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莫高窟﹕作為社區文化中樞的遺址博物館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莫高窟﹕作為社區文化中樞的遺址博物館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6-11 05:4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光明日報記者 宋喜群 光明日報通訊員 王雯靜

  2019年國際博物館日的主題是“作為文化中樞的博物館﹕傳統的未來”﹐聚焦于博物館在社區中作為活躍參與者的新角色。不同於過去功能單一的機構﹐當今博物館正在重新定義自身﹐變得更具有交互性﹑靈活性﹑適應性和可移動性。現今扮演文化中樞角色的博物館﹐是創造力與知識相結合的場所﹐也是與觀眾共同創造﹑分享和互動的平臺。

  為此﹐敦煌研究院特別策劃致敬“莫高精神”先進事跡展﹑“敦煌石窟藝術進校園”﹑“守護文化聖殿”文物保護知識專題展等八項特色活動﹐為公眾展現精美敦煌石窟藝術﹐讓公眾在活動中感知敦煌文化的魅力﹐為傳統文化遺產的傳承貢獻力量。

  1.關注觀眾需求﹕把遊客當家人

  “各位遊客大家好﹐歡迎您來敦煌莫高窟。今天我們即將參觀8個有代表性的經典洞窟。我是您此次遊程的講解員……”去過敦煌莫高窟的人﹐都會對那裡的講解員留下深刻印象﹕身著具有敦煌壁畫服飾元素的工作制服﹐生動而富有內涵的講解﹐耐心周到的服務……

  敦煌文化和敦煌藝術博大精深﹐講解員就是帶領觀眾走進精妙敦煌文化世界的一把鑰匙。

  “我們的工作就是讓文物說話。”邊磊從事講解員工作十二年了﹐他將講解員比作“橋樑”﹐他們需要在不到兩個小時的講解中﹐帶領觀眾理解壁畫之美﹑感受敦煌文化之精。

  莫高窟的講解工作﹐需要大量的知識儲備﹐除了平時閱讀文獻資料的“必修功課”﹐講解員寧家禾還會在講解過程中從遊客身上汲取“養分”。“有些遊客會在參觀之前做大量功課﹐在參觀過程中提很多問題。”有時候她也會回答不上來﹐“工作結束後﹐立刻查資料或者請教研究院的老師﹐提問的過程其實就是學習的過程﹐遊客是我們的老師。”

  面對形形色色的遊客﹐講解員還需要“察言觀色”﹐因人施講。在講解過程中﹐寧家禾會時不時觀察遊客的反應﹐及時調整自己的講解內容。

  “要提供與文化遺產價值相匹配的服務﹐讓遊客的旅遊體驗是超值的。”敦煌研究院文化弘揚部部長李萍說﹐我們希望能夠為遊客提供有溫度的服務﹐把每一位遊客當成自己的家人一樣提供服務。

  打卡式﹑靜享式﹑深度體驗式……隨著大眾旅遊時代的到來﹐遊客的需求也日趨多樣。在這樣的情況下﹐敦煌研究院提出結合旅遊參觀的淡旺季﹐採用聯票和單票參觀模式﹐擴大遊客選擇參觀內容的自主性﹐以便更好地滿足個性化的旅遊服務需求。

  在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現在還設有寵物寄存處﹐為遊客免費存放寵物。數字展示中心遊客服務科副科長王麗介紹﹐寵物室裡配置了衛生護墊﹐每天及時更換﹐以防止寵物間可能出現的交叉感染。

  2.作為社區的文化中樞﹕讓歷史“活起來”

  農曆四月初八是敦煌民間的重大傳統節日“浴佛節”。每年的這一天﹐莫高窟都對敦煌市民予以優惠﹐本地居民可憑有效身份證件購買5元的禮佛門票﹐憑票參觀莫高窟第96大佛殿﹑第148窟臥佛殿﹑第138窟娘娘殿3個洞窟。

  在莫高窟的工作人員中﹐很大一部分是敦煌本地人。“我們從小就對莫高窟有種特殊的情感﹐在敦煌文化的熏陶中長大﹐在工作選擇的時候﹐自然而然就來了莫高窟工作﹐弘揚敦煌文化是融在敦煌人骨血裡的。”寧家禾告訴記者。

