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世界屋脊上的鋼鐵巨龍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世界屋脊上的鋼鐵巨龍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6-15 06:0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基層蹲點調研】 

  光明日報記者 訾謙

  路﹐圓了青藏高原人民世世代代的夢想。

  千百年來﹐能歌善舞的藏族人民藉助於神話和歌謠來表達自己的心願﹐期待在崇山峻嶺中鋪通天路。然而直至1949年﹐西藏的交通仍是“羊腸小道猴子路﹐雲梯溜索獨木橋”﹐可以行駛汽車的便道﹐祗有短短的1公里。

  新中國成立後﹐西藏人民虔誠的夢想逐漸成為現實。1954年﹐川藏﹑青藏兩條公路直抵拉薩﹔1956年﹐第一架飛機在青藏高原上空試飛成功﹔2006年7月1日﹐經濟﹑快速﹑大承載力﹑全天候的青藏鐵路﹐終於在全國人民的期待中全線貫通。從此﹐山不再高不可攀﹐路不再遙不可及。

  載入世界凍土工程史冊的“中國智慧”

  在青藏高原上能修鐵路嗎﹖20世紀美國作家保羅‧泰魯在其著作《遊歷中國》認為﹐祗要有昆侖山脈的存在﹐鐵路就不可能修到拉薩去。

  曾任青藏鐵路凍土科研隊隊長的中鐵第一勘察設計院教授劉爭平介紹﹐當初那麼多外國專家不相信中國能夠建成青藏鐵路﹐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青藏高原存在大量凍土。

  “凍土對季節溫度變化非常敏感﹐受熱融化下沉﹐遇冷凍結膨脹﹐這會造成地基不穩定。從青海望昆站到西藏安多站﹐青藏鐵路要穿越的多年凍土地段長達550公里。”劉爭平說。

  據瞭解﹐在青藏鐵路建成運營前﹐全世界對在凍土上如何運營鐵路並沒有很好的解決方法。西伯利亞大鐵路﹐凍土病害率高達35%以上﹐列車行駛時速祗能維持在50至60公里。“跟俄羅斯的凍土鐵路相比﹐青藏鐵路緯度更低﹐光照對多年凍土的影響更大。”劉爭平說﹐青藏鐵路建設者挑戰生命極限﹐依靠智慧與勇氣﹐克服了多年凍土﹑生態脆弱﹑高寒缺氧等一個個高原鐵路建設的世界級難題。

  “近13年來﹐片石保溫﹑熱棒恆溫﹑以橋代路等高原凍土鐵路建設技術﹐經受住時間考驗﹐使青藏鐵路成為名副其實的‘世界凍土工程博物館’。”中國鐵路青藏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王奭表示﹐在科技創新的引領下﹐鐵路部門將持續更新設備技術﹐總結管理經驗﹐將青藏鐵路的“中國智慧”載入世界高原凍土工程發展史冊。

  高原鐵路安全運營的典範

  在西寧的青藏鐵路公司調度中心﹐幾十名工作人員正緊張忙碌地工作著。

  “青藏線是一條單線鐵路﹐列車唯一可以會車的地方是沿線車站。而青藏線由於海拔原因﹐格拉段58個車站中有51個是無人值守車站﹐所有的列車運行都祗能依靠調度完成。”青藏鐵路公司調度所副主任楊敏炯說﹐鐵路運行是一個龐大的有機體﹐而調度中心就是大腦﹐在這裡﹐每個細節都必須確認﹐每個隱患都必須消除。

  為了保障列車安全﹐青藏鐵路全線裝有近3000個俗稱“千里眼”的攝像頭﹐是全國首次裝設“視頻監控系統”的鐵路。通過這些攝像頭﹐西寧調度中心可以隨時調取青藏鐵路沿線實時畫面﹐監控列車運行狀態。

