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寧夏鹽池﹕黨建“硬核”凝聚脫貧攻堅強磁場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寧夏鹽池﹕黨建“硬核”凝聚脫貧攻堅強磁場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6-11 05: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基層實踐】  

  光明日報記者 王建宏

  在位於寧夏中部乾旱帶的鹽池縣惠安堡鎮﹐大壩村二組村民李金睿把我們請進新建不久的房子裡﹐室內裝修一新﹑現代化傢具一應俱全。

  院子裡﹐新房對面有一排低矮磚房﹐左邊三間與後來加蓋的兩間之間有一道接縫﹐仿佛歲月的“繩結”﹐記載了這個家庭的脫貧印跡──那是2012年﹐村黨支部在帶頭種植黃花菜有了良好收益後﹐開始帶領全村大規模種植。此後的7年時間﹐在基層黨建的引領下﹐“黃花”成了這個村的脫貧“金花”。

  鹽池﹐這個革命老區縣﹐能夠在寧夏南部山區中率先脫貧摘帽﹐強化基層黨組織的引領服務功能是一條重要經驗。

  固本強基﹐筑牢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橋頭堡”

  1998年﹐李金睿一家從麻黃山鄉馬兒莊村的窮山溝裡﹐搬到這片起初風吹沙跑的土地﹕“剛剛用推土機推開的生地﹐種啥啥不成。”

  “玉米剛出苗﹐一場風就全打死了。”村黨支部副書記﹑黃花合作社黨建工作站副站長楊培文說﹐葵花﹑蘇丹草……什麼都種過﹐反復摸索還是黃花菜效益最好。

  “黃花菜節水﹑經濟效益好﹐我的21畝黃花菜﹐去年收入9萬多元。”李金睿腰間掛著一把雙排客貨車鑰匙﹐蹲在院子裡焊接晾曬黃花菜的架子。

  其實﹐早在2005年前後﹐村裡也曾有人零星種過黃花菜﹐品質很好﹐但銷路沒打開﹐後來就又犁掉了。主要原因就是種植分散﹐既沒有合作社﹐也沒有形成規模。

  這幾年﹐鹽池縣倡導把黨組織建在產業鏈﹑扶貧鏈上﹐村黨支部成為產業發展的重要推手。大壩村由黨員牽頭成立的黃花合作社就有6個﹐統籌種植﹑銷售﹑技術服務等。同時﹐在合作社基礎上還建立了黨建工作站。“建立黨建工作站是鹽池縣探索創新黨小組制度落實的有效措施﹐打通服務群眾最後一公里﹐著力解決黨員學習難﹑活動難﹑作用發揮難問題。”鹽池縣委常委﹑組織部部長馬麗紅說。

  “去年的黃花菜都賣光了﹐這是今年新訂製的包裝盒。”說話間﹐楊培文拿出手機掃了掃包裝盒上的二維碼﹐顯示出產地溯源﹑產品微量元素鑒定等信息。如今﹐村裡已種植黃花菜5700多畝﹐農民人均純收入達1.3萬元。不僅自身脫了貧﹐每年還支付周邊村民採摘費700多萬元。

  溫差大﹑光照足﹑生長周期長﹐造就了鹽池黃花菜的獨特品質。前不久﹐農業農村部農產品質量安全中心公示了2019年第一批全國名特優新農產品名錄﹐鹽池黃花菜榜上有名。目前﹐這個縣的黃花菜穩定在8.1萬畝以上﹐年產值1.5億元。

  鹽池縣還在龍頭企業設立黨組織6個﹐設立特色種養殖功能黨小組132個﹐健全了以黨組織為核心﹐以龍頭公司﹑產業基地﹑合作組織﹑專業協會等為支撐的“黨支部+N+農戶”精准扶貧組織體系。

  選優育強﹐鍛造打贏脫貧攻堅戰的“生力軍”

  近年來﹐鹽池縣精准對標脫貧攻堅和產業發展需求選幹部﹑配班子﹐深入開展以把村黨組織書記培養成致富帶頭人﹐把致富帶頭人中的優秀分子培育成村黨組織帶頭人為主要內容的“雙帶雙培”活動﹐先後選拔44名產業型﹑創業型﹑人氣型村黨組織書記﹐帶動群眾打好產業發展硬仗。作為鹽池縣中部草畜產業帶的核心區﹐馮記溝鄉的村支書多是搞養殖的行家裡手。

