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再話當年“瓊瑤熱”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再話當年“瓊瑤熱”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6-11 05:4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新聞隨筆】   

  作者﹕余夏(媒體評論員)

  因為瓊瑤丈夫的身份﹐平鑫濤去世的消息頗為引人注目。而瓊瑤之所以成為瓊瑤﹐離不開作為丈夫的平鑫濤﹐更離不開作為出版人的平鑫濤。因為有了作家瓊瑤與出版人平鑫濤的組合﹐才有了“瓊瑤熱”。

  1963年﹐默默無聞的作家瓊瑤寫出了一部長篇小說《窗外》﹐先是在《皇冠》雜誌連載﹐後又在皇冠出版社出版﹐轟動一時。平鑫濤就是這家雜誌社和出版社的掌門人。在平鑫濤的支持下﹐瓊瑤陸續完成了《庭院深深》《一帘幽夢》《月朦朧鳥朦朧》等作品。成名之後﹐即使其他出版社給出很高的版稅﹐瓊瑤還是堅持把書稿交給平鑫濤。1979年二人結婚後﹐當然更是如此。

  20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之初﹐“瓊瑤熱”跨越海峽﹐來到大陸。那時﹐大陸的作家極少有人涉足通俗文學創作﹐大陸讀者對通俗文學同樣陌生。與此同時﹐市場經濟興起後﹐大眾文化的空間越來越大﹐人們渴望在傷痕文學﹑改革文學﹑先鋒文學等嚴肅文學之外﹐閱讀到更為輕鬆的文學作品﹐尋找另外一種可能的生活方式。

  當時被主流認可的經典文學作品﹐很少有以愛情為主題的﹐不過有些作品會在敘事過程中加入一點愛情的元素作為“調料”。據說﹐在一些大學圖書館裡﹐很多大學生借閱圖書﹐常常直奔愛情描寫的片段﹐以至於那些愛情描寫﹐因為一次又一次閱讀﹐書頁已經臟得發黑﹐其他書頁還是潔白如新。就是在人們對“愛”字都欲說還休的年代﹐瓊瑤來了﹐人們知道了另一種文學樣式──言情小說。

  無論瓊瑤講述的愛情是現實的還是虛幻的﹐無論她的故事是原創性的還是模式化的﹐對於讀者來說﹐都是新鮮的﹑愉悅的。1986年﹐《光明日報》刊發的一篇報道中寫道﹕“在北京的小胡同或者大街人行道的個體書攤﹐琳琅滿目的雜志書報中間﹐瓊瑤的作品擺在醒目的位置。一位快50歲的中學女教師蹙著眉頭抱怨﹐那些平日規規矩矩的女學生﹐上自習課時偷偷地傳看瓊瑤的小說。”據學者統計﹐截至1990年﹐大陸出版了73個版本的瓊瑤小說﹐累計總印數超過700萬冊。

  瓊瑤小說在被改編成影視劇後﹐有了更多的受眾﹐出版人平鑫濤也成了瓊瑤的經紀人。如今﹐人們有了太多的閱讀選擇﹐以瓊瑤作品為代表的言情小說已不復當年的輝煌。但近年來﹐大陸的一些出版社提出了“經營作家”的理念﹐即一個作家的全部文字作品﹑影視改編等都由一家出版機構來經營。在這方面﹐平鑫濤無疑是一位先行者。

  《光明日報》( 2019年06月11日 10版)

[ 責編﹕孫宗鶴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