  除了“千里眼”﹐青藏鐵路還配備了“順風耳”──先進的大風監測預警系統﹐“目前青藏鐵路在52個重點地段設置了大風監測點﹐可以自動將大風信息通過網絡實時傳送至調度臺﹐確保列車運行安全。”青藏鐵路公司工作人員王韜說﹐此外﹐青海玉珠峰至西藏當雄間的32個車站還配備了184套道岔融雪設備﹐保證降雪時段車站道岔順利轉動。

  “目前﹐青藏鐵路的運輸指揮和管理均已實現遠程化﹑信息化﹑智能化。”青藏公司科技和信息化部負責人王要武介紹﹐這些先進技術確保了青藏鐵路這條世界上海拔最高﹐翻越5000米高山﹐穿越130公里無人區的鐵路運營近13年來無任何重大事故。

  建立凍土長期監測系統﹐探索高原鐵路凍土運營規律和凍土線路養護模式﹔實施綠色工程﹐探索適應高原鐵路特點的環境保護管理模式﹔推進高海拔車站﹐建立和完善制氧供氧體系﹐保障旅客和鐵路職工的身體健康與生命安全。據統計﹐10多年來青藏鐵路公司先後開展了鐵路總公司投資的研究項目30項﹐自主投資科技研究課題153項。

  “其中﹐獲得中國鐵道學會科技獎的就有47項﹐此外還獲得過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特等獎﹑鐵道科技特等科研大獎等獎項。可以說﹐青藏鐵路的科技創新為世界高原鐵路的安全運營提供了有益的借鑒。”王奭說。

  生命禁區的鐵路養護人

  海拔超過4700米的安多站﹐地處西藏北部那曲市﹐是青藏鐵路沿線海拔最高的火車站之一。由於高寒缺氧﹐很少有人在這裡居住生活﹐是當之無愧的“生命禁區”。然而﹐伴隨著青藏鐵路的通車﹐這裡一直駐紮著一群與鐵軌相伴的人。

  在青藏鐵路中鐵十二局鐵路養護工程公司工作了13年的藏族員工塔青說﹐為了確保列車順利運行﹐鐵軌養護人員每天都要按時按點值班巡查。

  由中鐵十二局鐵路養護工程公司維護的青藏鐵路安多段﹐建立在多年的凍土上﹐脆弱的地質環境很可能會導致鐵軌變形。“我國的鐵軌標準間距是1.435米﹐一旦鐵軌變形超過5毫米﹐列車就有脫軌的危險。”塔青說﹐僅檢查軌道的水平﹑高度﹑軌距﹐一名線路工一天下來就要跪上三四百次。

  在青藏鐵路工作﹐就是要甘於奉獻。雖然青藏鐵路的維護大多以機械化為主﹐但塔青和他的工友們從未感到輕鬆。“在平原上要給維護工具換個夾板﹐可能5分鐘就換完了﹐但在安多這段鐵路﹐至少要10分鐘。”在高寒缺氧的環境下﹐勞動強度大概是平原地區的兩到三倍﹐擰螺絲的速度都會大幅度降低。

  一代又一代的鐵路養護人﹐傳承著“吃苦﹑創業﹑團結﹑奉獻”的老青藏線精神。

  “最難熬的還是冬天﹐由於海拔高﹐冬天氣溫有時低至近零下40攝氏度﹐一下雪﹐鐵路養護作業更是難上加難。”中鐵十二局鐵路養護工程公司車間主任郝二小回憶﹐“2009年冬天﹐暴雪影響到鐵路道岔的自動融雪裝置﹐為了完成檢修任務﹐我們在沒過小腿的大雪中步行3個多小時才趕到現場﹐整個人都凍僵了。”

  “除了運營好青藏鐵路外﹐職工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同樣是我們奮鬥的目標。13年來﹐青藏鐵路公司累計投入資金18.9億元﹐對沿線站區飲水﹑住房﹑供氧﹑交通等設施設備進行了集中改善﹐沿線職工的生產生活環境越來越好。”王奭說﹐在不遠的將來﹐青藏鐵路職工的幸福感會越來越強。

  《光明日報》( 2019年06月15日 03版)

[ 責編﹕孫宗鶴 ]
閱讀剩餘全文(