  “我們村所有產業都圍繞養殖業展開﹐全村養羊26000多隻﹐養豬4800多隻﹐雞也有10000多隻。”馬兒莊村黨支部書記馮立珍說。

  在這個寧夏唯一的牧區縣﹐“鹽池灘羊”早在公元1755年就被列入當時寧夏最著名的五大物產之一﹐200多年來因肉質鮮美﹑皮毛珍奇﹐一直是西部商幫青睞的貨品。但在市場經濟條件下﹐一家一戶的小農生產制約了養殖規模的擴大和養殖效益的提高。

  “過去﹐春季種青貯玉米﹐家家戶戶都得留人淌水。現在全村7000畝水澆地﹐只需要6個人就可以全部搞定。”馮立珍說﹐他們通過“支部+節水灌溉協會”的管理模式﹐不僅使畝均用水量從500立方米減少到200立方米﹐畝均增收近300元﹐創20年種植最好效益﹐還解放了全村300多個勞動力。

  村“兩委”多方籌資650多萬元建成的灘羊專用飼料廠裡﹐來自江蘇揚州的技術人員正在調試加工設備。“在飼料配比方面有寧夏大學作為技術支撐﹐為讓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我們把加工廠租給本縣最大的灘羊肉深加工企業運營。這樣﹐不僅村裡每年有53萬元穩定的村集體經濟收入﹐村民養殖灘羊的飼料還將實現社會化統一配送﹐從而進一步細化分工﹐提昇規模。”馮立珍說。

  “祗要村上的社會化服務跟得上﹐一兩個人養500多隻羊輕輕鬆鬆。”在馬兒莊村黑土坑養殖園區﹐養殖戶戴軍高興地說﹐他和妻子一起自養自銷﹐每年可以有20多萬元收入。

  問題導向﹐增強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撬動力”

  “干與不幹不一樣﹐幹好干壞不一樣。”在鹽池縣大水坑鎮二道溝村﹐村支書呂元林說﹐“這種不一樣﹐直接體現在工資獎金上。所在支部被評定為四星級黨組織﹐個人被評定為優秀的﹐年底績效可以過萬元﹐而零星級的黨支部﹐一分錢也沒有。”

  2018年﹐鹽池縣採取縣鄉聯動﹐對全縣村組幹部及村監會成員實行績效考核獎勵﹐縣財政拿出352余萬元給予獎勵。將村幹部職務補貼與村黨組織星級評定等次掛鉤﹐評定為0-5星級的村黨組織﹐村“兩委”正職職務補貼分別按全縣上年度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8倍﹑3倍﹑3.2倍﹑3.4倍﹑3.6倍和3.8倍發放﹔副職按正職補貼的90%執行﹐有效激發了村幹部的工作積極性。

  “針對村幹部視野不夠開闊的問題﹐我們大力推動基層幹部進黨校﹐每年選派村黨組織書記參加各種層次的培訓活動﹔連續舉辦四屆村幹部大專函授班﹐有338名村幹部取得大專學歷。”馬麗紅說﹐他們幹事創業的能力得到提昇﹑思路也不斷拓寬。

  2017年星級基層黨組織評定中﹐有11個村黨組織被評為“零星級”。為此﹐鹽池縣逐個建立問題清單﹑制定整頓方案﹐由縣委書記等11名縣領導聯繫包抓﹐整頓驗收不通過﹐工作組不撤離。通過整頓﹐使軟弱渙散組織的戰鬥力得到顯著提昇。積極開展空殼村清零﹐102個村的經營性收入全部達5萬元以上﹐村級黨組織為民服務的能力得到增強。

  在國家貧困縣退出專項評估考核中﹐鹽池縣沒有發現錯退和漏評問題﹐群眾認可度高達97.71%。但脫貧決非終點。寧夏吳忠市委常委﹑鹽池縣委書記滑志敏說﹕“我們將持續在抓班子帶隊伍﹑抓基層打基礎﹑抓引領促發展等方面下功夫﹐打通資源要素流通渠道﹐推動幹部﹑人才﹑資源向農業農村一線聚集﹐促進城鄉聯動﹑良性互動﹐不斷凝聚保障脫貧富民﹑推動鄉村振興的強大力量。”

  《光明日報》( 2019年06月11日 05版)

[ 責編﹕孫宗鶴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