  為了弘揚傳承博大精深的敦煌文化藝術﹐敦煌研究院採用“請進來與走出去”相結合的方式﹐通過藝術展覽﹑進校園﹑進課堂﹑進社區等活動﹐主動讓敦煌文化遺產走進民眾生活。

  “在旅遊淡季我們還主動組織敦煌市民到數字展示中心﹐免費觀看主題電影《千年莫高》和展示精美石窟藝術的球幕電影《夢幻佛宮》﹐豐富他們的文化生活﹐加深他們對敦煌藝術的理解和熱愛。”王麗告訴記者。

  讓敦煌走向世界﹐讓世界走近敦煌。隨著民眾對敦煌文化的興趣日益濃厚﹐敦煌研究院主動讓莫高窟具有代表性的原大原狀複製洞窟和壁畫﹑彩塑精品走出敦煌﹑走出甘肅﹑走出國門﹐讓無法親赴莫高窟的公眾在家門口就能瞭解敦煌文化﹐讓莫高窟文化遺產“活”在日常生活當中﹐不再遙遠。

  3.傳統與未來﹕探索傳承新方式

  “能在敦煌工作是上輩子修來的福分。”這是敦煌研究院員工的共同感受。

  “一段時間不進石窟﹐就心慌得不行。”53歲的丁淑芳是莫高窟目前年齡最大的講解員﹐她覺得莫高窟讓她有一種歸屬感。

  “坐在去莫高窟的通勤車上﹐有時候閉著眼睛﹐也能大概知道車走到哪兒了。”今年是鐘浩在莫高窟工作的第7個年頭﹐他認為莫高窟有種特殊的氣質。

  從常書鴻開始的幾代敦煌研究者堅守大漠﹐甘於奉獻﹐勇於擔當﹐開拓進取。這是屬於莫高窟人獨有的精神特質﹐也是屬於莫高窟的特殊氣質。莫高窟的未來離不開像老一輩莫高窟人一樣踐行“莫高精神”守護世界文化遺產和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接班人。

  為了平衡莫高窟保護與利用之間的關係﹐30年前﹐敦煌研究院在國內文博界率先開展文物數字化工作﹐如今“數字敦煌”項目已實現了壁畫的數字化﹑塑像的三維建模﹑洞窟3D模型和崖體的三維重建。“數字敦煌”資源庫第一期中英文版本先後上線﹐並實現30個洞窟整窟高清圖像的全球共享﹐在更廣範圍裡促進了敦煌文化藝術傳播和交流。

  敦煌研究院發起“敦煌文化守望者”項目讓敦煌文化綻放出新的光芒。該項目在全球範圍內招募並組織志願者﹐參與莫高窟的各項保護與傳承工作﹐從而推動文化遺產的保護﹑傳播與創新。一期項目成員﹑藝術脫口秀演員羅依爾在敦煌歸來後的一年間﹐在全國各地舉辦了12期不同主題﹑60余場敦煌藝術脫口秀﹐將敦煌藝術以更幽默風趣的形式呈現給大眾﹔一期項目成員﹑物聯設備及解決方案專家趙宇﹐在2018年底再赴敦煌﹐為莫高窟安裝了一套顆粒物檢測傳感器設備。設備可進行顆粒物的實時監控﹑並提高動態採樣率﹐為可能遭遇的沙塵暴天氣做更及時的響應。

  為了讓敦煌文化與現代更好的結合﹐敦煌研究院與騰訊達成戰略合作發起“敦煌數字供養人”計劃。該計劃中的“敦煌詩巾”一經上線廣受好評﹐用戶可通過微信小程序自由組合取材自敦煌石窟藻井和壁畫的圖案﹐DIY屬於自己的絲巾。

  作為遺址博物館﹐莫高窟在收藏﹑保護文化遺產的同時﹐承擔起了更多為傳統文化創造新意義的任務﹐不斷探索著敦煌文化的新意義﹑新價值﹐並賦予其新的生機﹐讓敦煌文化得以更好地傳承與弘揚。

  《光明日報》( 2019年06月11日 09版)

[ 責編﹕孫宗鶴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