心放置在陳列櫃醒目的位置。“1982年﹐中建島種活了第一棵椰子樹﹐時隔20年後的2002年才收穫了第一個椰子。”守備營教導員劉長文告訴記者﹐這枚來之不易的椰子見證了中建島守備營官兵艱苦創業﹑建設“海上家園”的奮鬥歷程。

  荒涼﹐是所有官兵上島時不約而同的第一感受。中建島是一個由珊瑚和貝殼風化而成的沙島﹐由於沒有土壤﹐加上常年高溫﹑高日照﹐這裡曾經寸草不生﹐有的祗是一片片白茫茫的沙灘﹐因此﹐被稱為“南海戈壁”。

  在島上種樹種花是件極其不易的事﹐儘管屢種屢死﹐但官兵們從未放棄。“對於官兵來說﹐種下的不僅僅是樹﹐更是一種精神﹑一種信念﹐是一顆顆愛國愛島的種子。”中建島守備營營長范期宏說。

  “記不清抗擊了多少次颱風﹐背來了多少噸土﹐大家把捨不得喝的淡水用來澆灌樹苗﹐想在中建種活一棵樹﹐真是比生個孩子都難。”在中建島駐守了16年的郭丹陽說﹐他從老班長那兒得知﹐第一批種的890棵樹只成活了1棵。官兵們相繼在島上種過太陽花﹑紫羅蘭﹑香蕉樹等﹐均以枯死告終﹐直到有一天﹐戰士們發現馬尾松在島上成活了﹐大家奔走相告﹐像打了一場大勝仗。

  讓白沙灘披上綠蓑衣﹐是一代代守島官兵不變的夢想。“在小島上﹐能吃上新鮮蔬菜太不容易了﹐以前沒有蔬菜﹐我們就把維生素片拌在米飯裡吃。”劉長文帶記者走進中建島的“海角田園”﹐祗見菜園門口寫著一副對聯“學習當年南泥灣﹐建設今日白沙灘”﹐裡面辣椒長勢喜人﹐空心菜青翠修長﹐藤架上掛著嫩綠飽滿的絲瓜。湊近看還能發現每一壟土地的顏色竟各不相同﹐有黃土﹐有紅土﹐還有黑土。田間地頭上插著一塊塊小牌子﹐上面寫著四川﹑安徽﹑浙江等。原來﹐為種上菜﹐中建島官兵有個自發的不成文規定﹕探親歸隊都要背一袋土回來。後來﹐積少成多﹐大家就把來自相同省份的土放在一起﹐一塊塊菜地就這樣慢慢堆了出來。“想家的時候去家鄉的土地上澆澆菜﹐就像回家了一樣。”劉長文說。

  翻開一名老兵的日記本﹐裡面密密麻麻記錄著他剛到中建島的情景﹕“浴室是露天的﹐夏天邊洗邊流汗。幾個小龍頭﹐洗澡排隊﹐刷牙排隊……”如今﹐昔日的營房煥然一新﹐門也換成塑鋼材質﹐重新鋪設了水電管道﹐去浴室再也不用排隊。當年﹐不是每一個宿舍都有風扇﹐如今全裝上了空調。

  用“與世隔絕”來形容從前的中建島是再貼切不過了﹐手機沒有信號﹐每次僅3分鐘的固定電話也需要分配名額。士官邱華說﹐家裡的老母親每周固定時間守在電話機旁﹐生怕在3分鐘的時間裡錯過兒子的電話。但有一回﹐她等了好幾個月都沒等到電話鈴響。“戰士們都想家﹐我就把名額讓給他們了。”回憶起這段往事﹐邱華有些哽咽。如今﹐島上不僅電話暢通﹐手機4G信號全覆蓋﹐官兵的學習工作條件有了很大改善。

  面對貧瘠荒蕪的沙島﹐中建島官兵斗天斗地斗風浪﹐種菜種樹種信念﹐建房建塔建堡壘﹐以特有的堅忍和剛毅﹐紮根海島﹑艱苦奮鬥﹐把昔日“天上烈日烤﹐地上不長草”的“南海戈壁”建成了綠樹成蔭的“海上家園”。

  如今的中建島營區﹐已看不出“戈壁”痕跡。

  《光明日報》( 2019年06月11日 04版)

[ 責編﹕孫宗鶴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